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两周后,向怀远告诉宋明珠,他找到房子,陈翠已经搬了出去。宋明珠高兴地直接抱着他啃了两口,被他嫌弃地推开。

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隔日恰好是周六,宋明珠开着她那辆拉风的保时捷,蹭蹭跑到向怀远家里搞突击。

她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但敲门许久,向怀远才从里面打开门。他一脸惺忪,脸上都是宿醉后的痛苦,看到门口的宋明珠,稍稍怔了怔,问:“你怎么来了?”

宋明珠昂昂头道:“我检查一下我男朋友的房子里,是不是还在金屋藏娇?”

向怀远嗤了一声:“神经病!”又有些不耐烦地抱怨道,“昨晚应酬喝了很多酒,本来今天好好睡一觉补眠,还被你给搅醒了。”

宋明珠睁大一双黑沉沉的眼睛,认真打量他,果然见他脸上俱是疲色,想来是工作太劳累的缘故。她心疼得扶住他的手臂:“那你去再睡一会,不用管我。”

向怀远点点头,揉了揉眉心,打着呵欠回了卧室,很快床上就传来了他深沉的呼吸。

宋明珠鬼鬼祟祟在型厅和厕所四处打量,已经看不到任何女人用的东西。又钻到卧室翻了翻,仍然没有任何发现,她表示满意地笑了笑,小心翼翼趴在向怀远床上,撑着脑袋看了睡熟的男人许久,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又凑上前亲了他两下。

向怀远嫌弃地嘟囔:“你好烦!”

因为是带着睡意的呢喃,倒是有点像是在撒娇一般。宋明珠又厚颜无耻地给了他一个法式深吻。

向怀远倒是没有避开,反倒是伸手将她抱在怀里,亲昵地抚摸着她的背。一吻结束,才含含糊糊道:“乖,别闹了,让我再睡一会,真的好累。”

这是宋明珠第一次听到向怀远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话,心里幸福的粉红泡泡差点呼之欲出。

她没有睡意,但也安安静静地没有再动,一直靠在他身边睁眼看着他。直到感觉到有些饥饿,才慢慢挪下床,她本来打算订餐上门,但是想了想,打开冰箱,看到里面还有不少食材,决定亲手给自己的男友,做一顿爱心午餐。

宋明珠别说是做饭,连厨房都从来没有进过。当然她自认不傻,从网上搜来食谱,便撸起袖子开工。

做饭这种事,看起来简单,实际上也确实不难,但讲究的是个熟练活。宋明珠连调料都分不清楚,更别说看到窝里的油滋滋冒烟的场景,吓得她举着锅盖退到厨房门口。当锅里窜起火苗,她更是惊得大叫,闭着眼睛冲上前,将那燃起来的锅子打翻在地上,油洒在地,有一些溅在她光裸的脚背。

宋明珠吓得魂飞魄散,一时间乱成一团。

厨房里的大动静吵醒了向怀远,他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跑过来,看到眼前的场景,也惊了一跳。迅速将火关掉,又把地上的火苗踩灭,转头看到宋明珠拎着个锅盖傻愣愣站在墙边,脑仁直跳地大吼:“你干什么?自己是个白痴难道不清楚么?非要再证实一下!”

宋明珠本来就被吓得厉害,再叫他这么一吼,更加发懵。脚下被烫到的地方还在疼,顿时心里的委屈就涌了上来,双眼一红,大声道:“我是想给你做饭,我不是故意的。”

向怀远蹲下身去清理地上的残迹,嘲讽道:“你会做饭?你以为做饭是你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信手拈来就会做的?”

他的语气彻底激怒宋明珠,大小姐脾气果真也上来,朝背对着她的人吼道:“向怀远,我讨厌你!我好心给你做饭你还骂我,我真是犯贱了才跟你在一起。我要和你分手!”

吼完这通,便折回客厅拿起包夺门而出。

她跑到楼下,上了自己那辆拉风的保时捷,启动车子,却不知何为又迟迟不愿松开脚下的离合,眼睛一直盯着不远处的楼道口。

十分钟过去,向怀远没有下来。

宋明珠刚刚的那一股气也泄了下来,却还是委屈得不得了,包了许久的眼泪哗啦啦滚了下来。她熄了车子的火,复又打开车门跑上了楼。

向怀远打开门看到去而复返的宋明珠,露出一脸纠结的意外。

宋明珠抹了把眼泪,抽噎道:“你给我道歉,道歉我就原谅你!”

向怀远神色复杂地看着她,眉头都是让宋明珠读不懂的郁结。他沉默了许久,沉默到宋明珠最后那点自尊心就要彻底崩裂。

但最终,他还是低声开口:“对不起,刚刚是我态度不好。”

宋明珠提着的那一口气,终于松下来,用力扑在他胸口:“那我原谅你。”

向怀远将她抱着带进屋子,让她坐在沙发上,又神色郁郁地看着泪水未干的她,帮她擦了擦眼泪:“有这么难过么?”

宋明珠抽泣着点点头,指了指自己脚:“烫伤了!”

向怀远低头一看,果然见她脚背上好几个红点,连忙去厕所拿来牙膏,小心翼翼给她涂上:“饿了吗?”

宋明珠点头。

“那我去做饭,你等着。”

向怀远做了两个简单的菜,酸辣土豆丝和西红柿炒蛋,但是味道出奇的好,宋明珠配着吃了两碗米饭。

吃得太饱,加上刚刚那一闹腾,宋明珠很快就有些困,向怀远让她去床上睡一会,她就毫不客气地去了他的大床,睡得昏天黑地。

一觉醒来,外面的天已经发黑。

宋明珠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的便是向怀远一张英俊的脸。他坐在她旁边,俯看着她,发觉她睁眼,有些不自在地转过头。

宋明珠却神速反应过来,抬起身揽住他的脖子:“向怀远,你是不是在偷看我?”

向怀远道:“谁偷看你?一个午觉能睡一下午,你除了知道吃饭睡觉还会干什么?”

话是这样说,但是语气却是一种别扭的亲昵。

宋明珠靠在他胸前,恬不知耻道:“我爸说了,我不用干什么。前半辈子靠父母,后半辈子靠老公就好了。”

向怀远冷哼了一声,表示不以为然。

宋明珠继续不要脸地道:“向怀远,你这么努力,什么都会,我嫁给你后,后半辈子就全指望你照顾了。”

向怀远轻嗤:“你想都别想,我可不会娶个废物。”他顿了顿,又继续,“你至少要会洗衣做饭。”

宋明珠撇撇嘴:“这些事有阿姨做就好啦!”

向怀远道:“万一没钱请阿姨呢?”

宋明珠不以为意:“怎么可能?我们家的钱下辈子都花不完。再说了,你以后肯定也能挣钱请得起阿姨。”

“我挣钱了也不请阿姨。”

宋明珠只当他是故意说赌气的话,凑在他脸前笑嘻嘻道:“那好吧,我明天就让阿姨教我做饭,以后每天做给你吃。”

她软软地趴在他胸口,年轻女孩的馨香弥漫在向怀远面前。他微微眯了眯眼睛,呼吸渐浓。宋明珠恍然未觉,还贴在他胸口撒娇一般蹭。

向怀远忽然将她扯开,压倒在身下。

宋明珠懵了懵,看到上方的男人眼里,是她从未见过的情,欲之色。她顿时也红了双颊,又期待又紧张,又见向怀远盯着自己不动也不出声,半闭着眼睛,鼓着勇气将手搭在他的腰间,低声道:“我可以的。”

话音刚落,向怀远已经吻了上来。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