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宋明珠像是发现一个发现自己男友出轨小三的女人一样,见到这场景,脑袋一热,就冲进病房指着床上的人道:“她是谁?!”

她拎着香奈儿的包,穿着普拉达裙子,与这个三人间简陋的病房,格格不入。

向怀远对宋明珠的出现,显然很意外,但也只是稍微怔忡,便放下手中的水果刀,起身柔声对床上那个表情愕然的女人道:“我出去一下。”

说完,拉着宋明珠出了病房,来到走廊一角。

这时的宋明珠涨红脸,又愤怒又难过,想要等待他的答案,却又害怕听到他的答案。向怀远脸上有些微微的不耐,不是被抓现行的恼羞,就是一种单纯的不耐烦,如同和宋明珠平相处时一样,他蹙眉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宋明珠道:“我听我朋友说你天天来医院照顾一个女的,我问你,她是谁?你是不是脚踏两只船?”

向怀远嗤笑一声,仿佛在听笑话一般摇摇头:“陈翠是我的家人。”

“家人?”宋明珠只知道他父母双亡,家里只有一个爷爷,哪里可能冒出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女性家人。

向怀远难得地给她解释:“我们本来是邻居,她十来岁父母不在后,我爷爷收养了她,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她算是我的姐姐,你说她是不是我家人?”

宋明珠终于松了口气,撇了撇嘴:“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向怀远道:“她之前一直在生病,刚刚动完手术不久。我打算等她出院了再告诉你。”

宋明珠道:“如果是这样你更应该告诉我啊,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你工作那么忙,我可以帮你照顾她啊!”

向怀远微微愣了愣,轻笑一声:“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照顾病人?”

宋明珠昂昂头道:“那我可以请个好的护工啊!”

向怀远但笑不语,那笑容里尽是宋明珠没有看出的嘲弄。

她拉着他的手:“刚刚我好像很不礼貌,你带我去介绍一下,我给她道歉。”

向怀远怔了怔,在原地没有动弹,直到宋明珠又拉了拉他,他才跟着她走回病房。

两人走到病房门口时,陈翠已经下了病床。向怀远见状立刻扶住她:“你干什么?医生交代你暂时不要乱动的。”

陈翠在床上躺好,看到了他身后在站着的宋明珠:“阿远,她是谁啊?”

向怀远犹疑间,宋明珠已经笑嘻嘻上前自我介绍:“姐姐,我是向怀远的女朋友,我叫宋明珠。对不起,刚刚是我误会了,我还以为他一脚踏两船。不知道你是她的家人。”

陈翠本来苍白的脸,显得愈加苍白,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宋明珠的穿着打扮,转头看向向怀远,满脸的不可思议。

向怀远已经从刚刚那犹疑中恢复过来,淡淡道:“你之前动手术,我和明珠的事就没告诉你。”

陈翠抬手捂住眼睛,靠在床上躺下:“我想休息一会儿。”

向怀远将被子给她盖好:“你好好休息,我下午下班再过来。”

宋明珠再白痴,也看得出来向怀远这个不同父也不同母的姐姐,对她很排斥。出了病房,她紧张地抓住向怀远的手:“怎么办?你姐姐还像不喜欢我?”

向怀远难得在她手上拍了拍:“没事,她大病初愈,情绪难免有点不稳定,你别放在心上。”

交往一月有余,宋明珠哪里听到过他对她这么温柔地说话,顿时高兴地快要跳起来,靠在他肩膀上道:“你放心,你的姐姐就是我的姐姐,我以后会对她很好的。”

向怀远笑了笑,没说话。

宋明珠属于富贵闲人,虽然毕业,上班仍旧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知道向怀远有这么个病人姐姐后,隔三差五地就去医院看陈翠。

不过无非是热恋贴人家冷屁股,陈翠对她非常冷淡,看她的眼神里,几乎是带着一点怨恨。宋明珠一开始还以为她是向怀远所说的,大病初愈情绪不稳。

直到一次陈翠下床想出门走走,宋明珠立刻献殷勤地去扶她。只是两人刚刚走在走廊,宋明珠手肘忽然被人撞了一下,拿着的吊瓶架摔落在地,跟着倒地的还有陈翠。

“怎么回事?!”她手忙脚乱去扶陈翠的时候,耳边响起怒气冲冲的喝声。

宋明珠迷茫地抬头,看到向怀远一张怒不可遏的脸。他将地上痛苦呻,吟的陈翠扶起来,拔了手背的针头,然后打横抱起来,将她抱回了病房内。

宋明珠站在原地,看着赶来清理地面的护工,怔忡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刚刚周围并没有别人,谁碰的她手肘再明显不过。

宋明珠虽然单纯了点,但两个星期下来的相处,她如果再不明白陈翠的那些敌意,以及刚刚的举动是为何而来,她就不配当一个女人。

不同父不同母的姐姐,换个概念其实就是青梅竹马。

宋明珠怔怔地走回病房。向怀远正在轻拍安抚似乎还在痛苦中的陈翠,看到她进来,冷着脸吼道:“不是告诉过你,不用你过来的么!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添乱?!”

病房里其他人都被他吓得噤声,朝他们看过来。

宋明珠撇了撇嘴,低声道:“我不是故意的。”

陈翠捂住唇痛苦地咳嗽了两声,看向宋明珠的目光,冰冷而讥诮。

宋明珠没有再去看过陈翠。但她知道向怀远仍旧每天都去医院,而他对她还是不冷不热,每周两次的约会,像是模式化的任务一般。

如果换做从前,宋明珠早就甩手不干,但他是向怀远,一个她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的男人。爱情让骄纵张扬的宋明珠变得患得患失,变得卑微,卑微到尘埃里。但是宋明珠却不敢确认,这尘埃里是否会开出花来。

不过再如何卑微,宋明珠也还是有她的底线。几周后的一个周六,宋明珠为向怀远画了一幅画像,按捺不住献宝的激动,抱着那画就去了向怀远的租房。

她知道向怀远的住处,当然不是向怀远主动告知,而是死皮赖脸悄悄跟着他回了一次家,但是那次向怀远非常生气,连门都没让她进,此后宋明珠就再没去过他家。

向怀远租住的地方是一个破旧的老小区,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宋明珠那次在门口,隔着向怀远瞅了眼那房间,简陋得不能再简陋。

二次造访,她站在门口时深呼吸了口气,又看了看自己抱着的那副满意至极的画像,才抬手敲门。

陈旧的木门很快从里面打开,但是开门的人却不是宋明珠期待的向怀远,而是那个她许久未见过的陈翠。

两人俱是一惊。不过陈翠很快反应过来,笑着招呼道:“宋小姐来了,请进。”

宋明珠满腔的热情,顿时像被浇了一盆冷水,脑子懵懵的进了房门,目光落在这个小小的房间中,女人的痕迹随处可见,而那扇未关闭的卧室里,更是摆放了不少女性物品。

向怀远从厨房走出来,看到宋明珠,皱眉冷声道:“你怎么来了?”

宋明珠道:“我给你画了一幅画,想送给你。”

向怀远瞥了眼她手里的画:“给我画像做什么?我又没死。”

宋明珠本来就不好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陈翠倒是笑着招呼她坐下:“宋小姐请坐,家里喝的东西不多,要喝茶还是白开水?”

家里?

宋明珠愣愣地看着自己男友家的女主人,怎么都觉得讽刺。她轻笑了一声,摇摇头,起身道:“我就是路过这里,顺便送画过来,你们忙着,我先走了。”

她几乎是夺门而出,一口气跑到楼下的花圃边,才喘着气停下来。心里憋着的一口怨气没处发,用力踢了一下路边的石阶,脚下顿时传来一阵锥心的疼痛。

“你干什么?”身后传来向怀远的声音。

宋明珠转头看了他一眼,立刻红着眼睛背过身,赌气不理他。

向怀远走到她身边,将她拉过来,看她低着头不说话,皱着眉又问:“你到底怎么回事?”

宋明珠低声道:“陈翠怎么会住在你这里?”

向怀远道:“她出了院没地方住,不住我这里住哪里?”

“但是你只有一个房间啊?”

“她睡卧室我睡客厅。”

“就算这样,你们也是孤男孤女住在一起。”

向怀远耐着性子道:“她是我姐。”

宋明珠红着眼睛抬头,问:“那她把你当成弟弟吗?”

向怀远忽然就噤声,片刻之后,眉头皱得更厉害:“你就为这个不高兴?”

宋明珠撅着嘴不置可否。

向怀远沉默片刻,不耐烦道:“行,我过两天就给她重新找房子搬出去。”

宋明珠愣了下,忽然就破涕为笑,跳起来要去抱他,但是下一秒就倒嘶了口冷气,眼泪掉下来。

向怀远问:“怎么了?”

宋明珠提着一只脚:“疼——”

向怀远朝她脚下瞥了眼,看到那只被踢坏的鞋头,心下了然,嗤道:“活该!”

说是这么说,但还是扶着她在旁边花坛坐下,又脱下她的高跟鞋去检查她的脚趾,确定没什么大事才丢开她。

宋明珠心里不知为何就觉得酸酸暖暖的,一脸傻笑看着他。向怀远瞥了她一眼,惯有的冷声道:“白痴。”

宋明珠笑得更开,没皮没脸地凑上前,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刚刚得逞一般要离开,向怀远却忽然伸手扶住她的后脑勺,朝她压了下去。

撇去那次在酒店趁他睡着时的偷吻,这是宋明珠和向怀远真正意义上的初吻。

他的唇比上次更加温暖柔软,与他冷淡的外表截然相反。宋明珠很快就沉沦在他的唇舌之下。待他放开她,她早就忘了脚下的疼痛,只红着脸怔怔看着他。

向怀远白了她一眼,将她的脸推开,自己也别过脸去。但是宋明珠还是看到他耳根处隐隐的红色。

兴许是这样的气氛实在是太过旖旎暧昧,即使是后来两人分开已久,宋明珠再想起这一幕,也仍旧会有种他们其实也是相爱过的错觉。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