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宋明珠父母对她的教育,是一种极端的纵容和宠溺,但同时也对她有着过度的保护,她性格里那单纯的近乎愚蠢的一面,大概就是来自这种保护。从她十三岁来例假开始,宋父宋母就时常对她轮番轰炸,女孩子自我保护的重要性,以至于几乎有些危言耸听。

所以宋明珠虽然恋爱谈了好多段,但却从来没有和她那些交往短暂的男友们,越雷池半步。她是众心捧月的公主,她不愿意,那些男孩子也不敢强求。

如今她已经二十二岁,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是自己真心爱着的人,她甚至在之前就已经偷偷幻想过这一刻,一切天时地利人和。

只是她依旧紧张,她是个怕疼的女孩,曾经看过的书上的描述,让她对即将到来的事情,忐忑不安,以至于全身都紧绷起来。

向怀远似乎也很紧张,他清瘦的身体是那么灼热僵硬,他的吻是那么狂热。他双手□□宋明珠蓬乱的长发里,用力抱着她的头,双唇和舌头在她唇上和口中兴风作浪,像是要把她吞噬一般。

这种濡湿黏腻的吻,宋明珠从未经历过,有点害怕又有些兴奋,最后也只能微微张着嘴,任他啃咬吸吮。

女人的第一次,也是她真正意义上成人礼,为了让人刻骨铭心,所以赋予它疼痛。

向怀远平日是一个俊逸斯文的人,至少表面看起来是。但在这件事上,他却粗鲁而直接,直到宋明珠因为那一刹那的痛意,低呼出声。他才稍微放缓步奏。

“好疼——”宋明珠眼睛一红,湿漉漉的眼里,水珠子滚了出来。

向怀远像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一般看着她,良久才恍然大悟般睁了睁眼睛,随后亲了亲她的唇:“对不起,我轻点。”

然而还是疼,他动一下,宋明珠就疼得要死,完全体会不到书上描述的那种□□,只想这种折磨立刻结束,推搡着身上满头大汗耸动的男人道:“怎么这么疼?你会不会?”

向怀远的脸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一样,英俊的面孔表情狰狞,在宋明珠问出这句话后,忽然低哼一声,颤抖着伏在她身上。

这么快速的结束,让宋明珠松了口气,但是向怀远却懊恼一般翻过身,趴在床上片刻,没有动静。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正常,坐起身淡淡道:“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他确实很快去而复返,端着一杯热水,手中捏了一枚药片递给还躺在床上的宋明珠:“把这个吃了。”

宋明珠坐起身,一脸迷茫地看着他。

向怀远淡淡道:“现在还不能要孩子。”

宋明珠恍然大悟,她当然不想这个年纪就当妈妈,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所以她立刻拿过药片,喝水吞下,还笑眯眯看着向怀远,没心没肺道,“这个药都不苦诶!”

向怀远皱了皱眉,一脸看白痴地样子,瞪了她一眼:“这药对身体不好,以后不能再吃。”

宋明珠哦了一声。

向怀远又问:“还疼不疼?”

宋明珠喝了口水,有些羞涩地含含糊糊道:“好在结束得快,已经不怎么疼了。”

向怀远脸上露出不自在的僵硬,冷哼了一声。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发生了亲密关系的缘故,向怀远默许了只要他不工作的时候,宋明珠就可以来找他。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大大增多,几乎每个向怀远没有应酬的晚上,两个人都待在一起,当然能一起干的事,仍旧乏善可陈,无非是吃个饭看个电影压压马路。不过隔三差五,宋明珠就会死皮赖脸跟着向怀远回家,缠着他做亲密的事。开始并不多快乐,只是她喜欢这种彼此拥有的感觉,久而久之体会到乐趣之后,更是食髓知味。

向怀远仍旧对宋明珠态度恶劣,约会时时常迟到,说话五句里三句是冷嘲热讽,骂她懒骂她蠢,即使是在床上也没有任何甜言蜜语,依旧简单粗暴。

但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宋明珠,毫不在乎。她觉得向怀远就是这样一个酷酷的男人,而当她看到他对别人永远彬彬有礼温柔谦和时,她不仅不怀疑他对自己那奇怪的态度是为何,反倒觉得这正是自己在向怀远心里特别的体现。

总之,宋明珠在这段感情的愚蠢度,一次又一次刷新她自己的下限。

几年后再回想起来,宋明珠自己都不敢相信曾经的她能够蠢成那模样。

她再见到陈翠,已经是几个月后。向怀远几乎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陈翠,以至于宋明珠差点就将这个人忘了。

那天,宋明珠陪好友沈青青去一家高级影楼拍生日写真,然后就遇到了陈翠。她是这家影楼的化妆师,比起几个月前在医院,她气色好了许多,画了明艳的妆,典型的都市丽人,丝毫看不出是穷乡僻壤出来,还没上过大学的女孩子。

那次医院摔倒事件之后,两人就没再见过面,但彼此心里想着什么,大概都算清楚,如今意外相逢,都是心照不宣。

沈青青进影棚拍照后,宋明珠在外面的休息间百无聊赖的等候。陈翠工作间隙,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在她面前坐下。

她喝了一口咖啡,不紧不慢开口:“虽然我没有和阿远住在一起,但是我们二十多年的情分,不会有任何改变,你破坏不了的。”

宋明珠如今算是春风得意,才不会被她激怒,也笑着道:“向怀远给我说了,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不是亲姐弟胜似亲姐弟。你是她姐姐,我怎么会破坏你们的感情,以后我们结婚了,你也是我姐姐。”

陈翠摇摇头,讥诮笑开:“你觉得阿远会跟你结婚?”

宋明珠道:“我们当然会结婚。向怀远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我们现在算是半同居状态,他肯定会娶我的。”她顿了顿,又加了一句莫须有的话,“而且他都说了,等他事业再稳定一些,就会和我结婚。”

陈翠脸上的粉底和腮红,也掩盖不了忽然因她这话变苍白的脸色。

她怔了片刻,又轻笑出声:“宋明珠,我真同情你。不过梦总会醒的,就让你这场梦做得再久点。”

宋明珠不明所以:“你什么意思?”

陈翠笑着摇摇头:“没什么意思。”顿了顿,又冷不丁道,“阿远对你好吗?”

宋明珠扬扬眉头:“当然。”

陈翠冷嗤:“那就祝你好梦。我要去工作了。”说罢起身,又道,“对了,阿远会出钱帮我开工作室,这件事你还不知道吧?”

宋明珠故作不以为意的样子:“弟弟出息了帮姐姐一把,无可厚非。”

陈翠轻嗤一声,一脸鄙夷地睨了她一眼,转身走开。

宋明珠逞的这口舌之快,并没有让她心里有多痛快。陈翠说那番话,实在太引人遐想,却偏偏又让人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让人焦躁地抓心挠肺。

沈青青拍完照出来,就见宋明珠一脸心情不好的鬼样子,不明就里的她走过去,揽住好友:“明珠,你怎么了?是不是你家向怀远又惹你生气了?”

宋明珠是个心直口快的性子,和向怀远的那点事,本来还想遮遮掩掩,不过被好友拐弯抹角套了几次话,早就一五一十交代,连发展到那一步都说得很清楚。

宋明珠瞥了眼化妆室的陈翠,见她讥诮地看过来,故作轻松地耸耸肩:“没有啊,我们好着呢。”

沈青青道:“那你黑着脸干什么?走走走,今晚我的生日趴,咱好好嗨一场。自从你跟你那个凤凰男在一起后,每次约你比约天皇巨星还难,今晚留给你闺蜜我。”

宋明珠嘻嘻笑:“必须留给你啊,因为向怀远今晚有工作应酬。”

沈青青捏了她一把:“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宋明珠确实很少再跟她那些富二代朋友一起出来混,因为向怀远不喜欢。他没有藏着掖着,所有对这些二世祖的厌恶和鄙夷就写在脸上,宋明珠不知为何就有些心虚地不敢再跟大家一起鬼混。

聚会是在一家高级会所,十几个人在包厢里吃吃喝喝玩得不亦乐乎,十几万的酒水,有一半还在打闹中泼了一地。

宋明珠嗨过了头,随手拿出手机看时,才发觉向怀远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没听到。顿时一个激灵稍稍回神,握着手机出了门给她回电。

“你给我打电话了?”他很少主动给她打电话,宋明珠难免意外。

向怀远在那头唔了一声“你在哪里?”

他的声音有些奇怪,仿佛不是从电话里传来,而是就在她身旁一样。宋明珠老实交代:“今天青青生日,我们在外面吃饭。”

“只是吃饭?”

“还喝了一点酒。”

“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

“我知道的。”宋明珠吃吃笑道,“那我结束了去找你。”

向怀远道:“我今天要晚点才能回去,你回家。”

宋明珠不高兴地哼哼唧唧:“好吧。”

她挂上电话,对着手机频幕龇牙咧嘴一番,想起白天陈翠问她向怀远对她好不好的话。其实这段感情里,她再如何自欺欺人,也知道向怀远对她真的不算好。不过是她剃头挑子一头热罢了。

沈青青不知何时从后面窜上来:“明珠,是不是你那个凤凰男打电话叫你!我可说好了,今天没结束,你绝对不能偷跑。”

宋明珠道:“你别一口一个凤凰男,多难听!”

沈青青啧啧道:“一个穷乡旮旯里出来的,不是凤凰男是什么?我说明珠,你怎么谈了个恋爱跟变了个人似的,那个向怀远对你下了什么*药?”

宋明珠道:“才没有。”

沈青青揽住她的肩膀:“我跟你说,你也别把个男人看得太重。你知道你为什么看上向怀远么?不就是因为你生活里没有他这种男人,新鲜好奇而已。等你这阵新鲜劲儿过去,再回头看,肯定觉得自己特傻逼。我当初怎么就眼瞎了呢?那么多对我好的男人我不要,非要倒贴个对我不冷不热还没钱的男人。”

宋明珠哈哈大笑:“去你的。”

“你就说我说得对不对?”

“对对对,寿星说的都对。”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