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总有些章节不是为了更新而更新。

黑狗蹲在陈二狗身边,温顺如小猫,这只狗撵过野猪,追过豹子,也咬过黑瞎子,下嘴比狼还狠,惟独见着陈二狗没半点凶悍气焰,村子里都说这是三十年前那只守山狗跟母狼产下的崽子后代,陈二狗抽着旱烟,吞云吐雾,烟雾缭绕把那小土堆衬托得像《西游记》中必有妖孽出现的险地。

“去。”陈二狗重重吸了一口,然后狠狠吐出,沉声道。

年轻女人松了口气,道:“如果你是担心他参军了会对家庭造成经济负担,没有必要,因为有不错的津贴,既然我敢提出来要人,就肯定不会随便把他放到一般的地方性部队混日子,那叫暴殄天物。”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背景,会让富贵去哪个军区那支部队?你的联系方式是什么?出了事情我怎么能在第一时间找到你?”陈二狗一口气说道,斤斤计较得像个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小媳妇。年轻女人显然有点无法适应这种交流方式,太唐突,太冒昧,对她来说不得不算件新鲜事,她不动声色地盯着陈二狗,像是盯着那头将近5oo斤的野猪。

但她身旁的司机却紧紧皱起眉头,他是个军人,不欣赏这个叫陈二狗的这种表达方式,扭捏,不够爽快,这根本就是一件对这个贫苦家庭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倒成了像他们在放低身架有求于人。

“我懂你的意思了,确实不容易。”

她像是想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深深望了眼陈二狗的背影,那个完全谈不上深邃或者健硕的背影,只有一点点小人物挣扎时候牵扯出来的无奈,她承诺道:“我不算什么你心中猜测的**,父亲只是名中级军官,母亲下岗待业,但我会把富贵带到沈阳军区,第39军的第116机步师,让他接受最好的训练。说到底我是个军人后代,乐于见到一个优秀军人的脱颖而出,所以这不是施舍,不需要你回报。”

“这个恩,我会报。”

陈二狗站起身,说这句话的嗓音不大,他凝视着眼前这个还不知道姓名的女人,从她眼中看不出半点城府,这是一件怪事,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有个乡长的儿子,说话行事总透着股阴阳怪气,陈二狗把那种气质理解为城府。

她叹了口气,望着那张倔强的脸庞,道:“我今天住村子里,明天我就带人走。”

说完,她便和沉默寡言的男人离开。

陈二狗继续蹲下,抽着旱烟,这杆烟是他爷爷留下唯一有那么点用处的玩意,记得母亲以前说过那个老头有几本线订版老书,不过死的时候按照老人的叮嘱一把烧了,陈二狗从没见过奶奶,父亲也没有,母亲也从不说这个,陈二狗从几个村里的老不死嘴中得知个大概,他父亲是个不争气的上门女婿,还顺带着个糟老头,生下他后就拍拍**跑了,跟电视里某些个上山下乡的知情一个德行,这样的卑贱人生是不值得去揣测的,陈二狗说不恨是自欺欺人,小时候他曾摔过那个镜框,那一次,是坚强的母亲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他面前流泪,眼眶微微泛红的陈二狗歪头吐了一口痰,朝天骂道:“狗娘养的老天爷。”

“妈听到会不高兴的,别骂老天爷,爷爷也是这么说的。”

傻大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陈二狗身旁,蹲在他身边,傻笑着,二十多年如一日。

“我就骂,咋的,有本事打雷劈我啊。”陈二狗耍赖道。

大个子叹了口气,出奇地沉默起来。

“说定了,你明天走。”陈二狗开口打破沉默。

傻大个摇摇头。

陈二狗猛然站起身,涌起一股苦涩怒意,大声骂道:“你个傻犊子,不走?不走你能干什么?你要一辈子窝在这里被人当作傻子?!就对着那群真正的蠢驴笑?每天对着巴掌大一样的村子?”看着默不作声也不憨笑的富贵,陈二狗却是越愤怒,“你脑子比我好,打猎比我好,揍人比我狠,身体比我好,你丫什么都比我好,凭什么要什么都把好东西让给我?!书让我读,好衣服让我穿,同一张牛皮做成的靰鞡鞋,凭什么我穿脊骨处的你却是尾巴根的?连吃肉都是我吃大块的,妈偏心,我做儿子的,不好说,也不敢说,你就不能放个响屁?好,现在让你出去,你又不肯,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傻大个挤出一个笑脸,轻声道:“妈身子不好,我出去,你就走不开。”

陈二狗气得脸色青,一把丢下烟杆,道:“你就不知道替你自己想一次?!你就非得让我亏欠你一辈子?”

大个子富贵小跑去捡起烟杆,捧在怀里,继续蹲着,不去看陈二狗那张几乎狰狞的脸庞,许久缓缓道:“你不欠我,谁都可以欠我,就你不欠我。二狗子,爷爷走了,我不护着你和妈,谁来做这事?这事做着我每天睡觉都香,啃大葱都香,心安。”

陈二狗蹲下来,咬着嘴唇。

“二狗子,谁说你没我这木头疙瘩聪明,爷爷早说过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所有人都觉得爷爷他老人家生前每天都醉熏熏,可我知道他其实比谁都清醒,你那个时候还小,有些事情看不透,所以你别怨恨他老人家,他是真惦念着你。”傻大个富贵轻声道,抚摸着那根老人揣了一辈子的烟枪,嘴角带着笑意,只是这种笑,这个村子里的人注定一辈子都看不到。他那个一毛钱和一块钱的游戏玩了十几年,所有人都觉得他傻,那些人何曾想到这个傻子只是在逗着他们年复一年去玩一个很弱智的游戏呢,一般人都觉得容不得陈家被外人占一丝便宜的陈二狗是个狠人,但这个从不言语的傻子,似乎要更狠。

陈二狗印象中,他该叫爷爷的人是个喜欢边喝酒边哼京剧的糟老头,他以前总听不懂,等可以听懂了,也没机会再听了。

大个子凝视着手中的烟杆,呢喃道:“爷爷他不让我说,妈也不让说,但我觉得该让你知道,你知道爷爷最后一年是躺在床上熬过去的,死于大年初一,那一年爷爷有多痛,你还小,不清楚,他身上几乎已经没肉了,翻个身都会冒冷汗,知道为什么要熬到初一吗,因为爷爷说他81岁死的话下辈子自己会很好过,但对子孙不利,所以他硬是撑到了大年初一,死的时候是82岁,他葬的地方也是他自己选的,我跟着他老人家走遍了大山,最后才选到那块土坡,二狗子,知道吗,那风水根本就是把入葬的人来生往死煞里推,却恰好对你有福,这都是爷爷生前算好了的。记得爷爷站在那里,喝了口酒对我说,‘富贵,浮生这孩子不会怨我把地方选远了吧,他是个不喜欢麻烦的孩子,身体也弱,碰上清明这种风寒时节,走远路不好’。”

陈二狗,陈浮生,分明是两个极端。

村子里的人哪知道陈家老人对浮生两个字寄予的意义,他们只觉得二狗叫着顺口听着舒服罢了。

这个让村子里不少人恨到牙痒痒的混账二狗子蹲着,把头埋进膝盖,让人看不清表情。

其实比谁聪明的傻子富贵把烟枪轻轻放到陈二狗身边,起身,看到一直站在不远处的那个年轻女人,咧开嘴笑了笑,然后走进屋子。

她望着那个土堆上微微颤抖的背影,眼神迷离。

然后她听到了知道一辈子都无法遗忘的声音,这是一段她从未听闻的京剧腔调,带着哽咽和颤抖,从一个男人嘴中唱出:“**紫禁城,永乐大钟,千古鸣。十三陵大前门,香山红透,枫叶林……”

哀而不伤,月洒昆仑。

她熟悉京剧,知道这是花旦唱腔,她不是没见识过男人能把女声唱得炉火纯青,但都当不得“绝唱”两个字。

拿起烟杆起身,再转身,原本应该称作陈浮生的陈二狗仿佛没有看到这个女人,擦肩而过。她没有说话,只是跟着这个神情肃穆到近乎古板的男人,她知道他要去哪里,从小到大她就是个习惯被视作聪明绝顶的女人。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着,她告诉自己,只是想看看那个老人家的坟墓到底有多远而已。

——————————

傻子富贵留下,陈二狗走出去。

这似乎就是这对兄弟的命运。

陈二狗背着布囊,里面塞满了母亲帮他准备的东西,有腌肉有棉衣有刚缝制好的布鞋,还有那包陈二狗暂时不知道的25oo块钱,送到村头,陈二狗母亲没有多说话,只是拉着他的手不肯放,傻大个穿着身破旧大棉袄站在一旁呵呵傻笑,陈二狗瞥了眼拖拉机,今天他就是要先坐上它到四十里外的小镇,再转车到一座小城市,然后还需要坐四个多钟头的长途车去哈尔滨,村里有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在那里等他,最后一起去上海打工,说到底无非就是抓个可有可无的壮丁,这种所谓的亲戚就算把陈二狗卖去做鸭都有可能。

年轻女人重新戴上鸭舌帽,她留给陈二狗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个号码,让他有事情就打给她。

这辆北京吉普212率先扬尘而去,陈二狗坐上拖拉机,闭目养神。拖拉机启动后慢腾腾沿着崎岖道路爬行起来,等到陈二狗睁开眼睛,却现富贵和那头黑狗一直在远处跟着他们跑,他猛然站起身,望着那对身影,看着富贵那张再熟悉不过的粗犷脸庞,笑容灿烂到恨不得让世界上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傻子。

陈二狗扯开嗓音吼道:“不准笑!”

傻子富贵果真不笑了,终于停下追逐的步伐,跟着跑了将近二十分钟的他弯下腰大口喘气,那只黑狗同样瞪大眼睛,遥望着主人。

从小到大一直喊“富贵富贵”的陈二狗重新坐下,抹了把眼眶,轻声道:“哥。”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