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对于凤临的笑,凤锦感到十分不满,她回身直视凤临,眼里闪过一片寒光。不过,她心知在这殿上与她闹僵只会惹的女皇不快。她沉沉的吐了几口气,才将心中的怒气压下。待到再开口时,她又恢复到表面亲和的模样。“不知皇妹笑什么?”

凤临摆摆手,看也不看凤锦只是道:“皇姐不必多想,皇妹只是想笑,仅此而已。”

凤临的态度让凤锦更为不满,她的双手在袖中握紧成拳。脸上却笑得更为艳丽。她面朝女皇,道:“不知母皇认为该当如何?”

女皇的目光始终盯着凤临,听闻凤锦的话,她才转醒过来,扫过殿下黑压压的武百官道:“各位爱卿以为如何?”

“陛下,臣以为锦王爷言之有理。东陵国不过是一个国,竟然敢冒犯我国天威,若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只怕他们以后会更加有恃无恐。”这话的是右相吴湘,她是凤锦的人,自然对她马首是瞻。

吴湘的话一完,随之响起一大片的附和声。凤临顺着人声扫过去,全是凤锦一派的。

等凤锦一派声音刚落,左相月华上前两步,作揖道:“陛下,臣以为东陵国国力不弱,若贸然派兵攻打,不仅名不正言不顺,更有可能无功而返。”

月华的话引起一片哗然。和她一样的主合派自然附和。可凤锦一派却持反对意见。一时之间,朝堂上争论四起,久久不绝。

终于,女皇看不下去了,她眉头一凝,怒喝道:“都给朕住嘴。”

女皇的命令谁敢不从,朝臣们立刻便嘘了声。端端正正的站好,垂头等训。

“你们一个个身为朝中重臣,如今却像泼妇一般吵闹不休,成何体统?”女皇顿了顿,接着道:“边关之事,便照临儿得做,加紧防守不得松懈。”

女皇盛怒,谁还敢提意见?即便是凤锦满心不甘,也只能随着一干大臣齐声高呼:“臣等遵旨。”

“可还有本要奏?如果没有就都退了吧。”女皇不再正襟危坐,而是有些慵懒的将身子半靠在龙椅之上,以右手撑起下颚。

殿下片安静,想来是无事可奏。正当凤临庆幸自己蒙混过关时,女皇的一句话让她刚刚落回胸口的心脏又提起来。

“临儿随朕来,朕有事要与你。”

凤临无奈,只得答道:“儿臣遵旨。”

女皇被男侍扶下龙椅,往后堂走去,凤临举步跟在其后。

朝天宫内,女皇挥退一干侍从,将凤临拉到身前。她上上下下把凤临看了一遍,忧心的道:“临儿的毒可全解了,你知不知道母皇有多担心。”

女皇眼里的担忧之色晕染不开。可见她对原主是宠爱至深的。凤临心知越是两人独处,越是容易露出破绽。可是女皇握着她的手,她又不能抽出来。只能十分忐忑的道:“儿臣已无大碍,母皇不必挂心。”

女皇将凤临牵起,走到御椅处坐下。她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临儿坐到朕身边来。”

凤临犹豫着,从原主的记忆里她知道女皇对她宠爱有加。可是要她这般同坐。却不曾有过。难道是有什么寓意?

坐,还是不坐呢?凤临感觉到进退两难。

“儿臣不敢。”凤临道。

“朕要你坐,你坐便是。”女皇又拉了拉她的手腕,将她带到自己的面前。

再推迟只怕会引起怀疑,凤临把心一横,一屁股坐了上去。

见凤临坐好,女皇这才展颜一笑,道:“临儿,朕听你是被一男妓下毒害成这般?他当真如此貌美,让临儿你卸下心防?”

凤临疑惑,这女皇突然提起自己被毒之事到底有何用意。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儿臣确实是中了醉里香之毒,却并未查出下毒者是什么何人。”

“临儿年纪也不了,想母皇当年你这般大的时候,锦儿都有两岁了。”

凤临没有开口,虽然她隐约能猜到女皇将她召来的用意。这句话,分明就是要为她赐婚的前兆。

果不其然,凤临的想法才罢,女皇便道:“临儿如今还只有一位侧君吧?”

“是。”凤临异常艰难的回答。这女皇是闲的没事了吗?已经赐给她一名侧君,如今又来?

“朕也是女人,自然是懂临儿的。朕瞧着礼部尚书的儿子和大将军的三弟都长得如花似玉,才貌过人。和临儿般配的紧。”

“这,临儿不懂母皇的意思?”凤临干脆装傻充愣。这女皇竟然一个不够,还想赐给她两个,她怎么能消受的起。

“母皇想将两子赐于临儿做侧君,临儿以为如何?”女皇丝毫不给凤临装傻的机会,直截了当的道。

真的不如何,凤临在心里。不过,自古皇上的命令便容不得她人违背,即便是自己疼爱至深的儿女也是一样。何况自己还是个冒牌货呢。但是,要让她莫名其妙的接受两个从未见过的人做夫君,她想想都觉得郁闷。

所以她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她起身,跪于女皇脚边,道:“儿臣谨遵母皇旨意。不过,儿臣有一事相求,望母皇准许。”

“你且来看看。”女皇挑了挑精心修剪过的双眉,她没有让凤临起身,只是淡淡的道。 △≧△≧,

“儿臣的夫侍,儿臣想亲自挑选。求母皇恩准。”凤临这话有两个意思,一来,她可以借着没有合适的人选为由拖延时间。二来嘛,即便推辞不了,娶一个自己看得顺眼的,总好过娶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人。

“临儿想自己挑夫侍?”女皇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光芒,不过瞬间,那光芒便掩了下去。她沉思了一会儿,道:“好,朕准了。不过朕只给你三天时间,若你不能找到合适人选,那便只能听朕的。”

三天是短了点,不过总好过没有。凤临垂脑袋,恭敬的磕了个头。“谢母皇。”

“好了,朕也乏了,你退了吧。”女皇对凤临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儿臣告退。”凤临拱手回道。而后飞快的出了朝天宫。

等凤临出了门,一名异常妖娆的男子走进宫殿,他走近女皇,跪在她脚边,低眉顺目的道:“陛下便那样由着她?”

女皇的脸上不复那般慈爱,她用指尖挑起男子的下巴,逗弄着,笑道:“无妨。”第5章争辩网址:.html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