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消停日子过了没几天,老爷子这些日子没少往外面跑,今天却留在了家里,还没有去书房,而是坐在客厅里看报纸,一副等人的样子。

宁芜当然不会去追问老爷子的事情,仍旧照常跟着陆远到后面院子里打拳。

虽然才开始练习没多久,但宁芜是铁了心要学出个样子来,倒也吃得苦,打起拳来也似模似样的。

陆远是惯常的板着脸,让人看不出他心里的半点情绪。

刚练习没多久,张妈就过来了。

“二小姐,大太太和大小姐来了,老爷子叫您过去一趟。”

宁芜眉毛一挑。

韩璇跟宁玫来了?

宁芜上次在街上和宁玫遇上之后,她还以为宁玫第二天就该找上门来呢,没想到竟然还拖了几天。难不成,前段时间,她都跑到宁家二房告状去了?

只可惜容婇叶这些年越来越不得老爷子的心,她恐怕是不可能为了大房找自己女儿的错处,而跑到宁家老宅来折腾的。

韩璇是宁玫的妈,也就是宁芜的大伯母。在宁芜的印象中,韩璇是一个时时刻刻都表现得十分温婉的女人,而且还长得非常漂亮。以前每一次宁玫找宁芜的麻烦,或是告宁芜的状,韩璇都是替宁芜说好话求情的。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宁芜都十分喜欢韩璇,甚至暗暗神伤为什么自己不是大伯母的女儿?

直到后来她渐渐长大,才发现每当韩璇为自己说一句好话求一次情,宁玫都会受到更多的安抚,而自己,却会受到更多的责难。

那个时候她才明白,原来有时候,软刀子割人,才是最痛,又不用见血的。

韩璇能和宁玫一起来找老爷子,这本就是在宁芜的意料之中。让她比较意外的是,以韩璇的缠功,竟然也没能拉上容婇叶一起。

要知道,虽然容婇叶是宁芜的妈,可她却从来没有站在过宁芜这一边。有容婇叶在场,韩璇告起状来,宁芜只会受到更加严厉的惩罚。

“好的,谢谢张阿姨。”

宁芜冲张妈笑了笑,又跟陆远打了招呼,在陆远点头之后,她才跟着张妈走了。

张妈自觉的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进了屋,宁芜一眼就看见了韩璇那常年忧愁着的一张脸,更对上了宁玫毫不掩饰的愤恨的目光,简直就跟要一口吃了宁芜似的。

“爷爷,我来了。”宁芜微笑着道,“大伯母好,堂姐好。”

老爷子没有出声,韩璇温柔的道:“阿芜刚刚是干什么去了啊?女孩子家家的,还是贤淑一点的好。看这满身的汗,快过来坐下歇歇。”

为了行动方便,宁芜现在穿的是一身无袖运动装,浑身的汗那是遮都不住。

“妈就别管她了,她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连脾气也不得了了。”宁玫冷笑道,“上次我在街上看见她,不过是让她别老在外面乱跑,她就给我顶了回来,让满大街的人看我的笑话。您要是现在管了她只一心为了她好,她心里却指不定在怎么骂你呢!”

韩璇嗔怪的瞪了自己女儿一眼,道:“都是自己姐妹,哪里有你这么说话的?阿芜年纪比你小一岁,你这个做姐姐就该好好照顾照顾她才是。做妹妹的要是一时不听劝,你也不该生气,好好跟她说就是了。阿芜也是好孩子,总会明白你的心意的。”

这一唱一和指桑骂槐的本事,果然是技巧娴熟啊!

老爷子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又皱得紧了点儿。

“大伯母和堂姐先坐。”宁芜微微一笑,仿佛没有听懂她们母女俩说的话,“我这一身汗,熏着大伯母和堂姐就不好了。我去洗一洗换身衣服,再来陪大伯母和堂姐说话。”

韩璇听得一愣,怎么宁芜的反应,跟她脑袋里想的有些不一样?

宁玫虽然也觉得这宁芜跟以前是不太一样了,可她年纪还比较小,就没韩璇那么沉得住气。

“哟,不就是陪着爷爷住了几天,就变得讲究起来了!”宁玫冷嘲热讽的道,“你就是再难看的样儿我们也见过,那时候怎么不见你担心熏着我们?这个时候当着爷爷的面儿倒知道装模作样的,还真不是脸皮薄的人做得出来的!”

宁芜一直微笑着听着,一点反驳的意思也没有。

“够了!”老爷子黑着脸终于忍不住发话来,“宁玫,你刚刚说的话,是我宁家家教教得出来的吗?!你先别说宁芜,先把你那身阴阳怪气的毛病给我改了再说话!”

被老爷子一吼,宁玫的眼眶顿时就红了。

“爷爷你偏心!”宁玫直着脖子就嚷了起来,“宁芜不就陪着你在老宅住了几天,你的心眼儿就全偏她身上去了!她有父有母有兄有弟的,好端端的干嘛要搬到老宅来住?还不就是为了讨好爷爷!爷爷你可千万别被她给骗了!我就知道,自从爸爸去世之后,爷爷就看我和妈不顺眼了……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谁叫我爸爸去得早,想疼也疼不了我了呢!”

“你!你!”

老爷子被宁玫气得直肝疼,捂着胸口有些说不出话来,连脸都变白了。

大儿子的英年早逝,一直是他心中挥散不去的最大的疼痛。

也是因此,他对韩璇和宁玫十分照顾。当初分家的时候,三家分的私产是一样的。就是现在,大房每年分到的公司红利和二房也是一样的。

要知道,宁家二房上上下下的人,可比大房多了一倍还不止。

可没想到就这样,这大房还是不满足,这话里话外的意思,竟然还是自己亏待了她们母女俩!

宁芜忙上前拍着老爷子的后背给他顺气儿,免得他老人家真给气出了个好歹来。

宁玫也被老爷子的反应给吓了一跳,往韩璇怀里缩了缩,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韩璇一边埋怨女儿,一边关切的看着老爷子:“爸,您没事吧?玫玫她也是被阿芜给气糊涂了,才会说了这么几句气话,您老人家给千万别放在心上,我回去会好好说说她的。”

都这时候了,她都还不忘给宁芜上眼药。

老爷子缓过气来,冷冷的看了韩璇一眼,这才对宁玫道:“宁玫,你爸虽然去得早,但我这个做爷爷的,却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你们一分!你要是觉得宁芜住在老宅就是我偏心,你也可以尽管住进来!不过有一点你要清楚,住在老宅,那一切的规矩就是我说了算。只要你服管教,我立刻就让人给你收拾屋子,保证比宁芜的房间更漂亮!怎么样,你要不要住进来,讨好讨好我这个老爷子?!”

搬到老宅和老爷子一起住?

她又不是傻的!

宁玫脸色一白,讪笑道:“爷爷,我刚刚那都是气话而已,当不得真,当不得真的。爷爷您对我的好,我都一直记在心里呢!我要读书学习,就不过来打扰爷爷了。不过只要有空,我都会来看望爷爷的!”

老爷子冷哼一声,也不拆穿宁玫的假话。

韩璇却是有些不高兴。

她本就是个掐尖要强的人,只是宁国栋去世后,她没了靠山,也就渐渐收敛了脾气,惯会装出一种楚楚可怜的样子。还真别说,她那一套还真管用,至少拿捏得宁国梁和宁佑君死死的。

看在大哥去世、大房孤儿寡母的份儿上,不管是宁国梁还是宁佑君,对他们这位守寡多年的大嫂还是十分敬重的——至少表面上这样。宁佑君如今掌管着宁家的生意,在钱财上当时是不会亏了韩璇和宁玫。而宁国梁一事无成,唯一能为大房所做的,也就是在宁玫告宁芜的状的时候,把宁芜好好收拾一顿,让宁玫消消气。

宁家三个方房头,宁芜是最没存在感的人。

所以虽然韩璇一直以来表现得十分宽容大度,可那是建立在她每一次都得了好的份儿上才会如此。而如今,老爷子竟然为了一个她以前根本看不起只会偶尔施舍一点怜悯的小孙女,而斥责了她最宝贝的女儿!

宁玫就是韩璇的命根子,她怎么能让自己捧在手心长大的女儿受这样的气?

“爸,看您这话说得。”韩璇蹙着眉头道,“难道玫玫不在您这儿住,就不是您的孙女了?她也是平时功课忙,我不舍得折腾她,才没让她来老宅来得那么频繁。不是我夸自己的女儿,玫玫可一直都是个乖孩子,又体贴又懂事。这一次要不是为了阿芜在大街上丢脸的事,我们也不能来走这一趟啊!您倒好,二话没说先训了玫玫一顿,她这好心还出错了不成?!”

一语未完,宁芜肚子都快笑疼了。

就宁玫平时摆在外面的那副样子,也就韩璇这个当妈的能说出这么多好听的话。这要换了个人,就是脸皮再厚,只怕也夸不出来!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