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明珠,你怎么才回来?”宋明珠匆匆回到办公室,迎面就撞上易佳明,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怎么回事?脸色怪怪的跟撞鬼一样!”

宋明珠讪讪道:“没事啊。”

易佳明不以为意地挥挥手,又随口问:“你笔记做得如何?”

宋明珠道:“还行,就是有时候讲得有些快,没记下来,不过你放心,我录了音,再整理整理就行。”

易佳明见她坐回到办公桌,准备开电脑时,赶紧拉住她:“这都几点了,下午再整理,赶紧和我一起去跟向怀远吃饭,估计人家都已经要到餐厅了。”

宋明珠如临大敌:“老板不是让你代他请向总吃饭么?我去干什么?”

易佳明道:“你是我助理,当然要跟我一起去。再说了我和向怀远都是男人,孤男寡男的吃饭有什么意思,我又不搞基。”

旁边的苗苗正在喝水,差点一口气呛了出来,凑过头笑道:“明珠,你就跟经理一起去吧,机会难得哦,向怀远可是美欣集团全球最年轻的合伙人,三十岁都不到,绝对的青年才俊。再说两个大帅哥一起吃饭,实在太容易令人遐想。经理都已经被人怀疑过性取向,可别再让他被人误会了!”说罢,又问易佳明,“对了经理,你确定是直的吧?”

易佳明瞪了她一眼:“赶紧去食堂吃饭把嘴巴堵上,刚刚培训提问你就已经很没边了,信不信我扣你工资?”

苗苗吐吐舌头,拿了包一溜烟跑了。

宋明珠仍旧心存侥幸,捂着肚子道:“总监,那个……我昨天吃坏了点东西,今天肚子都还不舒服,吃不下饭。”

易佳明道:“正好,待会我让人给你上碗山药粥养养胃。”

宋明珠哭丧着脸:“真的一定要去?”

易佳明点头:“不就是吃顿饭么?之前跟客户吃饭你不是挺积极么?说什么有免费餐不吃白不吃,今天怎么就这么不情愿?”说着,他眉头一皱,目光在她身上上下一扫,“难不成有什么隐情?”

宋明珠还没回答,他又贱兮兮低声问:“大姨妈来了?不想动?”

宋明珠扶额:“经理,我真的就是没胃口。”

易佳明摆摆手:“好了好了,别说废话,赶紧走,别让客人等急了。你要真没胃口,我们吃饭你就喝点粥。”

宋明珠知道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跟上他。

预定的餐厅就在公司所在大厦隔壁,环境优雅的精品菜馆,两人姗姗来迟到了包厢,向怀远果然已经先到。

易佳明一进们就笑着寒暄:“向总您好,不好意思刚有些工作要做,来晚了一点,让你久等了。”

向怀远站起身与他握手,挑挑眉:“易经理客气了,我也才刚刚到。”

易佳明拉了拉身后的宋明珠:“介绍一下,这是我助理宋明珠。”

向怀远伸出手:“宋小姐幸会。”

“向总,您好。”宋明珠僵硬地与他握手。

那掌心里的温度,曾经她非常熟悉,但如今却全然陌生。

向怀远目光落在她僵硬的脸上,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很快就松开她的手,慢条斯理回到座位坐好。

易佳明作为尽地主之谊的代理地主,意思性地点了两个菜,将菜单交给向怀远:“向总看喜欢吃什么?我怕点的您不爱吃。”

向怀远接过菜单,又笑着递给宋明珠:“有女士在场,当然是女士说了算。”

易佳明拦住他的动作:“你点就好,明珠今天肚子不舒服吃不了东西,是被我强行拉来的,待会儿让服务员给上一盅养胃的山药粥就好。”

宋明珠有种打烂牙齿往肚里吞的感觉。

向怀远似笑非笑看向她:“是吗?莫非是在易经理手下工作太辛苦?”

易佳明大笑:“我也是个打工的,怎么可能剥削下属,要怪就怪我们陈总,恨不得把我们这些打工的每一滴血汗都榨干净。”

向怀远听了他的话,脸色闪过一次不易觉察的冷意,但立刻又恢复那种社交场上无懈可击的微笑:“我看过易经理经手的广告案,放在我们美欣也肯定是教科书般的例子。怎么会屈尊待在陈总的公司这么几年?”

易佳明不以为然,笑道:“另*头不做凤尾嘛,我要是去你们美欣,岂不是永远都会活在你这种大神的阴影下。”罢了,又道,“再说我们公司是小了点,但有一群可爱的同事,所以舍不得走。”

说完,还意有所指地看了眼一直低头不说话的宋明珠。

向怀远也去看她:“向总有宋小姐这种兢兢业业的助理,确实运气不错。”

易佳明得意地挑挑眉,揽了揽宋明珠的肩:“那是当然,我们家明珠真是没得说,工作认真脾气好,简直深得我心。”

宋明珠早就习惯他这种动手动脚的洋派作风,但是在向怀远面前,她总觉得还是有些不自在,怕他以为自己搞什么办公室潜规则,丢人就丢大发了。

不过话说回来,她在向怀远心里的形象,估计再丢人点也没什么差别,反正就是没有任何形象,只有厌恶和鄙夷。

于是宋明珠干脆就弃疗了,还和易佳明友爱地互动了一下。

向怀远勾了勾唇角,只是笑容并未达眼底,又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冷不丁道:“我从前认识一个女孩子,长得很像宋小姐,不过性格跟宋小姐却完全不同。”

易佳明好奇:“是吗?那女孩是什么样的?”

向怀远拿起面前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道:“是一个很骄纵的富家小姐,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会。”

云淡风气的语气,却是赤果果的讥诮。宋明珠放在桌下的手,不由自主用力握了握。

易佳明啧了一声,笑道:“我还以为向总是要说一段风花雪月,原来是吐槽,然后烘托我们明珠的好。”说着,戳了戳宋明珠,“被向总夸奖,也别太骄傲。”

骄傲你妹!他哪里是在夸她了?宋明珠稍稍抬头,给了易佳明一个哔了狗的白眼。

易佳明浑然不觉她心中的愤懑,以为她只是在害羞,哈哈大笑。

一顿午饭,宋明珠吃得食不知味。实际上她那一盅白花花的山药粥,确实也没有什么味道。桌上是两个男人点的六七道菜,菜品精致,色香味俱全,尤其是向怀远点的那几道,全都是宋明珠的大爱,而且还是许久都没吃过的。

对比着自己寡淡的山药粥,宋明珠仿佛再次经历一回人生低谷。

最可恶是两个男人,老老实实吃饭,谈点广告圈里的秘辛也就罢了,偏偏谁都不谈专业领域里的东西,反倒是饶有兴致地谈论今日的菜品。宋明珠并不记得向怀远对美食有什么爱好,从前两人一起吃饭,她要挑三拣四他就会不耐烦,他自己都说过食物果腹就好,路边快餐和法国大餐对他没什么区别。

但是今天,他却说得头头是道,尤其是他那带有磁性的男中音,不紧不慢地聊这些,娓娓道来,让宋明珠有种在听“舌尖上的中国”的感觉。

她被引得食指大动,却只能悲愤地喝完一盅山药粥,暗叹人生艰难。

她放下被喝干净的粥碗时,向怀远正慢条斯理地在剥虾,边将白嫩的虾肉蘸酱,边淡淡瞥了她一眼道:“宋小姐吃饱了吗?要不要再让服务员上一碗粥?”

“不用了。”宋明珠目光从他筷子下移开,淡淡回道。

易佳明瞥了她一眼道:“没事,等你好点,晚上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谢谢经理。”宋明珠皮笑肉不笑呵呵两声。

度日如年的午餐超过一个小时才结束,宋明珠终于松了口气,默默跟着易佳明,在餐厅门口送向怀远。

来接他的车子是一辆黑色的辉腾,宋明珠觉得这车有些眼熟,从驾驶室下车的司机更加眼熟。

胖乎乎的司机匆匆走到三人面前,有点不好意思道:“向先生,刚刚路上塞车,久等了”

向怀远笑着道:“没有,正好吃饭多聊了会儿,也是才出来。”

司机嘿嘿笑着点头,目光落在易佳明后面的宋明珠身上,咦了一声:“你不是昨晚的那位小姐吗?”

易佳明莫名其妙地去看宋明珠。而宋明珠听他这样说也才恍然大悟对司机的熟悉感从而何来,原来正是昨晚溅了他一身水,但专程下车看她情况的那位司机大叔。

她笑了笑点头道:“昨晚是你啊?”

昨晚小姐!昨晚是你!

善于各种脑补的易佳明同学,看了看地中海的中年司机,又转头看向宋明珠,清了清嗓子,阴测测低声问:“明珠,你昨晚背着我干了什么?”

宋明珠无语地白了他一眼。

那司机看到宋明珠有些高兴,朝向怀远道:“向先生,昨晚就是这位小姐被我们车子溅了一身水,还特别客气什么都没说。”

易佳明夸张地松了口气。

宋明珠却是想,女人的直觉真是可怕,昨晚在公交上看到这辆黑色车子后座的男人,虽然只有轮廓辨不清到底模样,但却莫名有些不安,原来竟是向怀远。

向怀远听了司机的话,做出有些意外的模样,挑眉看向宋明珠,似笑非笑道:“昨晚天色那么黑,不知道是宋小姐,那真是不好意思。”

宋明珠心道,这男人可真是做戏高手,明明就是在幸灾乐祸,偏偏让人觉得是诚恳的客气。

易佳明皱了皱眉,有点不悦问:“明珠,你昨晚几点走的?”

宋明珠还未回答,向怀远替她作了答:“昨晚我们经过这里差不多十点了吧,宋小姐那时才下班么?可真是拼命三娘。”

易佳明炸起:“什么?你十点才走?我不是说过不要加班太晚么?你家住得那么远,太晚回家很不安全的知不知道?”

宋明珠讪讪笑道:“九点半九点半。”

向怀远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跟两人挥手再见,慢条斯理走回了车内。车子启动前,他将窗户滑下来,朝路边送别的两人道:“易经理,宋小姐。今天谢谢你们的款待,改日你们来江城,我一定亲自招待你们。”

易佳明嘿嘿笑道:“向总肯屈尊来我们公司讲座,我要代表全公司谢谢你。还希望我们的招待没有让你觉得怠慢,不然我们陈总怪罪下来,我这个经理也不好过。”

两人虚以委蛇地笑了笑,向怀远又勾唇看了眼宋明珠,车窗终于慢慢滑上,车子很快驶入车流,绝尘而去。

易佳明本来堆着笑的脸,垮了下来,翻了个白眼道:“什么广告圈大神,不就是个假惺惺的家伙么!”

宋明珠斜眼看他,嘿嘿笑了笑:“你不是也挺假的么。”

易佳明道:“我这是生活所迫。”

宋明珠嘴角抽了抽,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向怀远假惺惺你这都看得出来?”

易佳明得意地指了指自己眼睛:“我可是火眼金睛,什么样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哪跟你们花痴女人一样,以貌取人,估计咱公司上下都以为向怀远是什么谦谦君子呢。”

宋明珠道:“经理英明。那你用你的火眼金睛看看我是什么样的人?”

易佳明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翻个大白眼,一字一句道:“大、傻、叉!”说罢,又皱了皱眉,似是随口问道,“刚刚吃饭的时候,你一直怪怪的,话也不说,头也没抬几次。到底怎么回事?你和向怀远认识?”

宋明珠忙不迭摇头:“不认识。”说完发觉自己否认得太快,有欲盖弥彰的嫌疑,连忙补救道,“确切的说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毕竟作为一只广告狗,不会有人不认识向怀远。”

易佳明嗤了一声,摸着下巴道:“既然不认识怎么那么不自然,难不成看是因为见他长得帅,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了?”

宋明珠道:“怎么可能?我每天面对你这种绝世美男子洗眼睛,早就对帅哥免疫了。”

易佳明得意地笑开:“这还差不多,冲你这句话,晚上我请你吃饭。”

易美男是个一听赞美就飞上天的虚荣孩子,宋明珠总算是有惊无险打发了他那危险的好奇和八卦之心。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