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回到家中,父亲不在家,只有继母袁秋白独自坐在沙发上看肥皂剧。

夏小妮有些不自在,自从嫁给了杨世凯,她几乎都没有回来过。

不过,她经常会接到袁秋白打来的电话,那是催着夏小妮交钱的电话。

“我和你爸爸辛辛苦苦养了你二十多年,供你读大学,你想要一大学毕业就嫁人,给别人家挣钱,门儿都没有!夏小妮,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前继母袁秋白瞪着眼睛,指着夏小妮的鼻子所说的话一下子浮现脑海。

夏小妮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忘记了同袁秋白打招呼。

“啪”

茶杯被袁秋白用力地放到了茶几上,玻璃与玻璃之间发出了很响的撞击声。

夏小妮吓了一跳,条件发射性地朝袁秋白那里看去。

“怎么,现在是嫁人了,翅膀硬了,见到我都不用打招呼了是吧?还是你看你爸爸他们不在家,所以开始不待见我这个继母了!”

袁秋白站了起来,她的个子不高,一米六还不到,但是一向颖指气使惯了的她,每每训斥起夏小妮来,总是中气十足,仿佛自己才是那个最高姿态的人。

“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

只是,只是什么呢?夏小妮一下子讲不下去了,这个家太压抑了,每每回到这里,她总是感觉浑身不自在。

要不是迫切地想要离开这样一个家,她当初怎么会瞎了眼嫁给杨世凯呢?

夏小妮所学美术专业需要很多钱,光是学费就比其他专业要贵很多。

家里的条件本是可以的,可是家里有继母袁秋白把关,她怎么可能会拿出这么多钱给夏小妮去读美术专业呢?

整个大学,夏小妮只能和家里人说自己报了师范专业,学费自然也就不多,至于是师范什么专业,家里也根本没有一个人在乎。

袁秋白只想要快一点将夏小妮这个眼中钉肉中刺从家里赶出去,给了她师范类的学费之后,便不管她死活了。

“你要是敢到你爸爸面前去告状的话,看我不撕了你的皮!”

夏小妮低着头站在袁秋白面前,战战兢兢地听着她的训斥,手臂上冷不伶仃地挨了一掐。

她甚至不敢叫出声音来,她可以痛,但是她不能表达痛,因为这个家,没有人会在乎她痛不痛。

妈妈早早地离开了她,她甚至连一个轻松的童年都没有得到过。

小时候看那些童话故事,看到灰姑娘的故事,夏小妮总会偷偷地掉眼泪,她也曾幻想过会有一个王子来拯救她的生活。

可是,她的王子却迟迟未来,直到她大学毕业了,也没有出现过。

童话里总是骗人的,而现实才是血一样的事实,像鞭子一样抽打着你的身体,让你不停地生活下去。

毕业,对于夏小妮来说简直就是一次重生的机会,那个时候杨世凯向她表白了,她不知道自己对杨世凯是什么心态,她只知道,这是她逃离这个可怕的家的梦想之路。

可能,杨世凯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追到了夏小妮,夏小妮甚至答应了他的求婚。

要知道,杨世凯说出结婚的话,那也只是情话而已,他可没当真啊。

她就知道,没那么容易,袁秋白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的。

“一百万,就当你还了我和你爸爸对你的养育之恩。二十二年,一年五万都不到,别说我这个做继母的欺负你。”

天那,一百万啊,夏小妮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眩晕,快要站不稳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一口答应下来的,并且在今后的日子里,她俨然成了一个赚钱的机器。

她拼命学习,终于考上了教师这个职业,美术老师一周的课并不是很多,课余时间,她就去课外辅导学生,晚上和周末的时间便去工作室找活儿干。

正是因为夏小妮拼了命地挣钱,她和杨世凯的新婚之夜也被破坏了,这也为之后他们婚姻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拿来吧,这个月的钱还没交呢。”袁秋白摊开手伸到了夏小妮面前,打断了夏小妮的思绪。

夏小妮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袁秋白伸过来的手,马上明白过来。

“我今天来不是给你钱的。”

从未见过夏小妮如此大胆,袁秋白收回了手,狐疑地审视夏小妮的表情,这死丫头该不是反悔了不想交钱了吧。

“我要和杨世凯离婚,有一件事情想要问您。”

夏小妮语气平和地说道,仿佛这个要离婚的人不是她,而是别的任何一个和她不相关的人一样。

“什么!你疯了吗夏小妮,你当婚姻是儿戏嘛?随随便便地结婚了,现在又这么随便地离婚,你是想要把我和你爸爸活活气死是不是?”

一听夏小妮要和杨世凯离婚,袁秋白激动地跟自己要离婚一样,从未有关的着急。

如果是以前的夏小妮,她一定会认为这是袁秋白对她的关心。但是,现在的她很清楚,袁秋白心里担心的不是她的婚姻幸福,而是那一笔彩礼钱。

“当初结婚就是一个错误,既然是一个错误,那就应该结束这个错误,不能一错再错了。”

夏小妮依旧冷静地说道,看到袁秋白急得来回踱着步,她更加相信王凤的话了。看来,袁秋白真的拿了杨家的六十六万彩礼。

“什么错误不错误,你这要是离婚了,你让我和你爸爸的脸往哪里搁?你是不是巴不得看到街坊邻居都来耻笑我和你爸爸,你才高兴啊。我和你爸爸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儿狼呢。”

一串又一串伤人的话语从袁秋白的嘴里说出来,夏小妮呆呆地站在她面前,一个人真的到了伤心处,原来连表达悲伤都懒得表达了。

“把你从杨家拿的六十六万彩礼还给他们。”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夏小妮直奔主题,她已经不想再听这些难听的话了。

什么?

袁秋白停下了脚步,也停止了念叨,不敢相信地看着夏小妮,这件事情她是怎么知道的?而且,居然连数目也不多不少,正好六十六万。

这个死丫头,看来是铁了心要离婚了,想让我将拿到手的钱吐出来,你少做梦了!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