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一觉醒来,发黄的天花板,提醒着宋明珠自己身在何处。她将那些缠绕在脑子里的回忆赶走,深呼吸一口气起床。

虽然是周末,但宋明珠早已经习惯早起,吃了母亲做的早餐后,想起酒店里的易佳明,也不他知道怎么样了?

她拿起手机拨通易佳明的号码,可是电话是通的,却没人接听。

她不放心,跟父母说了情况,就提着包出门直奔酒店。

到了酒店房门口,宋明珠敲了许久门都没人应,直到准备去叫前台,面前的门才姗姗来迟地打开。易佳明穿着她昨天在超市给他买的廉价t恤,顶着一头鸡窝,惺忪眼睛站在门口,瓮声瓮气道:“明珠,是你啊!”

宋明珠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确定他四肢完好,也还没有脑残迹象,歪着头问他:“你没事吧?”

易佳明放她进门,摇摇头:“没事,就是头还有点疼。对了,你昨晚什么时候走的?”

宋明珠道:“你睡了我就走了。”

易佳明跟上她,抓着脑袋不太确定地问,“我看我衣服在垃圾桶里,昨晚真是断片了,我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吧?”

宋明珠想起昨晚他奇葩的酒后举动,忍住笑不答反问:“你以前喝醉后是什么反应你知道吗?”

易佳明想了想:“我长这么大就喝醉过两回,一回把我哥脱光了绑在阳台上。”

宋明珠:“年上?这么重口?”

易佳明白了她一眼:“想什么呢?我可啥都没干,就让他在阳台上冻了一晚,第二天醒来,他人都快挂了。”

宋明珠笑:“那还有一次呢?”

易佳明翻了个白眼:“从三楼跳下去,摔断了腿。”

宋明珠吓了一跳,有些后怕地看了眼关得好好的窗:“那你昨晚那点事还真不算什么。”

易佳明按捺不住好奇,抬眼问:“我到底做了什么?有没有说什么不得了的话?”

宋明珠坐在椅子上,笑着摇摇头:“没有,就是吐了一地,然后在床上跳舞蹦床。”

易佳明舒了口气:“那还行,我还以为自己干了什么禽兽的事。”

宋明珠想起昨晚的场景,终于忍不住大笑:“你没干禽兽的事,不过你昨晚一度以为自己是禽兽。”

易佳明一头雾水地看她。

宋明珠愈发笑得厉害:“你昨晚以为自己是大象。”

易佳明还是没反应过来。

宋明珠举起手左右摇了摇身体:“你把衣服脱光了,让我看大象。”

易佳明愣了一下,忽然恍然大悟的样子,也或者是想起了一点什么,慌忙捂住下身:“我靠,不是吧?我岂不是都让你看光了?”

宋明珠笑得花枝乱颤,用手指比划了一下:“我可没专门看你,就是不小心看到了那么一点。经理,咱说实话,你可真是侮辱了大象。”

易佳明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走过来在她头上敲了一下:“臭丫头,跟谁学得嘴巴这么损人。”

宋明珠怔了怔,她跟谁学得损人,好像她认识的人,只有向怀远损人的本事最厉害。她稍稍正色:“经理,我知道你昨天是为了我不让人占便宜,才喝成那样子,谢谢啊!”

易佳明在她旁边坐下:“咱俩谁跟谁,咱可不只是上下级关系,还是朋友对不对?为朋友两肋插刀是我易佳明的做人准则。那郭总就是个傻逼,他以为三个人就能喝得过我?再加三个也不是我对手。”

宋明珠噗嗤笑出来,道:“你是厉害,不过你这种喝法真不行,我昨晚都担心你酒精中毒,万一变成脑残儿童了可怎么办?”

易佳明不以为意道:“我也觉得不行。我们伟大的陈总也真不是个东西,竟然要求女员工陪酒,在这么傻逼的老板手下干事,迟早自己也要变成傻逼。我已经想很久了,上班就去跟他辞职。”

宋明珠惊愕:“你要辞职?”

易佳明道:“我早就不想干了,不过是看到同事之间氛围不错,才坚持了这么久。”他忽然两眼冒光,抓起她的手,“明珠,我决定自己单干,你跟我一起干好不好?”

“我……我……”宋明珠是靠一个月几千块薪水养家的人,她没有这么洒脱。

易佳明啧了一声:“你有什么好犹豫的?难道你想一辈子窝在这么傻逼的公司混日子,不说你的能力,就是你的拼劲儿,放别的地方也早就不可能还是个只拿几千块的助理。我可要再次申明,不是我不想给你升职加薪,咱那傻逼公司每个人升职都得陈总签字,我推荐你几次他都没有批。”

宋明珠抓了抓头发,为难道:“可是我没有钱,怎么跟你一起干?”

易佳明道:“我有钱啊,你出力就行,在这行做了几年我多少也有点资源。你不是想独立做案子么?公司一开张,你就自己带团队,再怎么也不可能比现在几千块挣得少。我们一起创业,给你三成股份,如何?”

虽然知道易佳明是在给她画饼,但不得不说宋明珠心动了。她想单独自己做案子,想在这个行业有一席之地,想像向怀远那样光鲜。她也想变得有钱,想重回云端,不想被人看不起。

宋明珠咬咬唇:“你想好了?”

易佳明道:“我早就想好了,半年前就在筹划,招兵买马的事都做得差不多,只是一直没告诉你,怕你守着这份破工作舍不得,不愿跟我一起冒险。”

宋明珠还是有些犹豫不决:“其实我……”

易佳明挥挥手:“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吧?”

宋明珠点头:“我当然愿意,但是……”

易佳明笑开,没让她把但是说下去:“愿意就好,你准备好辞职信,咱俩下个月就去你的老家江城。”

“江城?”一个霹雳没完,又一个霹雳下来,宋明珠再次惊愕。

易佳明道:“是啊,那边市场大,而且我们做人要厚道,虽然陈总是个傻逼,但在这里开公司抢他生意也不是太好,他一堆小三小四还等着他养呢。”

宋明珠被他说得想笑,但是又支支吾吾道:“虽然我是江城人,但是我可能没办法跟你去江城。”

易佳明不以为意地笑了两声,用手扯了扯她衣服的袖子:“华伦天路四年前的定制款,真品。”

宋明珠睁大眼睛不明所以地看他。

易佳明继续道:“虽然我经常叫你不要老穿a货,但其实不过是故意开玩笑。我一双火眼金睛怎么可能分不出真品仿品。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样,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沦落成现在这样,但无非是富家小姐家道中落沦落他乡打工为生。”

忽然被人揭穿的尴尬,让宋明珠打着哈哈干笑道:“你也看知音?”

易佳明挥手:“别打断我说话。我就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是怕回江城面对以前的人和事,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人跌倒了没关系,爬起来就是。有人嘲笑你对你丢石头也没关系,爬起来站得更高就是。在哪里倒下的就要杀回去在哪里站起来。”

宋明珠眨了眨眼睛:“经理,我没发觉原来你这么会鼓励人。”

易佳明得意地哼了一声:“那是。以后别叫我经理了,low爆了,我要自立门户当总裁,霸道总裁懂不懂?”

宋明珠笑:“是,易大总裁。”

易佳明拍拍她的肩:“你不用这么急答复我,给你一个星期好好考虑,考虑好了把辞职信交给我,我一起交给陈总。”

宋明珠想了想:“话说回来,你真有钱?不是天天抱怨工资不够花么?”

易佳明清了清嗓子:“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隐瞒你,我不是经常只给你提我和我那还在国外做学问的老妈么?其实我不仅有妈,还有个爸。”

宋明珠呵呵:“你当然有爸,不然哪来的你。”

易佳明道:“我的意思是说,我没提我爸,不代表他死了。他活得挺好的,就在江城。实际上我跟你一样,也是江城人,十岁跟我妈出国之前都住在那里。”

宋明珠被他弄得一头雾水:“你到底要说什么?能不能捡重点?”

易佳明清了清嗓子:“好吧,我其实就是想说,我有个有钱的爸,他会支持我创业。以前我不愿要他的钱,现在想通了,不要白不要。”

宋明珠恍然大悟,笑道:“既然有钱,那我就放心了。”

易佳明敲了一下他的头:“我看你是钻进钱眼儿里了。”

“老兄,你知道的,我得养家。”

易佳明挥挥手:“知道知道。”

宋明珠道:“行,我认真考虑一下。”

不得不说,易佳明说的那番话虽然听起来很做作,但确实很有道理。在哪里跌倒就应该杀回哪里站起来。

宋明珠远离家乡,在异乡唯唯诺诺生活了三年。她想,自己或许也是时候回去了。

两人聊了会,一起出门退房。易佳明走在宋明珠前面,拉了拉身上的t恤:“你说你是不是太小气了点?给我送件衣服也稍微挑好点的,买件超市被人捡剩的玩意,穿在身上都痒痒。”

宋明珠笑:“等我发达了,送你阿玛尼,现在你就将就着点。”

易佳明转身拍拍胸口:“跟着哥有肉吃,跟着哥发大财,快点考虑好,咱俩好双宿双飞。”

他笑嘻嘻说这些的时候,隔壁的隔壁房门也打开,向怀远和陈翠拖着行李箱一起出门。

易佳明发现两人,笑道:“向总,怎么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向怀远皮笑肉不笑地点头道:“是挺巧的。”

话虽然是对着易佳明所说,但目光却淡淡瞥向他旁边的宋明珠,冰凉的眼神看得宋明珠只觉周遭温度降了几分。

易佳明看了眼他们脚边的箱子:“二位这是要回去了么?”

向怀远点头,微笑道:“嗯,下午的航班回江城。希望日后再来这边出差,还有机会和易经理小聚。”

易佳明呵呵笑了笑,高深莫测道:“不用等你过来,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小聚,。”

不想他的高深莫测在向怀远眼里却一点都不高深,他挑挑眉笑问:“怎么?易经理要去江城发展?”

说完,他故意意味不明地在宋明珠脸上扫了一眼。

易佳明伸手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话可别乱说,我这还是陈总的人呢。”

向怀远笑开:“既然这样,那我就代表江城的广告圈,欢迎易经理的到来。”

易佳明倒也不客气,伸手揽住宋明珠的肩膀:“好啊,若是我真去了江城,向总可要请我和我们家明珠吃饭哦!”

“一定。”向怀远道。

一旁未出声的陈翠,轻笑一声,道:“易先生这是要夫唱妇随么?”

易佳明贱吧兮兮道:“我和明珠也就是一起干活讨口饭吃。哪里像陈小姐和向总,事业有成郎才女貌才子佳人,听说还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跟演偶像剧似的。”

陈翠笑:“我和阿远走到现在,都是靠自己努力赚来的。哪里比得上某些人的好命,父母有钱的时候能靠父母,父母没钱了又能找个男人靠。”

她含沙射影太明显,宋明珠忍不转口接话:“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哪有人谁都不靠的。陈小姐不也是靠向总帮助才有今天。”

陈翠挽住向怀远的手臂:“我和阿远怎么能一样,我们从小一起生活,早就不分彼此。”

向怀远一如既往的平淡,看不出在想什么。

易佳明哇了一声:“原来两位的感情这么好?真是羡慕嫉妒恨!”说完,拉着宋明珠道,“走,咱也一起生活生活去。”

两男两女就在这含沙射影拐弯抹角心怀鬼胎的一番对话后相互告别。

说来也奇怪,易佳明竟然没有质疑宋明珠跟那两人的关系,只是再度点评了一番陈翠僵硬的脸。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