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宋明珠早上匆匆赶到公司,办公室几个同事,正在叽叽喳喳进行日常晨聊。

宋明珠在一家中等规模广告公司供职,职位是创意部经理助理。薪水不算高,加班时间多,总之实在算不上一份太好工作。她虽然在大学的是美术设计,但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朝一日进入这个苦逼的行业。

只是当时初来这座城市,正值人生低谷,急需养家糊口,却因为没有工作经验,求职屡屡不顺,好不容易才靠着一点美术功底找到份工作,自然是万分珍惜。

三年间,她从文员做到经理助理,虽然还不能自己单独负责广告案,但也算是一只有几分资历的广告狗。

宋明珠还没坐好,旁边办公位的小美女苗苗就凑过来,笑眯眯道:“明珠,告诉你一个重磅消息!”

宋明珠不以为意:“什么消息?”

苗苗道:“有一位大帅哥要莅临我们公司给我们进行培训讲座。”

宋明珠随口问:“什么帅哥?”

苗苗一脸高深莫测:“那可是我们广告圈的大牛人,没有哪只广告狗不知道他。”

这话倒是引起了宋明珠的好奇,正要继续问。一个声音打断两人的对话:“明珠,你来一下我办公室。”

“经理早啊!”苗苗吐了吐舌头,悄悄朝宋明珠眨眨眼,在自己座位坐好。

宋明珠跟着她的直属上司易佳明进办公室,将门带上,问:“经理,有什么事?”

易佳明在办公桌后的椅子坐好,拿出一面镜子,左右照了照,又用手摸了摸头发,抬头笑嘻嘻问:“我这新发型怎么样?”说着又嘚瑟道,“昨晚花了两千块剪的。”

易佳明是海龟,还是只自恋骚包的海龟。右裤袋常备小镜子,左裤袋常备小梳子,全身上下不是普拉达就是lv,臭美程度每天都会亮出一个新高度。

不过宋明珠虽然对他的骚包不苟同,但鉴于当初是他将自己招进公司,算是对自己又大恩大德。再加上也共事近三年,宋明珠对易佳明的风格早就习惯。

她认真地看了看他价值两千块的新发型,确定和昨天白天没有肉眼能分辨出来的区别,清了清嗓子,犹疑试探问道:“真的花了两千?”

易佳明点头:“当然,那发型师可是要提前一个月预约的。”

宋明珠站直身体,好整以暇道:“那个……经理,你这个发型我其实也会剪的,你下次直接找我得了,我就收你两百。”

“去去去!”易佳明挥挥手,“你懂什么!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宋明珠笑道:“哎呦,总监你中文水平越来越高了!”

易佳明有些得意:“那是。”罢了,又挑挑眉,“叫你进来是跟你说待会培训的事。本来我对这种讲座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是老板说那位大牛能来公司讲座,千载难逢,让我们每个人都不能缺席,每个部门还得上交培训笔记,这件事就交给你。”

宋明珠道:“到底什么大牛?怎么都没提前说。”

易佳明翻了个不以为意的白眼:“你管他什么大牛!我也是今早才收到消息,说是那人在这里出差,临时答应下来的一场培训。咱老板自己人都还在外地,让我全权负责接待,中午还得请人吃饭。”

宋明珠道:“行,我去准备,保管待会认真听讲,交一份让老板满意的培训笔记上去。”

易佳明却不以为然:“两个小时培训能训出个什么!老板就是喜欢搞形式主义。”说罢,又挥挥手,“算了算了,谁让我们是打工的,按老板说的做就是。”

公司上下一百来人,一间最大的会议室正好坐满。

宋明珠找了个靠前的位置坐好,打开笔记本电脑放在面前,以方便做笔记。

她正打开新文档的时候,会议室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旁边的苗苗捅了捅她,压低声音道:“来了来了!”

宋明珠从电脑频幕后抬起头,但在看到那跟着董秘走进台上的男人后,脑子忽然懵了两秒,在回神之前,人已经重新低下了头,再也没抬起来。

她的心脏先是忘了跳动,然后又像是失控一般猛跳了起来。

董秘站在台上介绍的声音响起:“各位同事早上好,今天我们很荣幸请来了美欣集团大中华区副总兼高级合伙人向怀远先生,也是我们广告圈大名鼎鼎的大神,来给我们进行一堂培训,大家欢迎!”

热烈的掌声伴随着窃窃私语响起。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向大神,空降他们小公司培训,一众广告圈小透明们,简直兴奋得不要不要的。

女人们:我靠!这么年轻这么有才还这么帅,芳心已乱肿莫破?

男人们:我靠!这么年轻这么有才还这么帅,还让不让他们这些广告*丝活了?

向怀远站在讲台上,淡淡扫视了一下台下的黑压压的人,待掌声落毕。他面带微笑,慢条斯理地开口:“大家好,我是向怀远。刚刚李秘书所说的广告圈大神这个称谓,实在是不敢当。我跟大家一样,都是普普通通的广告人。今天站在这里,谈不上什么培训,只是难得在美欣之外,见到这么多同行,所以和大家随便聊聊。”

他说了很长一段,谦虚有礼,但又隐隐能听到言语间的自信和那么一点点恃才傲物。

宋明珠手指放在键盘上,一个字都没敲下。

苗苗悄悄用手肘捅了捅她:“明珠,我没说错吧,是不是很帅?你有没有听过,向怀远可是我们广告圈第一帅。”

宋明珠低声呵呵笑了笑,算是回应。

向怀远长得帅么?当然帅,不然她当年也不会对他一见钟情,毕竟人都是视觉动物。不过她刚刚只看了他一眼就慌忙低头,根本还没来得及看清广告圈第一帅当今到底是什么模样,有没有和三年前有什么不同?

虽然向怀远说的是随便聊聊,但是他轻描淡写的演讲中,不仅能听到他对广告创意的独到见解,对广告市场发展趋势的点评也让人茅塞顿开。底下百来号人,包括人事行政都听得入迷,仿佛因为这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就能忽然顿悟升天。

只有宋明珠一个人如坐针毡,他说了什么,多是左耳进右耳出,说好的培训记录,作得也是乱七八糟,心脏一直跳得厉害,十八度的空调房里,她的额头却微微冒出了细密的汗。

演讲完毕后是例行提问。

难得见到行业内响当当的人物,提问的人络绎不绝,开始还是专业性的东西,到了后来一些年轻女孩子,越来越过分,直接开问感情和*。

向怀远一直面带微笑,再刁钻奇葩的问题,都轻飘飘化解,回答的游刃有余又不失风度风趣。到了最后一个问题,宋明珠旁边的苗苗终于抢到机会,她兴冲冲站起来,开玩笑问:“向总,您刚刚说您的私人感情保密,那我就假设您是单身了,那您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这样的您喜欢吗?”

向怀远抿嘴轻笑:“像这位小姐一样热情主动的女孩子,我觉得更适合做朋友。”

宋明珠心中咯噔一下,那种久违多时的羞耻感又浮了上来,像是给了自己当头一棒。

苗苗听到向怀远的答案大笑,拍了拍旁边的宋明珠:“那你一定喜欢她这样。”

旁边的同事哈哈大笑,宋明珠恨不得踹这口无遮拦的姑娘一脚,却又不敢抬头去看向怀远的反应,只希望他没有认出低着头的她。

向怀远笑着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苗苗道:“不主动不热情埋头苦干拼命三娘。”

“哦?”向怀远拖着长长的尾音挑挑眉,却没有后话。

苗苗也是开玩笑,根本不等他继续的回答,就在起哄中坐下,又坏笑着戳了戳宋明珠的腰。

宋明珠气得咬牙切齿,在桌下踢了她一脚。

苗苗低声道:“我就是开个玩笑别在意啊!再说了你一直低着头埋头打字,人家向大神估计都没看着你正脸,你有什么好害羞的。”

宋明珠担心她越扯越没边,只得不理她,假装认真整理笔记。

培训结束,同事们鱼贯外出回办公室。苗苗起身见宋明珠还坐在位子上不动,拉了拉她:“还不走?”

宋明珠稍稍抬头,见台上的向怀远正和董秘并行边聊边往外走,小声道:“我整理一下再走。”

苗苗啧了一声:“真是服了你,要是全公司都跟你一样拼命,估计咱公司早就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占领全宇宙了。你说一个月就拿那点钱,给别人打工,你犯得着吗?”

宋明珠笑道:“我就改改笔记,你还可以说得再夸张点?”

苗苗摇摇头:“行吧,那我先走了。”

待到会议室变得安安静静,已经感觉不到周围有人时。宋明珠才重重舒了口气,将悬了两个小时的小心脏放了下来,保存了文档后将电脑合上。

当她抬起头时,却发觉会议室确实是没了人,只是那门口却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慵慵懒懒靠在门框边,嘴角带着一丝讥诮的笑,朝她这边看过来。

宋明珠猝不及防,一时间怔在原地。

向怀远轻笑了一声,挑眉轻描淡写开口:“不主动不热情埋头苦干拼命三娘?”

刚刚那羞耻感又涌了上来,宋明珠讪讪扯了扯嘴角:“嗨,向怀远,好巧。”

向怀远本来带笑的脸色冷了下来,道:“三年没见,应该算不上太巧。”

宋明珠手忙脚乱拿起笔记本往外走:“我去上班,您请自便。”

只是在与向怀远擦身而过时,却被他拉住,继而又露出那种嘲弄的笑容:“还挺让人意外的,我还以为你会饿死,要不然就找个有钱点的男人嫁了一了百了,没想到你还会自食其力。我是不是该对你刮目相看?”

宋明珠深呼吸了口起气,讪讪道:“向怀远,我知道之前是我们对不起你,但你一个男人也没什么损失,如今更是事业有成的青年才俊。用不着想着报复或者落井下石,因为命运已经替你完成了这一切。也用不着对我一个努力打份工维持生计的女人冷嘲热讽,这有损你的身份和风度。”

向怀远歪头神色莫辨地看着她,缓缓松开手,嘴角勾起一丝似笑非笑,道:“你说得没错,虽然我以前很憎恶你还有你家人,但命运之手还是很公平,风水轮流转,如今我们的身份地位早已经翻转,我当然没必要再落井下石。”

宋明珠道:“谢谢。”

她走了两步,向怀远又在后面云淡风轻开口:“宋明珠,不过你说得其实挺对,还真是挺巧。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会进入广告圈。我们以后想必会有不少见面的机会,这对你对我可不算是个好消息。”

宋明珠淡淡道:“不会的,广告圈这么大,我们又不在同一个城市,你们是4a大公司,我们只是小公司,不存在竞争,没那么容易见面。”

向怀远轻笑一声:“但愿如此。”

宋明珠忍住那强烈的羞辱感,抱着电脑,疾步回了自己办公室。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