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不,不。”齐景焕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睡在圣宁宫,也就是他的寝宫,他连忙掀了被子下床,鞋子都没来的急穿,就要往外面跑。

高和见他家陛下一觉醒来,状似疯癫,连忙上前想要拦住他家陛下,却不想一下子被他家陛下推的踉跄着退了几步,啪嚓一声,身后的花瓶碎了,扑通一声,高和一屁股坐地上去了。

高和此时的第一反应是胸疼,被他家陛下那一巴掌拍的,第二反应是屁股疼,坐花瓶碎渣上去了。

“陛下,您要去哪儿啊,穿上鞋啊,当心着凉。”

齐景焕本是失了理智,可是他登基多年,对身边事物的敏感性非于常人,眼前的圣宁宫虽是圣宁宫,可摆设明显的不一样,还有那坐在地上皱着脸揉屁股的高和也明显的年轻了许多,还有,他明明记得,明明记得自己死了,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他觉得头有些隐隐作痛,抬起手,准备揉头,却发现,自己的手也不一样了。

他走到铜镜前看向镜子里面的人,倒吸了口气,镜子里面的人是自己,又不是自己,准确的说,是年轻时候的自己,他微微诧异了一下,转过脸,又恢复了他惯有的冷静。

他坐回床上,也没穿衣服,就那么大马金刀的坐在床上,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高和。

高和被他盯得发毛,他在陛下身边伺候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陛下几时像现在这般可怕,就像是不认识自己一般。

“高和。”

“奴才在。”

“过来,打朕一巴掌。”

“陛下,奴才罪该万死,奴才罪该万死啊。”

高和总算是确定了他家陛下是真的魔怔了,堂堂一个御前总管太监,像现在这般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跪在地上求饶,最重要的是这总管太监伺候的皇帝陛下赤着脚穿着亵衣坐在床边上,啧啧,这场面,怎么看怎么怪异。

齐景焕皱了皱眉道;“闭嘴,谅你也不敢打朕。”

“奴才不敢,给奴才十个胆子奴才也不敢啊。”

高和此时是真正的欲哭无泪了,什么叫谅自己也不敢打他啊,自己什么时候要打他了,不是他要自己打的吗?

“那你打自己一巴掌,狠狠的打。”

那坐于床上的皇帝大爷又发话了,这会高和倒是没有犹豫,这抽皇帝巴掌他不敢,抽自己巴掌可是一点都不手软,最好能把自己抽晕过去才好呢,他抽了一巴掌,就抬起另一只手准备再抽,却被齐景焕止住了。

“停,疼吗?”

皇帝陛下一脸认真的问道,高和眼角抽了抽,实话道;“疼。”

“哪儿疼?”

“奴才脸疼,胸口疼,屁股也疼。”

高和一脸委屈状,却见坐在脸前的年轻帝王轻扯嘴角,再然后,便是愉悦的笑了起来。

自己好歹伺候了陛下一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自己疼,陛下这么开心。

“朕不是在做梦,朕没死。”

高和刚爬起来,听到这话,一个踉跄,差点又摔倒在地。

“陛下,您当然不是在做梦,快要早朝了,您快些更衣吧。”

齐景焕以超强的接收能力接受了自己还没死的这个事实,心情愉悦的道;“高和,那你说,今年是启化几年。”

“回陛下,今年是启化元年。”

“你说对了,朕要赏你,赏你什么好呢?”

高和此时已经彻底不知说什么好了。

“陛下,奴才不要赏,您更衣吧。”

高和见他一点更衣的意思都没有,便苦口婆心的劝道。

“胡说,怎能不赏,你说,你想要什么。”

“奴才想要块和田玉扳指。”

管他什么东西,先胡扯一个让眼前的活祖宗穿上衣服才是最重要的。

“行,让他们去库房里取来给你。”

高和见他总算消停些了,连忙挥手让候在外面的宫人进来伺候。

“碧彤。”

“奴婢在。”

“沈幼安呢?”

齐景焕见没有沈幼安,心下一慌,以往早起都有沈幼安的,今日怎会没有,难不成

想到这里,他霍的一下站起来。

碧彤见他面色不善,以为他又要罚沈幼安,连忙跪下道;“陛下,沈司寝今日病了,下不来床,并非有意不来当值,还望陛下恕罪。”

“病了。”

齐景焕在脑海里回想着启化元年的事,发现想不起来这一年沈幼安有过什么大病,也是,宫人生病,即便是请假也不会太长。

“怎么会病了,严重吗?”

碧彤愣了一下道;“回陛下,只是偶感风寒。”

“高和,派太医过去看看。”

这下不仅碧彤要愣了,所有人都愣了,沈幼安往日也病过,只是陛下从来都只是不闻不问,哪像今日,特地问了一遭,还要派太医过去瞧瞧。

齐景焕才不管他们的想法,更衣后,便去上朝了,其实他此时更想做的是直接到沈幼安那里去看看她好不好,只是他不能,眼下若是贸然前去,必会吓坏了她,还有,他自己也要好好的消化一下这个事情,毕竟这件事太诡异了,死了的人,怎么会又活了过来呢?

齐景焕下朝之后便一直呆在圣宁宫中,他至今忘不了那一天,她将簪子插入自己的脖子里,鲜血顺着她的手往下流,染红了她的衣裙,他那时候才知道她对自己有多狠,甚至于没有给自己留有一丝余地,他到时,她已经将半截簪子插入自己的脖子中,只余了半截在外面,然后她还不让自己靠近,自己靠近一步她便要将簪子从脖子里□□。

自己只能在离她三步之外听她一桩桩,一件件的细数那些年来自己对她的那些不好,原来她都记得,一件都没有忘,他也是那时候才知道,这个女人,她不仅自私,她还心胸狭隘,那样一件件的小事她居然都还记得,他爱上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他想呵斥她闭嘴,却发现根本无从开口,因为她说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事实,他故意折磨她是事实,算计她也是事实。

她死前说再也不想见他,可是怎能不见,他即便是再恨她,可也抵不过他爱她,她死后他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大错特错,即便她自私又怎么样,即便她心胸狭隘又怎么样,她爱慕虚荣又怎么样,他是皇帝,是天子,她想要的一切,他都能给她,为什么要采取那么极端的方法呢?

她说要让他后悔他所做的一切,她确实做到了,她杀死了自己,杀死了他最爱的女人,多么可笑。

想到这里他对着铜镜里的自己道;“齐景焕,这次的机会,是老天爷给你的,她就算是自私你也要宠着,爱慕虚荣你就给她最好的,她心胸狭隘你就对她好,不让她记着你一点的不好。”

齐景焕对着铜镜哼了哼,道;“朕对你那么好,看你还找什么理由自杀。”

他心情愉悦的坐到榻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一旁的扶手,若不是顾忌着他那点子帝王威严,只怕都要哼起歌谣来了。

“高和。”

“奴才在。”

“沈幼安呢?”

“回陛下,沈司寝今日病了。”

在第十次问道这个问题之后,返老还童的皇帝陛下终于怒了,他记得这个时候的沈幼安是怕他的,只要他一个命令,即便是她在病中也会忍着痛爬起来伺候,他相信他问了这么多遍,高和绝对派人去催了,现在都还没来,那只能说明沈幼安真的病了,而且病的很严重。

年轻的帝王发脾气总是会比年老的帝王发脾气更加的雷声大些,所以他踹翻了脚边的一个矮凳,顺便打翻了手边的一个瓷瓶后,向伺候在圣宁宫的宫人们展示,他真的怒了。

“林昭容好大的胆子,谁给她的胆子敢动御前的人。”

他好歹也是活过一辈子的人了,自然不会信那碧彤什么偶感风寒的鬼话,他一问,高和自然是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发生在圣宁宫里的事情他自然知道,从前不说,不过是皇上不问罢了。

此时皇帝陛下很生气,就开始没事找事,时隔几十年了,皇帝陛下自然不记得彼时是他自己的纵容害得沈幼安被他的那些妃子们刁难,甚至好些事情都是他有意为之,即便是记得,他也不会承认的,他发誓要宠媳妇的,这种混账事,怎么会是他一个宠媳妇的人做出来的呢?对吧。

他先是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林昭容的背景,发现林昭容是出自城阳侯府,此时,他才刚刚登基,城阳侯府在朝中的势力也不小,虽然他并不惧城阳侯府的势力,只是这般贸然的去动一个有背景的妃子委实不妥,虽然他很想为媳妇报仇,可是报仇这种事还真就急不得。

年轻的帝王想了一番还真就没想到城阳侯府或是林昭容本身犯了什么大错,若真有什么错,也不过是罚了个御前女官罢了,起身转了个圈,然后又重新坐回榻上恶狠狠的道;“林昭容是吧?朕记住你了。”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