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第二天,凤临早朝回府。她刚一踏进府门,芙掬从远处匆匆的跑过来,他先是对凤临行了一礼。这才开口道:“王爷,紫苏公子醒了。”

芙掬并不喜欢紫苏,可是凤临对紫苏的态度太过暧昧,这让他不敢造次,于是在凤临面前,他便称呼他为紫苏公子。

芙掬心里有一些嫉妒,毕竟紫苏再美,也不过是一个妓子而已。凭什么他能够得到凤临的关注。甚至让她请自己的侧君为他疗伤。而自己呢?芙掬心里越发苦涩,他侍候凤临这么多年,甚至把自己的心也给了她,可是在她眼里自己不过只是一个奴才而已。

“醒了?”凤临声音不由得提高几分。今天早朝过后,女皇又旧事从提,问她夫侍找得怎么样了。凤临虽然含糊其辞的岔开话题,可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她需要找一个夫侍,一个愿意陪她做戏的夫侍。而她心中的最佳人选,非紫苏莫属。

芙掬在前引路,凤临跟在其后。不过片刻,她就随着芙掬来到落云院内。

芙掬在前,将沉重的木门推来,然后他便躬身让到一边,请凤临进去。

凤临也不迟疑,撩起还未来得及换下的朝服衣摆,踏了进去。在她进去的同时,她的声音传到芙掬耳里,“本王和他有事要谈,你便退了吧。”

芙掬怔了怔,随后恭敬的回答:“是。”

凤临走进房内,里间被一扇四开屏风遮住,只能隐约看见里面的场景。

紫苏入墨般的长发肆意披散,长及腰臀。他坐在床上,从凤临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他如玉般的脸颊。他脸上的伤还没有好,几道红痕很是破坏美感。不过,他的脸部轮廓很美。犹如雕工手中的雕像一般,每一处都美到极致。他身穿月白色的内衫,内衫系带松散,精致的锁骨显露出来。

这女尊国中的男子生得如同女子般柔美,可是这紫苏即便在月初云那样的美人面前也毫不逊色,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紫苏比凤临在现代时见过的所有女子都更加美丽。特别是凤临曾在梦中见过的那双不屈的眸子。更是为其平添几分傲然的风情。

那目光让人有一种错觉,仿佛他不是低低在下的男妓,而是一个和你对等的人。

“不知王爷还要看多久?”大概是凤临打量的目光太过直接,紫苏终于忍不住扭过头盯着她问道。

凤临没有一点儿被人发现自己偷窥后的状,她镇定自若的越过屏风,走进里屋。窗户大大敞开着,一束金灿灿的光芒射进房间,刚好落在床上。紫苏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里,少了几分清冷,多了几分活气。

紫苏的话让凤临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她摸了摸鼻子,一步一步走到床边。悠然自得的往床沿一坐,偏头看他道:“你觉得你的容貌值得本王看多久?”

两人现在的距离很近,近到可以在彼此的瞳孔里找到自己。紫苏是骄傲的,他毫不示弱的回视着凤临,启唇道:“王爷有事可以直,又何必拐弯抹角?”

凤临的脸上的笑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加深。这紫苏真的很不简单,虽然凤临不知道他是哪一方的人,不过,她相信她的提议,应该不会被他拒绝。

因为对于那些想要她死的人来,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潜伏在她身边伺机杀掉她的机会。不过反而言之,对她来这也是一个机会,一个顺藤摸瓜,将想害她的人一网打尽的机会。

那么接下来,就看到底谁能笑到最后了。

既然紫苏这么直接,凤临也不再拐弯抹角,她直接开口明来意。“本王想请紫苏公子嫁给本王做夫侍,不知紫苏公子愿不愿意?”

紫苏因凤临的话瞪大双目,他看着凤临,似乎在判断她话里的真伪。毕竟,凤临的话对于他来很不可思议。且不他是一个男妓,门不当户不对。就他是毒害她的嫌疑人,她也不可能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决定来。

凤临的双目锁定在紫苏的脸上,原本她想看看紫苏听到这句话后的反应,如果他会因此而露出破绽那当然最好。可是,她还是低估了紫苏,因为听到她这话,紫苏的面上几乎没有多大变化,只是眼里平添了一些狐疑。仿佛池塘里的鱼,在判定这个饵有没有危险一样。

过了片刻,紫苏扭过身子面对凤临,他的语气里是完全的肯定:“你并不相信我。”

昨天救他出那地牢之时,凤临出的话里分明没有信他。而现在她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自然是想从他身上得到点什么信息。

凤临没有否认,她不喜欢被骗,也不喜欢骗人。所以她没有必要隐瞒。她点了下头,道:“对,我不相信你。所以你可以拒绝。”

大概没有料到凤临会老实的承认,紫苏愣了愣。他把视线从凤临脸上移开,缓慢的垂下头去。墨黑的发丝挡着他的面目,凤临看不清他的神色。 ,

凤临很有耐心,她没有催促紫苏,只是在一旁等他做出决定。

凤临也不清她想得到怎样的结果。不过,如果紫苏在得知她有目的的情况下,仍是愿意嫁给她,那她对他的怀疑只会有增无减。反之,也许她会相信,他只是被赫连雪买来送给她的普通男妓。

“我答应。”过了许久,紫苏掷地有声的道。他的声音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带着一些沙哑,却饱含磁性。

紫苏的回答,在凤临意料之中。她莞尔一笑,那睥睨天下的霸气在无声无息之间显露出来。“既然这样,那么本王便许你侧君之位。准你动用这王府中的一切力量。”

“王爷给我如此大的权利,就不怕我在背后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凤临许下的承诺对天下男人来都绝对是能让人心动的资本,可是紫苏却没有想象中的高兴,他的眸子如水一般清亮,仿佛能一眼看到底。

听闻紫苏的话,凤临绝美的脸上扬起傲然的笑,她从嫣红的唇里慢慢吐出几个字。“除了颠覆这北月王朝和要本王的命,其他任何事情由本王一力承担。”

话虽是这样,可凤临怕只怕,紫苏想要的不是其他,就是这两样。如果真是那样,她也绝对不会心软。第8章做我的夫侍网址:.html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