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七十年代是香港报纸最繁荣的时期,巴掌大的香港半岛,竟然同时拥有近70家报纸。经过激烈的竞争和优胜劣汰,香港报纸到1982年只剩下55家,1997年只剩下38家。

按照此时香港的人口与报纸总发行量来计算,差不多每两个半香港人就会购买一份报纸,这个数据在亚洲仅次于日本。

如此多的报纸,如此激烈的媒体竞争,康剑飞手里有一部好的小说,又怎会担心卖不出去?

既然《明报》不要,康剑飞自然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他还有另外两个最佳选择——《东方日报》和《星岛日报》。

在香港,就《明报》、《东方日报》和《星岛日报》这三家报纸的销量最大,你追我赶的轮流坐庄“报纸销量冠军”,每期的销量都有十万份出头。

这段时间《明报》由于卫斯理系列的再度火爆,销量一度突破15万份,让《东方日报》和《星岛日报》大为头疼。康剑飞此时把《寻秦记》送上门去,如果这两家报纸的编辑有眼光的话,应该会如获至宝、大加包装推广。

康剑飞首先去的就是《东方日报》,这家报纸经常自称香港销量第一,此次连续几个月销量被《明报》压着,他们应该最急才是。

《东方日报》看来要比《明报》那边的人机警得多,康剑飞刚开口打听总编室在哪儿,就有个身材瘦小的年轻人过来问:“这位先生找总编有什么事吗?”

康剑飞放出大话道:“我有办法提高《东方日报》的销量,击败压在你们头顶上的《明报》,我想徐总编应该对这件事非常感兴趣。”

那年轻人叫云博,本是《东方日报》的普通记者,见康剑飞鬼鬼祟祟打听总编室的位置才过来问话的。没想到康剑飞语不惊人死不休,居然说能提高《东方日报》的销量,击败他们的死对头《明报》。

云博见康剑飞一脸的自信,似乎不像是作假。他有些拿不准主意,不知道康剑飞究竟是疯子,还是真正的高人。脑子一转,云博小声地对康剑飞说:“三楼靠左走第二个房间就是总编室。”

“多谢了。”康剑飞道。

看着康剑飞上楼去,云博也悄悄地跟上。若是康剑飞跟总编谈得拢,他就“不小心”地透露出是自己把康剑飞带上来的,多少有点引荐的功劳;若康剑飞被当成疯子赶走,他就马上悄悄溜走,当做从来不知道这回事。

《东方日报》的总编辑叫徐季新,50岁出头的模样,比《明报》的总编潘岳生看起来年轻一些。

“我有把握提高《东方日报》的销量。”康剑飞走进总编室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徐季新果然被这等豪言给震雷住了,迟疑地问道:“恕我眼拙,请问你是……”

康剑飞拿出《寻秦记》的稿子,放在他办公桌上说:“徐总编可以先看看这个。”

徐季新现在还没搞清楚康剑飞到底是来干嘛的,稀里糊涂地翻开稿子。开篇的都市情节他并不喜欢,甚至想就此弃掉此书,不过接下来笔锋一转,居然来到了战国时代,徐季新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同样一篇文章,不同的读者看了之后,反应也是不同的。

就好像一本网游小说,五十岁的读者看几段就不想看了,二十岁的读者却看得津津有味,这属于口味问题。

对于《寻秦记》,金镛就看不怎么顺眼,觉得这书笔调太轻佻,而且其肉戏俗不可耐。虽然情节新颖,或许可以卖出不俗的销量,但《明报》已经有了倪框的卫斯理系列,金镛对《寻秦记》便不作考虑了。

而徐季新则是纯以商业的眼光来看《寻秦记》,那么这本书的缺点就可以完全忽略了,许多情节都可圈可点,绝对能够热卖。

一口气看了好几万字,徐季新才把目光从稿子上移开,问康剑飞和胡俊才道:“二位先生怎么称呼?”

康剑飞道:“徐先生客气了,我叫康剑飞,这是我朋友胡俊才。”

徐季新已看出来二人是以康剑飞为主,胡俊才就是一打酱油的,便问康剑飞道:“这本《寻秦记》是康先生的作品?”

康剑飞笑道:“如假包换。”

徐季新开门见山地问:“康先生愿意将这本小说在《东方日报》上连载吗?”

“非常乐意,”康剑飞问道,“就是不知道稿费怎么算?”

徐季新道:“千字50元如何?”

康剑飞笑道:“太低了点吧?”

徐季新摇头说:“不低了,康先生是没有名气的新作者,这种稿件换在《明报》最多千字30元。”

康剑飞迂回辩驳道:“我怎么听说倪框的小说千字500元呢?”

“哈哈,那个稿酬可不能做为标准,”徐季新笑道,“黄玉朗半年前为了办新杂志,借着卫斯理热千金买马骨而已,想靠给倪框超高的稿费来造势,从而把自己的杂志给炒热,所以这千字500元的稿费虚得很。要知道,倪框在《明报》的稿费才千字180元而已。”

徐季新怕康剑飞不懂,又把香港报纸稿件的稿酬情况给他简绍了一下,这番介绍与表舅吴成刚那天说的大不相同。

吴成刚说专栏稿件是千字700元左右,但那只是名家的价码,比如请亦舒来写一篇影评,差不多就是这个数——《明报》最多给千字500元,《东方日报》才会给千字700元。而且必须是专业性和创造性极强的稿件才行,让亦舒随便写一篇杂谈的话,稿费不会超过千字200元。

如果请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来写专栏,稿酬最多千字150元。

至于长篇小说稿件,名家也就千字100元左右,普通小说作家的稿酬只有千字50元——倪框这种逆天货色是例外。

康剑飞听完,沉默了一阵后,突然盯着徐季新问:“徐总编,你觉得《寻秦记》只值千字50元吗?”

徐季新与康剑飞对视一眼,只从对方的眼神中,他便知道康剑飞不是可以随意糊弄的人,松口道:“康先生看来对自己的小说很自信,那就千字80元吧,这已经是知名小说家的价码了。”

康剑飞摇头道:“不够。”

徐季新的脸色冷了下来,说道:“康先生不要得寸进尺,还没有哪个新作者的小说能拿到千字80元稿费的,我已经为你破例了。”

康剑飞仿佛没听到他的话,继续说道:“徐总编,要不我们这样,前七天《寻秦记》的稿费我们按千字50元来算。一周后稿费该多少,我们到时候再说,就以市场反应来做调整。”

徐季新算是听明白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对自己创作的小说抱着极大的信心。这种人是最难打交道的,特别是小说反应良好后,那稿费就更难算了。

徐季新虽然很看好这本小说,但却不想以后因为稿费的事情扯皮,说道:“康先生……”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康剑飞打断他的话,“如今香港卖得最好的小说,就是倪框和温瑞安。这两人的作品,一个在《明报》上发表,一个在《明报晚报》上发表。徐总编为了那区区百十块的稿费,就把一部可以跟倪框和温瑞安一较高低的小说拒之门外?”

好狂妄的家伙!

徐季新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肆无忌惮、狂妄无边的年轻人,居然口口声声说自己可以跟倪框、温瑞安一较高低,这得自我感觉多么良好?

不过,徐季新不得不承认,《寻秦记》很可能大卖。

倪框其实也有在《东方日报》上写小说,不过却不是卫斯理系列,读者的反应并不怎么好,《东方日报》确实需要一部热卖小说来撑版面。

康剑飞拿回《寻秦记》的稿件,说道:“徐总编,我这个条件不过分吧?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我只好把稿件拿去《星岛日报》了。”

“等等!”徐季新立即出声阻止,康剑飞最后一句话击中了他的软肋。《明报》已经够威风了,要是再把这部小说推给《星岛日报》,那《东方日报》就会面临双重压力,他脸上浮出略显虚伪的笑容道,“就这么说定了,第一周稿酬千字50元,第二周按读者反应来调整。”

康剑飞笑道:“很明智的选择。”

徐季新让一个毛头小子给控制了场面,显然心头有些不爽,憋火地问道:“康先生要不要取什么笔名?”

康剑飞挑挑眉:“笔名?‘龙傲天’这个笔名行不行。”

徐季新念了两遍,点头道:“不错,龙傲天这个笔名很棒,好记又有霸气。”

康剑飞狂汗,说道:“直接署名康剑飞吧,徐总编要是喜欢龙傲天这个笔名,我就免费送你了。”

胡俊才跟着康剑飞从《东方日报》的大楼出来,仿佛像做梦一般,瞪大了眼睛看着康剑飞说:“阿飞,你真成作家了?”

康剑飞点头道:“算是吧。”

胡俊才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他跟康剑飞从小就认识,又一起偷渡过海到香港。他都还处在温饱线上,康剑飞不仅获得了大导演王天霖的赏识,转眼居然又成了作家,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

看着康剑飞到街边招手叫出租车的背影,胡俊才就联想起那座主席挥手的雕像,康剑飞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瞬间高大威猛起来。

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原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