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大姐儿,咱好聚好散,求求你下车吧。”

两名警察已经是哀求的语气,回去给她证明清白是不可能的事情,死也不能啊。

薄冰保持原来的姿势,一副沉思的样子,突然动了一下身体,狡猾地一笑:“好,下车。”

“你同意下车了?”

开车的憨脸警察有些不敢相信。

“是,我同意下车,不过不是我下,是你下。”薄冰抬起头,透过后视镜,笑眯眯地看着对方先喜后惊的表情。

两名警察一个车外,一个车内,表情一塌,外面的警察哭丧着脸,看着薄冰道:“大姐儿,你不能这样,做人要厚道。”

“哦,敢情你们,把我劫来,又把我抛在半道上是厚道。”薄冰反唇相讥。

只是,黎家的人做事都这么闹剧吗?

薄冰的目光斜了下面的警察一眼,他刚才是跟谁通电话?把她劫持出来又是什么意思?

“有问题找领导,你可以打电话请示一下嘛,反正……我不下车,你想怎么着,就怎么吧。”薄冰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大姐儿,这可是警车。”憨脸警察好心地提醒。

“没事儿,坦克、飞机我也能开。”看着两名警察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薄冰开心地吹起口哨。

跟她斗,这两小子嫩了点。

眼角余光开始悄悄地打量二人一番。

两人的看年龄都不会超过二十五,体格有着北方人高大魁梧特征,肤色黝黑,眼神坚定,眉宇间有一股凛然正气,面容憨厚,质子里透着一股纯朴,一看就是……

薄冰笑了笑,突然开口,“哎,当兵,说,你们属那个部队。”

那站在车外面的警察下意识似的,张口就道:“我们是陆军野战部……”

“嘟……”

刚说到一半,话就被尖锐的车笛声打断,那警察猛地哆嗦一下,心有余悸地看着薄冰。

这话平时说顺口的,别人一问就直接报上家门,幸好前面开车的警察及时响喇叭,让他及时刹住了车,无比感激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

“大姐儿,你差点害死我。”

这个女人心眼儿真多,一个小心就差点着了她的道。

薄冰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警察都敢装了,脸儿也都露了,你们还怕人家找上门不成?”

现在可以肯定,他们不是黎家派来的人,黎家虽然不单纯的商人,但也没有跟政治扯上关系,所以手下绝不会是现役中的士兵。

两人瞅着薄冰一副吃定他们的模样,交换了一下眼神,就见站在外面的警察极不甘愿地摸出手机,避开薄冰走到一边拔能电话。

隔得太远,薄冰听不到,却清楚地看到对方的表情和动作,只见他面色涨红,头低得要勾到地上的动作,不用想也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正在大发雷霆,唇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很快,电话打完,那名警察小步跑回来,咬咬嘴唇,对前头的警察道:“大华,头儿让我们走。”

大华面上一喜,拇指朝薄冰一指:“那她怎么办,她还赖在车上呢,怎么走?头儿有说怎么处她理吗?大同。”

被唤作大同的警察,瞬间看向薄冰,露出一个怨妇般的眼神,不甘不愿地道:“头儿的意思我们下车步行,让她开车走。”

“什么?”

大华马上傻了眼,不甘心道:“头是不是……大同,你是不是听错了。”本想说头是不是吃错药,想起头儿的脾气,赶紧了改口。

大同的理解能力却没有这么好,没想到那一层,以为大华是瞧不起自己,马上青筋暴起,冲着大华吼一声:“混蛋,那是军令,我能听错吗?”

军令?

薄冰眼中露出一丝狡黠笑容,板着脸儿道:“不是我说,你们有什么话下车讨论,别耽误我的时间,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大华和大同面面相觑,时间宝贵还跟他们耗那么长时间,出神的瞬间,两人只感觉到眼前一晃,原本坐在后排的女子就出现在副驾驶坐上,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大同突然伸手掐了一下大华。

啊……

大华惨叫一声,吼道:“你掐我干什么。”

大同不好意思地讪讪笑道:“大华,我不是在做梦吧。她是怎么过去驾驶座的,真神了。”一脸佩服地看着薄冰。

薄冰咬咬唇,突然把头凑到大华耳边。

大华只闻到一阵淡雅的馨香袭来,腰间也似被什么东西顶着,耳边响起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我刀子的功夫也了得,再不下车,我让你切身体验一把。”

大华受过训练,不用眼睛看也知道顶着自己的什么。

面向薄情,笑嘻嘻地道:“大姐儿,我下车就是,你别冲动,别冲动。”打开车门,十分自觉地跳下车。

关上车门的一瞬间,当看到薄冰手上的水性笔时,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一脸哭丧地道:“大姐儿,不带你这么坑人的。”居然用一支笔就打败他,若别人知道他还有脸见人的。

“两位,拜拜咯!”

薄冰吹了一个诱惑的飞吻过去,发动引擎,疾驰而去,眨眼消失在山道上。

留下两个哭丧着脸的大男人面面相觑,好半晌后,大同赶紧掏出手机:“头儿,人走了,车没了,你是不是该派辆车来接一接我们。”

“我在你们后面。”

低沉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大华面上一惊。

赶紧转过身,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从不远缓缓驶过来,就像一头黑狼在匍匐前行。

看到车,大华、大同心里一喜,正想跑过去时,越野车却突然加快速度,飞一样从他们身边掠过。

两人还没回过神,手机里头传来一声冷笑,男人阴鸷、低沉、威严、霸气的声音响起:“任务没完成还想坐我的车,坐11路车吧。”

大华、大同的表情,瞬间比死了亲爹还难看,所谓的11路车,其实就是他们的两条腿,从这里到有车搭的公路,起码有二三十里地,他们得走到什么时候啊!

天哪!

——※※※——

薄冰开着警车,直奔到市医院,跳下车,直接冲向黎千秋的病房,一脚踹开房门。

砰!

熟睡中的黎千秋,突然从梦中惊醒,一睁开眼,就看到薄冰似笑非笑的阴冷面孔。

“薄冰,你想干什么?”

黎千秋一脸紧张地看着薄冰,这个女人可不是良善之辈,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出现。

薄冰阴阴地冷笑两声,咬牙切齿地道:“你不是说是我把你打成重伤,不仅全公司的人知道,而且林晓雨已经通知了你们黎家,黎家的人不会放过我,反正我也要死了,何必白白担罪名,不如来个——罪有应得。”

伸出手,准确地掐在黎千秋颈项上。

正要用力时,薄冰听到一阵急速的脚步声,隐隐看到拔枪的动作。

------题外话------

15273386028送了1朵鲜花

公子无恨送了5朵鲜花

柳赋言送了5朵鲜花

阳光带来的温暖书童送了5朵鲜花

清影自怜书送了510朵鲜花

谢谢姑娘们送的鲜花。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