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救馨儿性命要紧,你这么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司徒天甩开二夫人。

此时司徒馨已经被救了上来,一身泥浆面目污浊,全没了之前的高高在上娇美如花的模样,在吐了不少污水之后,脸色苍白,身子如筛糠一般抖个不停。

“爹爹……”司徒馨看见司徒天,声音娇弱喊了一声,眸光凄楚望着司徒天,看上去分外可怜。

“没事就好。”司徒天看了看司徒馨略显虚弱的模样对着身后的丫鬟们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将三小姐抬回去?”

贴身伺候司徒馨的几个丫鬟闻言赶紧上前去搀扶司徒馨,司徒馨在丫鬟的帮助下站了起来,浑身瑟瑟发抖,眼中却是有着一抹怨恨闪过。

“爹爹,你要给馨儿做主啊。”司徒馨扑通一声跪在了司徒天的面前,哀哀凄凄的道:“女儿听说姐姐被燕王拒婚投池自尽,好心前来劝慰,谁知姐姐竟狠心将馨儿推入池中,若不是馨儿命大,此时爹爹看到的恐怕是馨儿的尸体了,呜呜……”

司徒馨抱住司徒天的腿,一张原本便是苍白的小脸儿如今再加上不停滚落的泪珠,看起来分外狼狈凄楚,我见犹怜。

“老爷,你看,馨儿都说是玉儿推她入池的了,你一定要给馨儿做主哇,如此歹毒的心肠如何配做咱们司徒府的女儿。”二夫人也是寻到了机会,跑过去抱住司徒馨,抬起头对着司徒天哭道。

司徒玉嘴角微撇,这母女二人一个比一个狠,明摆着要治她于死地了,看向司徒天道:“爹爹,玉儿问心无愧,如何处置你看着办吧。”

双臂环于胸前,司徒玉依旧是身姿慵懒的看戏,若是司徒天认为是她将司徒馨推入河中的,她也无话可说,毫无亲情可言的将军府她不留也罢。

司徒天面色微微冷凝,朝着莲花池内看了看,随即看向司徒馨,眸光微冷:“你说是玉儿将你推下池的可有证人证明?”

凉亭上,除了徐徐而过的春风,此刻竟然寂静无声,都众人看向了司徒玉,都知道这个时候只要是有证人能够证明是司徒玉推司徒馨下河的话,那么今日这个声名狼藉的将军府嫡出二小姐恐怕便会性命不保。

此时的司徒馨眸光凄楚,小脸苍白,一身粉色的锦缎衣裙也已辨不出本来颜色,虽然显得极其狼狈,却紧紧地包裹着曼妙的身姿。

而司徒玉则是闲适淡然的坐在石凳之上,自始至终她都未曾从石凳上起身,身子慵懒的倚在栏杆上,目光淡漠的看着众人,漫不经心的样子似是对自己已经岌岌可危的劣势毫不在意般。

“老爷,春香和秋翠二人可以作证。”二夫人见众人都沉默不语,现场气氛有些凝结,急忙开口说道。

“你们二人作证吗?”司徒天双眼凌厉的射向春香与秋翠。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