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易佳明撞到墙壁,摸了摸鼻子:“必须没事。”

说完又笔直转个了身,朝走廊上走去。宋明珠不放心地跟紧他,扶住他的手臂:“经理,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不对劲啊?”

易佳明停下来,转头瞥了她一眼:“你真这么觉得?”

宋明珠对上他涣散的目光:“比珍珠还真。”

易佳明点点头:“我也觉得是,你去开个房间,把我送上去让我睡会儿。”

他舌头依旧利落,只是话还没落音,人已经歪歪扭扭软倒在地上。

宋明珠吓了一跳,拉着他的手去拍他的脸,唤他:“经理!经理!”

易佳明双眼紧闭,嘴唇翕张,呼吸深沉,完全一副醉倒的模样,没有任何反应。

宋明珠用力吸了口气,将他扶起来,半扛半拖着到前台开房。所幸她早不是什么弱质女流,拖着个一米八的汉子,虽然很是吃力,但一路到前台开房,再拖到电梯里,还算顺利。

只是电梯门打开,却发觉里面站着两个人。

不等宋明珠从愣神中回过神,被她扶着的易佳明又醉醺醺地有了知觉,自己踉跄着往电梯里踏去。这个时候的宋明珠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扶着易佳明,免得他在电梯里摔个狗□□,尤其是在自己的故人面前。

易佳明完全没有睁开眼睛,趴在宋明珠肩膀上开始胡言乱语:“明……明珠,你放心……你……你是我的人,我……我绝对不会让人碰你一根汗毛,那个郭总就是个傻逼,想放倒我,下辈子吧!”

他浑身酒气弥漫在电梯里,向怀远稍稍挪开步子,让两人靠在电梯里面。

陈翠皱了皱眉,道:“阿远,我们等下班电梯吧!”

向怀远面无表情地道:“无所谓,忍个几秒钟就到。”他按下电梯楼层,微微转头,讥诮地朝一身狼狈的宋明珠看去,“几楼?”

宋明珠勉强空出一只手,看了下房卡,发觉楼层跟他一样,便朝他讪讪笑了笑。

向怀远冷冷勾了勾唇角,转过身面无表情地对着电梯门。

电梯门阖上,变成一个狭□□仄的空间,里面的四个人除了易佳明,都不动声色,各怀心思。

酒店的电梯四面都是镜子,让人无所遁形,宋明珠抬起头就看到镜子里的向怀远和陈翠。这两人衣着精致靓丽,一看就是活得光鲜的那类人群。而她此时此刻头发凌乱,衣服也不成形,额头因为易佳明而在淌汗,扶着醉醺醺的一个大男人勉强靠在电梯墙才能站稳,狼狈的简直不忍直视。

他有些羞耻地低下头,不想再面对镜子里她和他们的那种鲜明对比。她如此努力生活,不愿意因为这两人的出现,蓦地发觉自己原来这么悲惨。

其实这两年来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悲惨。但是现实偶尔实在是有些残忍。

好在层楼就在七楼,电梯很快到达。向怀远和陈翠,并肩先出门,并没有多留给电梯里狼狈的人任何眼神。

宋明珠也不想他们看她。在后面拖着易佳明气喘吁吁走出电梯,只是还才刚刚站稳,易佳明忽然用力往她身上一扑,她本来力气就快耗尽,被他这一弄,两人直接倒在地上。

幸而酒店地上都是厚厚的地毯,摔的倒不至于很疼,只是发出一声闷闷的响动,让走廊里的两人回头看过来。

易佳明压着宋明珠,嘴里含含糊糊道:“谁他妈想动老子的人,先喝趴了我再说,老子夜店小王子,千杯不倒,不想活的就放马过来!”

宋明珠被她压得气都快喘不过来,抬头便对上向怀远皱着眉头的脸,以及那冷淡鄙夷的眼神。很显然他丝毫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只是看笑话般讥诮地笑了一声,又转身往前走。

宋明珠抓狂地捶了下地板,又用力敲了一下身上易佳明的脑袋,压低声音吼道:“经理,你赶紧给我起来!”

易佳明大约是将她的身体当做床垫,趴在她身上闭眼一脸舒服地沉睡了几秒,被她敲了一下,才睁开眼睛。那混沌的眼神,忽然好像清明,一个骨碌爬起来,拿过她手里握着的房卡,挺直着身板,脚步利索地大步往前走去。

宋明珠蓬乱着个脑袋,坐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前方那半点都不像喝醉的人,奔溃道:“什么情况?”

等她跟上去来到门口,易佳明已经刷卡进了房间。

她余光处是两个身影,下意识转头,看到向怀远和陈翠就站在隔壁的隔壁房门口。

向怀远面无表情看着她,神色莫辨,眼里却依旧是那她见过多次的讥诮。陈翠精致完美的脸,像是精雕细琢的蜡像一般,看不出任何情绪。

不得不说,这两人还真是绝配。宋明珠皮笑肉不笑地朝两人呵呵两声,在面前门被关上之前,迅速钻了进去。

等宋明珠寻声在卫生间找到易佳明,这货画风再次突变,一团乱泥一样趴在地上,旁边地板上被他吐了一圈,香飘十里的酸爽味道,差点直接将宋明珠熏出卫生间。

她屏住呼吸手忙脚乱地把易佳明拖起来,可这家伙像个千斤顶一样,还是软趴趴的千斤顶,东倒西歪,只弯不折。

宋明珠好不容易把他拖离开秽物旁,他倒好嘴巴里咕噜咕噜两声,又吐出了一大滩。宋明珠晚上吃的那点饭差点跟他一块吐出来,但忍了忍又咽了下去。

好不容易她才把易佳明弄脏的上衣脱掉,将他用热水清理干净,拖到床上扔好,那光着膀子的醉鬼,倒是很安逸地趴在床上很快就呼呼大睡过去。

宋明珠捂着鼻子把人家五星级酒店的地板清理干净,又从盥洗池里将易佳明那间脏兮兮的衬衣拿起,捏着两根手指准备洗干净,却不料那衣服不知何时已经被易佳明撕烂了好几块,哪里还能穿?

她只得揉成一团丢进了厕所垃圾桶。

等宋明珠弄完这一切,已经累得像条狗一样气喘吁吁。

她喝了口水,想着是不是打完收工回家,但见床上躺着人事不知的人,想着他醒来连件穿的衣服都没有也不是个事儿,只得拿了钱包,去了酒店附近的超市。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