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宋明珠的倒追生涯正式开启。

在连续几个星期到向怀远公司楼下等他下班,约他吃饭失败后。宋明珠决定曲线救国,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谋私利。

因为向怀远负责宝木新楼盘的创意案。以私人的名义约不到向怀远,宋明珠就用宝木地产执行董事的身份约他,没办法约他到外面的餐厅酒吧,就约他到自己的办公室。

向怀远到底只是个打工仔,客户有约,即使明知道宋明珠另有目的,但也不可能拒绝。

宋明珠虽然上班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她老爹的公司做的是地产,最不缺的就是房子,所以她这个不干活的执行董事,还是有一间专属的办公室的。

说是办公室,不如说是宋明珠在公司的私人小天地,一个小套间,被她装修得花里胡哨,衣橱鞋柜应有尽有,甚至还有酒柜和家庭影院。

向怀远第一次进到这个所谓的办公室时,眉头皱成一个大大的川字。他工作两年,也算见过不少土豪富二代,但是像宋明珠这种被宠成如此穷奢极欲的女孩,大概还是头一回见着。

宋明珠对他惊愕的反应浑然不觉,还颇有些得意地问他自己的办公室漂不漂亮。

向怀远讪笑两声。

因为是约谈工作,宋明珠也要装模作样地听一听向怀远讲讲创意的事。而向怀远虽然知道无论他讲的有多认真,这个坐在办公桌后,从头到尾一脸花痴状的女孩根本就一个字不会听,但是他还是要一个专业人员的素养,认真地跟她讨论。

许多年后,宋明珠再想起这一幕,几乎可以设身处地地想象出向怀远是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能忍住一掌pia飞她这个傻逼的冲动。

当然,这就是有钱人的好处,即使向怀远多么不情愿和这个草包富二代有任何瓜葛,但是只要她以工作名义邀请他去她的办公室,向怀远就没有理由拒绝。

不过宋明珠追男人的计划,也确实不算有多大的进展。向怀远和她永远只谈公事,只要一谈到私事,他就冷着张脸缄口不言。

宋明珠见过他和别的客户谈话,总是温文尔雅面带笑意。唯独当着她的面,谈工作时面无表情,不谈工作更是冷若冰霜。

当时的宋明珠虽然缺心眼,但也看得出向怀远对她的态度,是一种再明显不过的拒绝方式。然而,或许宋明珠真的是太过顺风顺水,他越拒绝,她就越对他欲罢不能。

也或者,她是真的迷上了这个男人。以至于每次听他面无表情地和她谈工作,她都觉得心旷神怡。

当然,宋明珠虽然草包,但靠着仅有的一点天赋和商业知识,也足以了解向怀远是一个才华横溢能力卓绝的男人。于是她就更迷恋他了。向怀远与她多年未实现的少女幻想完美重合。他就是她幻想中的男人。

一个一无所有但英俊有才努力拼搏向上的年轻男人,和一个不爱富二代独爱贫寒男人的千金小姐。这简直就是偶像剧的标配,结局想当然就是两人经过重重艰难,多年后贫寒男子功成名就,两人终成眷属。

她甚至将向怀远对她的拒绝,脑补成是因为他自尊自卑,所以不愿与一个富二代女孩交往。因为在宋明珠看来,她有钱貌美性格真善美,从小到大就没人不喜欢她。向怀远怎么可能不喜欢她,这根本就不科学。

多年之后,宋明珠再想起当年的自己,时常都有恨不得穿越回去,将那个傻逼的女孩一棒子敲醒,告诉她一个事实:向怀远是真不喜欢你,也是真的瞧不起你。

宋明珠对向怀远的纠缠,从头一年的夏末,不知不觉就持续到了第二天的仲春。向怀远依然对她冷淡疏离,除了工作上无法避免的交集,私人时间从不慷慨地分给宋明珠一丝半点。

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宋明珠见证了向怀远在美欣日渐冒头,因为几个经手的大创意案子,反响极佳。向怀远在广告圈也有了些薄名。

这个时候他才二十五岁,但已经可以看得到必然会出人头地的苗头。

宋明珠无比坚定地认定了自己选对了人。而向怀远也无比坚定地对她的追求无动于衷。

宋明珠有几个关系亲密的狐朋狗友,也是从小一起玩大的发小,都是跟她一样不知人间疾苦的富二代。

她倒追一个来自农村的普通白领男人的轶事,很快传遍了这帮朋友圈。在将近一年还未得手后,这帮朋友都一致认为非常不可思议。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向怀远作为一个凤凰男,对高攀宋明珠这样的顶级白富美,心中难免有自卑感,没有任何信心,也害怕被别人说图女人钱。

宋明珠对狐朋狗友跟自己所想一致的这个结论表示很满意,大手一挥,要求集思广益,帮她想策略。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老话不是说说而已,宋明珠这样的草包富二代,能一路玩下来的,无论从三观到智商,自然跟她都是不分伯仲。

几个朋友一合计,说向怀远这种农村考入城市的凤凰男,多半思想传统,生米煮成熟饭最有用。

宋明珠抱了抱胸口:“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万一人家不认,我这岂不是有点吃亏?”

狐朋之一戳了下她脑袋:“你傻啊?谁让你真跟她来真的?找人把他灌醉,往酒店房间一抬。你什么都不用做,就脱了衣服等他第二天醒来。到时他看到你们既成事实,哪里还会记得什么自卑,马上就会对你负责。”

宋明珠眼睛一亮,觉得这骚主意靠谱。

要灌醉向怀远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宋明珠发小们家的公司,有好几个都是美欣的客户,随便让两个朋友,安排一个工作饭局,约向怀远出来,他也不会多想就会答应。

在广告圈混了近三年,向怀远酒量自然不会太差,但是客户有备而来故意灌他,那场饭局,他到底还是喝趴下。

向怀远不知道这是一个手段拙劣的圈套,他喝得人事不知,本想打车回家,但是对方公司体贴地给他在吃饭的酒店开了房间让他休息,他自然没多想就跟人上了楼。

向怀远被人送进了宋明珠的房间,但他什么都不知道。他酒品甚好,喝醉之后,就只会呼呼大睡,不说话也不闹事。

当宋明珠看到趴在床上闭眼睡得人事不知的男人,有那么一刹那,她觉得自己这种行为很恶劣。

向怀远不是富二代,没有任何背景,在这座城市独自打拼,但只要他们这些有钱人稍稍动动手脚,他就只能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消失殆尽,因为她发觉,原来醉酒后的向怀远也是如此迷人。他的睫毛又黑又长,密密的一层覆盖在眼下,让他看起来少了白日里面对她时的那份冷漠。他双颊因为酒意而嫣红,让他的轮廓看起来柔和了几分。嘴唇微微翕张,像是在等待一个吻。

宋明珠忽然心跳得很厉害,她抿了抿嘴,终于凑上前,轻轻地含住向怀远的嘴唇。他的唇温热而柔软,几乎将宋明珠那颗极速跳动的心顷刻融化。

这不是她的初吻,但比起十六岁和初恋男友蠢蠢欲动的尝试,这个轻描淡写的吻,却有种让人置身于惊涛骇浪中一般。兴奋而刺激。

向怀远不是一吻就醒的睡美人,他只是一个醉得人事不知的男人,所以宋明珠恋恋不舍地在他唇上留恋许久,他也没有醒过来。

宋明珠还脱了她的衣服,双手发抖,小心翼翼,但是眼睛却一直停在他身上。她将他上下看了个遍,甚至猥琐地摸了他。

有那么一刻,她希望这个生米煮熟饭是真的。但是向怀远一点动静都没有,她也怕他真被她弄醒之后,会头也不回离开。

所以,宋明珠只是脱光了自己,安安静静躺在他身边。

向怀远醒过来是在第二天清晨。

宿醉的头疼,让他一时有些恍惚,直到看到睡在他旁边的宋明珠,才目光清明,微微怔了怔,眉头皱起:“怎么是你?”

宋明珠故意露出□□的肩膀,不要脸地照着事先排演好的台词道:“怎么?吃了就不想认账?”

向怀远沉默地从被子里出来,他身上衣服昨晚已经被宋明珠脱光,四散在床下,看起来像经过了一场引人遐想的战役。

他淡定地将衣服一一捡起来,从从容容穿好,仿佛对后面那道直直看着他的目光浑然不觉。

宋明珠自然不满意他的沉默,坐起身道:“向怀远,你什么意思?你都把我给睡了,还要逃避吗?”

向怀远忽然用力扔下手中的领带,转身怒目看向她,吼道:“宋明珠!你他妈觉得很好玩是不是?”

宋明珠被他这模样吓了一跳,向怀远再如何对他冷眼冷脸,也从来没用过这副面孔。她顿时有点哆哆嗦嗦道:“你什么意思?你要不愿意负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也是我自愿的。不过你生气做什么?又不是你吃亏!”

向怀远额头青筋暴露,红着眼睛指着她道:“我跟没跟你睡我自己清楚,要玩这种小把戏,你也先问问男人喝得烂醉会不会硬得起来!”他捡起地上宋明珠的内衣,往她头上扔去,“你要乱睡去找别的男人,别他妈跟你那些狐朋狗友联合起来玩我,我没那个闲工夫奉陪。”

说完,怒气冲冲摔门而出。

宋明珠从头上将内衣拿下来,悻悻地嘟囔:“有那么生气么?”

不过她也知道这回是真搞砸了,也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向怀远似乎真的不喜欢她。

宋明珠再不知矜持为何物,在经过这么一闹之后,也没脸短时间里再去对向怀远死缠烂打。

然而她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她对向怀远的喜欢,比她想象的更加深厚浓烈。她忘不了他,脑子里总是他。

宋明珠觉得自己失恋了,真正意义上的一场失恋。

她从来没有过如此想念一个人,想念亲吻向怀远的感觉,他成为她春梦的唯一男主角。

宋明珠体会到一种从未体会的失魂落魄,整天和安慰她的狐朋狗友醉生梦死,就这样浑浑噩噩过完了她大学的最后两个月。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