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劳资的初吻……

千万头ca0'n-i'ma过江……

铁予拼命挣扎死死的咬着牙关,头脑却昏昏沉沉,身子也如一滩柔水不听使唤。

她没有过这种亲吻的经历,彻底懵了。

想要抬臂,没有力气;想要踢腿,软绵绵的跟瘫痪了一样。

楚丧失,你给我吃了ml幻ya0了吗?

美丽的大眼睛紧紧的闭着,努力的要凝神找回自己,却总是在迷失自我。

纯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的吻带着强烈的惩罚性质,风卷残云般的在她的唇上辗转翻腾,舌尖不断的滑过贝齿,霸道的带走所有的香甜。

面对她的紧守,他不以为然,大手狠狠的在她的温软上一握,她马上身子一紧半开了朱唇,灵舌顺势闯了进去……

“小予儿,你好甜……”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很喜悦,也很享受。

“唔……”

铁予嘴里已经不成字句了。



昏黄的路灯依旧在,街边的行人渐渐稀少。

路灯下,立着两名身材高大的军装男子,朦胧的灯光将两人身上都镀了一层金色,如同童话里的王子一般缥缈唯美。

长得酷似李准基的军人戴着一只海蓝色的纯银耳钉,一笑妖孽倾城,魅惑众生。

军人是不能够戴饰品的,他这是梁羽航上将特批的,耳钉里别有乾坤!

另外一名男子则完全是硬汉范儿,浓眉,薄唇,却偏偏生了一对让人疼惜的罗马里奥式的忧郁的眼睛。

兄弟们都知道,他这对“伪忧郁”的眼睛不知惹哭了多少漂亮的小姑娘。

韩御、霍西玦。

两杠三星,陆军上校。

都是楚凉城的左右手、生死兄弟!

军装本就趁人,再加上出众的外貌和强大的气场,两人成了夜幕下最美的一道风景。

霍西玦指尖的烟头或明或暗,看着不远处的宝马,声音低沉而戏谑:“阿御,咱们来赌一把,楚少到底会不会吃掉那个小丫头!”

韩御轻笑,声音非常年轻:“ok,我赌楚少吃不掉她!”

“难说,楚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

“我们拭目以待吧。”

“赌注是什么?”

“在后天Z大的万名师生面前表演千手观音!”



宝马内,铁予红着眼睛愣愣的看了楚凉城半饷,用手背擦着嘴唇,声音很颤:“这是我的初吻耶,你怎么可以?”

伸手狠狠的朝楚凉城的胸口打了一下。

楚凉城依旧黑巾遮面看不出表情,琥珀色的瞳孔微微一缩,没有闪躲。

铁予一咬牙,又朝楚凉城的肩膀狠狠打了一下:“楚丧失你没人性!”

她出拳的力度可不轻,楚凉城闷哼一声。

“你个疯子!流氓!禽兽!杀千刀的!”

铁予彻底发飙了,一下一下,小粉拳雨点般的砸了过去,楚凉城双手抱头干脆往车上一躺,任由她发泄。

铁予恨得咬牙切齿,擦了把眼泪扑到他身上,阴森森的揸开两只小手吼道:“死变态!我掐死你掐死你!”

“你来真的?”

“废话!”

“轻点轻点,好痛!”

“痛死你!”



韩御眼尖,看着那剧烈晃动的宝马,唇角抽了抽:“我地个老天!车震了!”

“什么?”

霍西玦赶紧拉着韩御躲在暗处,两人定睛瞧去,宝马晃晃悠悠的,时而上下起伏,时而左右波动,时而有规律的一下一下,时而没规律的完全跟着感觉走……场面之激烈,让人脸红心跳。

“靠!我得准备表演千手观音了!”

韩御海蓝色的纯银耳钉闪了闪,额上冒出了三道黑线。

“哧……楚少太奔放了,不愧是爷们儿!”

霍西玦猛拍大腿低笑,忧郁的眼神全都炮灰了。



几分钟后,楚凉城将铁予两手反剪在背后,死死的遏制住了她。

他胸膛起伏喘息着,对付这个小野猫儿不拿出点体力来是不行的。

“绝壁,我们好好谈一谈!”

“谈你个大头鬼,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楚凉城缓缓松了松手,铁予这次没再动粗,和他保持着距离气呼呼的坐着,小脖子僵僵的挺直着,愤怒小公鸡一样的。

“我总感觉你很熟悉,我们以前见过。”

良久,楚凉城叹了口气,声音淡淡。

这是实话,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尤其是铁予立在樱花树下那一刻,和他脑海里一个面目依稀的少女轻轻重合。

回头他一定要查查铁予的家世背景,弄清楚这件事情。

铁予白了他一眼,不屑的啐道:“狗屁!你追女孩子的方法也太逊了吧?多么老套的台词,去屎!”

“绝壁,你知道秋泽吗?楚秋泽!”

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铁予的反应让他很失望,一脸淡漠,明显不认识。

“少跟我套近乎!楚丧失,你给我记住,你今天吻了我,来日我一定讨回来!”

铁予撅着小嘴巴摆出恶狠狠的样子,她没想到,很快她报复的机会就来了,在万名师生面前抓着少将大人热吻,一定很过瘾吧?



暗处,韩御不满的叫了一声:“靠!西玦,你掐我干什么?”

霍西玦擦了擦汗:“咳咳,我是替楚少使劲儿呢!”

“那个女孩的自由,没了。”

“从她见到楚少的那刻起,就没了。”



宝马再次剧烈的晃动了两下,嘎!

后车室的门开了,窈窕的女生顶着满脑袋鸟窝跳了出来,想了想不过瘾,她转身朝车里的人竖了一根中指,风风火火的跑了……

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楚凉城眸子突然凌厉起来,拿出手机冷冷的交代:“E,给我把一个叫阿猛的Z大骚男抓起来!”

铁予跑过了马路突然停了下来,猛然回头看了看路灯下的宝马车。

他依旧没走,摇下了车窗娴雅的伸出了手臂,指尖多了一根点燃的香烟。

“你的委屈,不管谁给的,都由我来负责。”

这是他最后对她说的话……

------题外话------

宠文哟,喜欢就收藏一下吧!

求年会投票哟!小脂徘徊在六十名上下,咳咳,亲们空了帮忙投两票,啵啵啵!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