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下章返回目录
其实,喜欢一个人,就像喜欢富士山。

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搬走它。

有什么方法可以移动一座富士山?

答案只有一个:自己走过去。

爱情也如此,爱过就已经足够……



四月中旬的浙江,已经到了仲春时节,遍地的金黄油菜花,蝶飞蜂舞。

通往机场的公交大巴内,人挤着人。

少女拥有一张白皙漂亮的小脸蛋儿,耳根两侧各随意扎着蓬松微卷的长辫子,柔柔的发梢慵懒的垂到了小腹上。

她一手搭着双肩包的带子,一手抓着扶手,静静的立着。

黑白分明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公交车棚顶,唇角勾着幸福的浅笑。

伴随着耳机里陈奕迅《富士山下》的凄美旋律,她轻轻点头打着节拍。

她叫铁予,这是她最喜欢的一支歌,当然陈奕迅所有的歌她都很喜欢,只不过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她要乘飞机去东京赴一个十年之约。

十年之前的这天,她和一个少年约好了,中午十二点,在富士山脚那座禅院里的樱花树下相见。

叮咚!

公交车喇叭响了:机场路站到了,请从h0u'me:n下车。

铁予笑着拔出了耳塞匆匆下车,背靠公交站牌,她张大了眼睛朝不远处看去,飞机场雄伟的航站大楼仅在百米之遥,对她来说,离日本又近了一步。

微笑着理了理双肩包的带子,大踏步朝前走去。

“唉哟,有人摔倒了!”

斑马线上,有人惊叫一声。

铁予回头,吓了一跳,一名孕妇躺倒在了血泊之中,面无血色。

没多想,她急急的折回头:“怎么回事啊?”

“这大肚子自己不好,好像不小心绊了一下!”

“什么呀,我亲眼看见的,是一个小青年拿着伞柄狠狠的砸了她的肚子!”

“啊,太可怕了,对孕妇也能下这么狠的手啊!”

很快马路上就围了一圈人,却都是围观并没有一个人愿意施以援手。

铁予大喊:“有医生吗?谁能够先给她处理一下?”

一边问一边掏出手机拨打120,声音清清脆脆:“喂?机场路和向南路交叉口有一名孕妇摔倒了,请派辆救护车来,快点,流了很多血!”

“小姐,救护车全都出动了,暂时没有回来的,你看能不能想办法找个车把病人先送过来?”

“啊、好。”

挂了电话,孕妇依旧孤零零的躺在马路上,铁予顾不得拨打110了,大叫道:“你们快帮拦辆车!”

无人响应,很多人都神色复杂的垂手看着她,一脸的冷漠。

铁予咬着牙分开人群,马路异常宽阔,又是靠近机场,车子特别多,川流不息。

她张开两臂试图拦下一辆车送孕妇去医院,但是很多车主都不想惹事绕弯回避了,偶尔有几辆车停了下来,一看地上的一大滩血迹,都嫌恶的摇了摇头又开走了。

我擦!

铁予咬牙,将白色T恤袖子拉得老高,怒看马路上车来车往,她就不信今天弄不到一辆车。

百米开外,车道上又飞来一辆黑色豪车,铁予冷笑,也不招手了,直接杵在路中间一动不动,瞳仁里,那辆车越来越放大。

嘎吱!

汽车在她身前半米处停下了,铁予露出胜利的微笑,跑到驾驶室拍着车窗:“师傅,求求你救救那个孕妇吧,送她去医院好吗?”

黑色宝马一动不动,隔着贴膜,铁予一点都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喂!救人!”

她急了,退后一步,猛的上前就踹了车门一脚。

刷!

出乎意料的,后车室的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一个淡绿色的身影,铁予只来得及看到他那对琥珀色的眸子,车窗就又匆匆摇上去了。

她隐约听到了男子清越的命令:“E,开车!”

“是!”

油门一踩,宝马再次加速朝航站楼奔去。

“喂!喂!”

铁予气急败坏的看着车尾,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拦下来的车,又走了?

她咬了咬牙,气得大骂:“真没人性!”



宝马里,警卫问道:“首长,真的不救那个孕妇?”

后排,军装男子用神秘的黑巾蒙着半张脸,只露出一对淡漠如水的寒眸:“地上的血迹长87公分,宽64公分,换算过来,她至少流了3000cc的血,没救了。”



当铁予终于处理好了孕妇跑到了航站楼,飞往东京的客机已经在头顶掠过了。

“您好,给我改签最快的下一班!”

“小姐,只有头等舱了。”

“没关系,加多少钱都行!”

她看了看手机,浙江到东京两个半小时,下一班的飞机是九点半,到东京十一点半,她从机场打车直接去富士山还要一个多小时……注定是要迟到得离谱了。

摸了摸手腕上一串拙笨的榆木串珠,她心里有些难过,但愿他会在樱花树下等她。



日本,正是樱花绯红的浪漫季节。

晴空如洗,整座富士山就像是一个披着粉红纱衣的含羞少女,时不时的扯过两片薄云当做丝绢,遮掩起娇羞万分的俏脸,亦真亦幻,飘飘缈缈。

它太美了,美得那么不真实,美得让每一个人对爱情渴望的人都想把它据为己有,但是,谁又能够真正拥有它呢?

山脚下,静幽寺禅院。

庭前种着一株活了八百多年的樱花树,枝干非常粗壮,拢得满园子的旖旎红霞。

年轻的男子一身黑衣黑裤,身材挺拔颀长,眉目如秀雅泼墨画般俊美,却带着淡淡的冷漠。

他一步步的踱到了那颗樱花树下,然后双手环胸斜倚着树干,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

多情的樱花瓣借着光线在他脸上投下了斑斑驳驳的倒影,他却自始至终垂着眸子,甚至都没看周围景致一眼。

清幽古寺,一树红花,男人如玉。

画面飘逸、清隽、唯美。

良久,他的发梢和两肩都落满了粉红的花瓣,抬腕看了看手表,十一点五十九分。

离十年之约还有一分钟。

一分钟之内,如果她不来,他不会多等一秒。

手腕就停在空中,清澈的眸子盯着那无情的秒针,一寸一寸的,他眼里寸寸白雪寸寸坚冰。

妖娆美丽的富士山再次扯碎了几片绯红的云霞,惹得游人伤心欲绝。

十二点了,她果真没来。

男子自嘲的冷笑:“不过是少时的一场游戏,我却当了真。”

毫不留恋的抬步离开,满树樱花黯然飘落,碎了一地。



一小时后,樱花树下多了一名长发的少女,背着双肩包,气喘嘘嘘。

铁予扶着树干狂喘了一阵,然后缓缓卸下了包包扔在地上,背靠着树干闭目休息。

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黑黑的长发全都乖巧的夹在了耳后,蓝色的帆布鞋脚尖碰着脚尖。

她来晚了,下了飞机就赶紧去卫生间换上了漂亮的裙子,然后打车过来……

疑惑的看了看周围,这里人迹罕至的样子,他是还没来,还是来了又走了?

她不知道。

一树红花,一树相思。

今天,不管他到底来不来,她都会等,有些人,活了一生一世,就为了那么一天。

樱花树下留下了她很多美丽的剪影:

时而手搭凉棚凝眸远眺,时而举着一片樱花歪头傻笑,时而轻狂,时而孤单……

时间过得很快,明月当空,山林寂静,只有飘落的花瓣依旧温柔。

铁予按亮了手机,零点了,约定的那一天已经成了历史,他没来。

清浅一笑,借着月光她收拾好了自己的包包,只怪当时年纪小,谁会把十年前说过的话当真啊?

小手摸了摸腕上的串珠,咬了咬下唇,摘下塞到了包包里。

她暗暗告诉自己,结束吧。

最后又捡了满手的樱花,她奋力朝空中撒去,大喊着:“楚哥哥——”

伤心的绯红花瓣摇碎了月光。



也不知道是哪里,她让出租车停在了一个灯红酒绿的酒吧门前。

满目的异国情调,耳边都是日本话,她一句都听不懂。

最失意的时候,惆怅得只想喝酒,天一亮,就买机票回国。

她不是来旅游的,对周边的环境完全没兴趣,直接冲到了吧台坐下,然后用不太纯属的英语点了两瓶酒,自己低头一杯接着一杯的倒着,然后一口一口的闷。

渐渐的,镭射光线更刺眼了,酒吧里的背景音乐也大了。

十来个黑色西装西裤的人在她身后一字排开,将她和后边的客人单独隔开,一个老大模样的人坐在了她的边上,用日语搭讪。

铁予已经喝得八分醉了,正是心烦的时候,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说:“滚!”

“支那人?”

日本人阴笑,不再犹豫,大手将她狠狠一夹,朝门口走去。

铁予大吃一惊,拼命拳打脚踢大喊救命,但是没人听得见她也没人看得见她,偶尔有客人透过缝隙看见她的挣扎,也只当是小情人之间闹了别扭不来理睬。

她很快被夹到了大门口,那里一辆日本越野车停着,她知道,若是上了那辆车,就完了。

在日本,被绑走的女人都只有一个下场,拍AV!

“救命!救命啊!”

她惊得脸色苍白大声疾呼,混合着那些日本人的**声浪语。

嘎吱!

一辆黑色宾利突然在越野车边上停下,车窗缓缓摇下,琥珀色的冰冷视线一扫,男人声音非常清越:“我们国家的?E,带她过来!”

------题外话------

新文,求收藏,男女主身心干净,宠文…

推荐自己的完结军宠文《少将夫人带球跑》

爱,深爱;宠,绝宠。

我爱你,便绝不忍心伤你分毫。

——梁羽航题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