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听到自己老爹出去了,躲在里屋的张巧珍拿着眼影又晃了出来,来到镜子前继续抹。

“你还没擦完啊?”同为女人的张巧芳,对这化妆速度倒是能理解,问题是,人家时间长是越化越好看,她妹妹的时间和效果一点都不成正比啊?

“里屋太暗了。”张巧珍忙里抽闲的回了姐姐一句,而后继续专心抹眼影。

看着越化越妖精的妹妹,张巧芳准备出去帮母亲做饭,临要出去,却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了看妹妹的毛衣:“四丫,你的毛衣是妈给织的?”

“对啊,好看吧?姐,不是我说你,你也该好好捣撤捣撤了,看看……”张巧珍顾不得一边眼影抹重了,兴奋的抬头想说些什么,却失望的发现,姐姐得到答案就不听下文了,瞪着关上的房门,张巧珍悻悻的转头继续涂抹自己的眼影。

“妈,我帮您切菜。”接过母亲手里的白菜,张巧芳边切边闲聊的问着,“妈,四丫的那件毛衣真好看,您给她织的?”

张母好笑的瞥了三女儿一眼:“你也想要?当初让你们俩小的学谁也不学,现在后悔了吧?”将泡好的粉条下锅,她回头对女儿道,“行了,妈知道了,妈手里还有点线,明天我也给你织一件。”嫁出去也是女儿,闺女张嘴了,她再累也高兴。

“不是啦妈,我是想和您学织毛衣,等学会了给长林也织一件。”记忆中,丈夫似乎真没什么衣服,反正部队会发衣服,原主也从来没有注意过这种事。

“给长林织?”张母一听顿时乐了,连连笑道,“好,好,一会儿妈就教你,妈那还有点好线,到时候你给长林织件像样的,让长林穿着也高兴。”她当初是真觉得长林这小伙子不错,而且宋家人也好,所以才让女儿嫁给对方,哪成想女儿对这桩婚事一直不上心,和婆婆家的僵硬气氛她都跟着着急,现在好了,三丫终于开窍了,别说让她教,就是让她给织她都没有意见。

这边菜还没做完呢,张母拿抹布擦擦手就去进屋翻腾毛线,有很多都是她的珍藏品,连老伴都没舍得用,现在为了三女婿,她豁出去了。

就这样,今后的两天张巧芳啥也没干,没事跑回娘家和母亲学织毛衣,几天的功夫就把母亲的技术学了大概,看着手里的半成品,她眼里透着满足,再过几天,她可以把毛衣和书信一起寄过去了吧?

过了初七,她扔下了手里的毛衣,揣着自己的私房钱,起身去了城里。

其实家里也没有太多需要变动的,主要是弄几个亮堂点的帘子,把屋里的墙都重刷一遍,看着也能差不少,再多的,就要慢慢来了。

下了车,张巧芳打听着先找到了卖布的地方,那是一个较大的商场,一楼卖各种生活用品,她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才就着楼梯上了二楼。这二楼不只卖布,还有很多成品和半成品,她看了看这些东西的样式做到心中有数,而后来到一个花色最多的柜台,选了两块适合做窗帘的料子。

原主不会做这些东西,她的本尊可会,谁让家里人发现她的资质好就开始重点培养呢?虽然修真之人不太在乎这个,但如果做妻子的没事能给丈夫做几样贴身物件,也显得更贤惠不是?反正,为了让她能一举当选那混蛋的妻子,家里人在她从小就开始全面培养,好在她是修真之人,学这些普通人的东西也费不了多少时间,现在想想,真的是不值,好吧,也不是完全不值,至少,现在她能回去自己做窗帘了。

买了布,又买了些线,就差临走时再去买白灰刷墙,张巧芳终于有了心思开始闲逛。

现在是九十年代初,这商场里的柜台都是自己承包下来的,为了吸引顾客,各个柜台上琳琅满目,摆放了各种物品,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摆到明面上。看着这些东西,张巧芳暗自合计着还能买点什么,毕竟她兜里的钱可是不少,现在的物价也真的不贵。

正走着,她发现一个很不符合当时物价的东西:“同志,请问那是什么?”其实不是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她是不明白那东西为什么那么贵?一个小小的镜框里面绣了两朵牡丹花,看上面的标价竟然要40块?简直就是抢钱啊?

“同志,您可真有眼光,这可是正宗的苏绣,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弄来的,这东西您要是买回去往家里一挂,顿时您家里的层次就不是高了一档……”听着这售货员眉飞色舞的给自己介绍着苏绣的珍贵,张巧芳抬头打量着那所谓的苏绣,也没看出哪好了啊?

正要让对方把东西拿过来她仔细看看,身后传来一声试探的询问:“巧芳?”

一回头,一个梳着分头、带着眼镜的男人站在她身后,那男人看到真的是她,当即兴奋的道:“巧芳,真的是你?没想到你也来城里了?”

看到这个男人,张巧芳只觉得自己出来前没有看黄历,这算是什么缘分?记忆中的原主,半年都不来趟城里,自己出来一次能碰到他?

那这人是谁呢?这就是她大伯嫂,那爬墙头剧本里的男人——张东兵。

张东兵也姓张,祖上据说和张巧芳还是一家子,有着这么一层的关系,还一个村里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所以两家的关系还不错,两家的孩子也挺好。

渐渐的孩子大了,张东兵这个近水的楼台就想着先得月,原主呢?对这个能说会道的张东兵也是芳心暗许,本以为水到渠成的事,结果让村书记的闺女给搅和了,张东兵在本村,算是个很出风头的小伙子,长得斯斯文文一表人才不说,他还上过几年学,说话办事都有一种城里人的味道,每次看到他,那村书记的闺女李玉凤都觉得脸红心跳,虽然知道对方和那张家的三丫有些暧昧,但她是谁?她可是村书记的女儿?还比不过一个行脚医家的丫头?所以这李玉凤有事没事就去张东兵家逛,一来二去的,张家人也知道她是对自家儿子有意。

虽然觉得这事上对不起张巧芳,但李玉凤长得也不错,家里条件还那么好,所以除了张东兵的姐姐人单力薄极力反对,连张东兵本人都很快叛变了。等张巧芳知道这个消息时,那俩人都订婚了。

张巧芳这个气啊,虽然两人的关系并没有挑明,但这村里有几个人不知道俩人的感情?周围的亲戚朋友,有几人没调笑的问过什么时候结婚?这倒好,新郎结婚了,新娘不是她?伤不伤心先不说,她的脸往哪搁?

想去大闹,又被父母死活拦住,毕竟张家父母想的很清楚,现在吃口哑巴亏也就这样了,要是真去闹了,男方丢点脸不算啥,他们三丫今后也不用嫁人了。

虽然没有去闹,可毕竟两人曾经的郎情妾意好多人都看在眼里,所以这张巧芳的婚事还是不太好办,正巧,大龄青年的宋长林婚事也不好办,一个是他常年在外,另一个是他姐姐未婚先孕,所以两家父母经过媒人一牵线,就给他们订了婚。

宋家人不笨,订婚前也是仔细打探过的,这张巧芳虽然和张东兵有过那么一段,但也清清白白不算是什么大事,婚后再看的紧点,相信出不了什么差错。

原主对张东兵其实没那么深的感情,多是不甘心,毕竟在她心里,她张巧芳应该是抛弃别人的人,哪能让别人抛弃她?听从母亲的话嫁了个兵哥,没成想军嫂听着好听,可宋长林一年到头也看不到几回人影,再看抛弃自己的张东兵越过越好,一天天穿的溜光水滑的,比丈夫那一身军绿色气派多了,她这心里就更不平衡。

张东兵呢?他是真的喜欢张巧芳,可他更喜欢钱,现在钱到手了,媳妇还不太可心,所以暗地里总是怀念当初的感情。一次他姐姐家办事,两人碰上了,他低声下气的一顿哄,张巧芳又有点动心了。

说动心吧,她还没那个胆子真的出轨偷人,只敢在背人的地方和对方搭个话,递个小眼神,这半推半就的更是勾心。

为了能早日达到自己的目的,张东兵就想给张巧芳送点东西,也显示一下自己的关心,可这明面上他总找不到机会。

那天晚上,他拎了两条排骨,路过张巧芳家门口见左右没人,顺手就扔了进去,这一伸手的时候,正被张巧芳的大伯嫂看见了,但天黑,她也没看太清,更主要的是,虎子没咬。所以她当时没嚷嚷,但后来回去总觉得是个事,这才大年初一把自己的猜测抖了出来。

那说虎子为什么没咬呢?晚上的时候,张巧芳经常把虎子的链子松开,让它满院子逛,装排骨的袋子正落到虎子的眼前,闻着喷香的排骨肉,它哪会客气?当即就趴到那,连骨头带肉嚼了个干净。要不是后来张东兵曾经和原主说过,给她扔了排骨好像被人看到了,让她小心点,张巧芳都不知道曾经有两条排骨落到了自家院子里。

以上,是张巧芳被张东兵勾起来的回忆,她觉得这原主纯属就是一二百五,这种无情无义的男人她还敢勾搭?她大姐说她没长脑子,真是没有冤枉她。

再说张东兵,他心里这个乐啊,村里的地方太小,去哪都有两只眼睛盯着你,他想干点啥都不敢,这两个月正想张巧芳呢,没想到今天就碰到了?这可是城里,两人就是大街上手拉手也传不到媳妇耳朵里……他的思想越跑越远,总感觉今天能心想事成。

“巧芳,你自己来买东西?”张东兵见对方睁大眼睛同样惊喜的看着自己,他暗暗稳住心神,摆出平日里最温和的样子,笑着问道。

“是啊,长林回部队了,我只能自己来了。”张巧芳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完全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把自己的惊讶理解为惊喜,现在的皮笑肉不笑解释为羞涩。天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其实她话里的意思试图告诉对方,她已经有丈夫了,她的丈夫还是个军人,可张东兵不是这么想的,他觉得这是张巧芳在告诉他,宋长林那个家伙已经走了,今天,就剩下她自己了。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