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宋明珠懵在原地,看到他大步往前走,电梯门要合起来,她才手忙脚乱地再次按开。走出电梯,打开袋子摸出那盒误买的安全套。

宋明珠:呵呵。

误会就误会吧,反正早就不是什么相干的人。

只是她想到自己和易佳明,不由得恶寒地打了个寒噤,赶紧将盒子塞进了包里。

回到房间,易佳明已经不知何时从床上爬了起来,正在床上跳舞。舞姿奇特,一看就是独门独创。

宋明珠见过不少醉酒的人,但易佳明这种毫无章法的酒疯还是头一回见着。

她把衣服和水果从包里拿出来放在桌上:“经理,你衣服被你弄坏了,我给你买了件t恤,你明天凑合着穿回去,还有一些水果,你醒了赶紧吃点,免得被自己熏死。”

但易佳明根本就没听到她的话一般,继续在床上跳舞,此时的舞姿已经变成了翻跟头式,别说翻得还行,也没栽下床。

宋明珠无语,面无表情继续道:“时候不早了,我怕我爸妈担心,先回家了。你跳累了就好好睡一觉。”

她说完便转身走到门口准备出去,可门才刚刚开一点,易佳明忽然跳下床,跟上来从后面将她抱住:“明珠,我们跳舞!”

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裤子也脱掉,只剩一条裤衩在身,宋明珠几乎能感觉到他光溜溜的身体。

她被他抱住挣不开,而此时开了一半的门,被从外面推开,向怀远出现在门口。他表情冰冷,道:“你们声音能小点吗?吵到我休息了!”

宋明珠顾不得想五星酒店隔音这么差?隔了一间房都能吵到他?

因她已经被易佳明揽住脖子向后拖了两三米,她怕外面有人经过,看到半裸的易佳明,赶紧朝门口挥挥手道:“快关门!”

向怀远倒真配合地关了门,不过他人却也进了来。

易佳明将宋明珠拖进房中央,放倒在地,趴在她上方,在她脸上啪嗒了一口,不等她反应过来,又已经跨过她跳上床。

宋明珠被折腾地晕晕乎乎,半响没爬起来。

易佳明这回是直接撒疯一般,在床上又蹦又跳。五星酒店的大床弹性不错,他现在直接从跳舞改为了蹦床,有时一个用力过猛,脑袋都差点顶到了天花板。

宋明珠看得心惊胆战,生怕他一个不小心,直接给撞成脑残。也顾不得向怀远插手靠在进门处墙边,冷脸一副看戏的表情。

“经理,你赶紧停下来,别跳了,危险!”她朝易佳明大叫。

易佳明似乎是听到她的话,当真不再跳,只是站在床上左右摇摆,然后忽然弯身把身上仅有的那条裤衩也脱了下来。

宋明珠大惊失色,爬起来想上前阻止他,但还是迟了一步。易佳明不仅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掉了裤子,还直接往她面前丢过来,一丢一个准,硬生生挂在了她头上。

宋明珠抓狂地扯下那条男士内裤丢得老远,而床上的易佳明已经光着身子再次左右摇摆,嘴里还大声叫唤着:“明珠,看!大象——大象——”

宋明珠崩溃地捂住眼睛: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她慌慌张张转身,从指缝里见到向怀远仍旧事不关己地靠在墙上,不免气急败坏地大叫:“别再看了,你就不能帮个手?”

向怀远冷笑一声,这才不紧不慢走过来,越过她走到床边,伸手一把将易佳明扯倒在床上,又用被子把他一裹,顺手抄起床边一瓶矿泉水浇在他脸上。

易佳明打了个激灵,双眼迷茫地看了看面前,怔了半响,然后眼一阖头一歪,竟是又睡了过去。

“好了。”向怀远淡淡道。

宋明珠松开手,小心翼翼转身,确定自己不用再看到损害她幼小心灵的场面,才重重舒了口气,站直了身体。

“谢谢啊!”她干干道。

向怀远冷笑一声:“你这位上司醉酒的方式真是特别。”

宋明珠随口道:“我以前也没见过,可能今天是真喝多了。”她顿了顿,“已经没事了,我在这里看着他就成。”

易佳明这副鬼样子,她想回家也不放心。罢了又拿出手机拨了家里的号码:“妈,我今晚有点事不回……”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走过来的向怀远忽然夺去了手机挂掉,他冷着脸道:“你能照看得了?”

宋明珠想着易佳明刚刚那让她无力应对的奇葩行为,估摸着确实照看不了。

虽然向怀远的质疑没错,但她也没其他办法,摊摊手道:“他这样子我不可能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有个人看着总比没人看好,至少能保证他别从窗户跳下去。”

向怀远冷笑了一声:“你看着他做什么?看他给你表演大象?”

他对她说话向来毒舌刻薄,宋明珠被噎了一下,一时竟然不知该说什么反驳。不等她说话,向怀远又道,“你俩在屋子里动静大地吵得人都睡不了觉,你该干嘛干嘛去。我跟这酒店熟悉,叫服务员拿点解酒药上来照顾他。”

宋明珠不放心地朝床上看了一眼。

向怀远不耐道:“你赶紧走,有点公德心,别吵人睡觉好吗?”

宋明珠低声反诘:“又不是我吵的。”

向怀远嗤了一声:“没有你在这儿跟他演双簧,易佳明也吵不起来。”

她什么时候演双簧了?不过宋明珠想想他说的也是,易佳明就是个人来疯,要是没人在这里,估计他真会老实点。

她撇撇嘴:“那你交代服务生靠谱点,我可不想明天收到我们经理缺胳膊少腿的消息。”

向怀远讥诮一笑:“放心,他这样子最多是酒精中毒,成个脑残儿童。”

宋明珠听他这样说易佳明,有些不满道:“你损我就行,损他干什么?他又没得罪你!”

向怀远冷哼了一声:“就这么护着?”

宋明珠不想和他做口舌之争,反正争了也胜不了,想了想拿起包出了门。

只是刚刚打开门,便迎上外面站着的陈翠。她脸上的表情似乎很错愕,目光越过宋明珠到后面的来人,蹙眉问:“阿远,你怎么在这里?”

向怀远淡淡回:“刚刚在电梯里看到易经理醉得很厉害,所以过来看看。”

陈翠似乎松了口气:“哦,我还以为……”

宋明珠道:“向总,我们易经理麻烦你叫一下服务生,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匆匆离去。

待宋明珠消失在电梯里,犹站在门口的陈翠才沉下脸道:“阿远,你还在想着跟这个女人有瓜葛吗?”

“没有。”

“阿远,你多大年龄我就认识了你多少年,你心里想什么我比谁都了解?你不用骗我。”

向怀远勾了勾唇,轻笑道:“我没骗你,是你想多了。”

说罢,迈步朝自己房间走去。

陈翠在他身后稍稍提高了声音:“宋明珠有什么好?以前就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富二代,现在更是什么都不是,为什么过了三年了你还没忘掉她?”

她声音里压抑着显而易见的愤怒和不甘,但是向怀远似乎浑然不觉。他低声笑了笑,云淡风轻道:“你说的没错,她确实一无是处,而我……”他顿了顿,“也早就把她忘了。”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