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赵沁颖,你别欺人太甚!”

郝佩佩不出声,却有看不过眼的男生替她出头了。

“佩佩不过就是多问了几句而已,那也是关心江驰同学,是同学之间正常的友爱互助。她又没问什么不能问的,你着什么急啊?!”许尚贤坐到了郝佩佩身边,眼神不善的看着赵沁颖,阴测测的道,“难不成,你这是看上了江驰同学,就不许别的人跟江驰同学说话了?”

宁芜眼神一暗,这个许尚贤,刚刚就一直跟郝佩佩扎着堆儿呢!

难怪他会为郝佩佩出头,甚至还说出那种颠倒黑白的话来。

见有人为自己说话,郝佩佩早就激动得不行,感激的看着许尚贤,崇敬之心一览无遗。

“放你娘的屁!”赵沁颖嗖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许尚贤就破口大骂,“我赵沁颖行得正坐得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看上江驰?真正看上江驰的到底是谁,大家可都长着眼看着呢!我就是看不惯郝佩佩一副恨不得贴在人家江驰同学身上那副贱样,传出去让人知道我有这么个不要脸的同学,简直丢我的脸!许尚贤你也不用在这里阴阳怪气的,跟个太监似的,你不是个男人!”

“你!!”

许尚贤被赵沁颖气得眼睛都红了,顺手摸着把椅子就要上前砸人。

旁边的人赶紧把他给拦住了,不过那椅子太重,许尚贤一只手也没能甩得起来,倒是顺势下了个台阶。

赵沁颖横了许尚贤好几眼,丝毫不把他那点假模假样的姿势放在眼里。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同学,一人少说一句吧。”班长卓博文无奈的劝道,连汗水都出来了,“误会而已,误会而已,大家都消消气儿,消消气儿。”

其他人也纷纷出声相劝,双方总算是消停了下来。

赵沁颖本还要再说些什么,被宁芜暗暗拉了拉衣袖,也就噎了回去。

无奈至极的江驰咳了一声,起身道:“大家先坐着,我去趟洗手间。”

除了正在生闷气的几人,其他人纷纷点头。

宁芜在赵沁颖耳边道:“行了,人家要讨好谁,那是人家的事,丢脸也是她自找的。你要是实在看不过,我们一会儿早点走就是了。毕竟是毕业聚会,今后估计也没什么机会再碰到一起了,看在班长他们的份儿上,你就勉强忍忍吧。”

赵沁颖闷闷的应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宁芜的嘴角弯了起来,有笑意一闪而过。

韩豫在一旁看得心里直痒痒。

陆陆续续又有同学赶来,大家互相打着招呼。宁芜和他们都不熟,干脆闷不出声,只负责微笑。

过了一会儿,江驰回来了。他嘻嘻哈哈的跟韩豫等人开着玩笑,愣是在韩豫和石解飞之间抢了个空子,在两人中间坐了下来。

郝佩佩看得直瞪韩豫和石解飞,满面的不爽快。

许尚贤在一旁轻声的哄着她。

宁芜在心里暗暗摇头,为郝佩佩,也为许尚贤。

很快,人就到齐了。

江驰让人开始上菜。

这一吃吃喝喝起来,桌子上的气氛就好了不少,之前那点不愉快的气息也渐渐消散开去。

宁芜和赵沁颖一边说着悄悄话,一边手下不停的夹菜,这吃饭的速度比那些还在不停说话的人可要快多了。

她们都是打定赶紧吃饱然后找借口提前退席。

韩豫要顾着和兄弟间的聊天,眼神却一刻也没离了宁芜。见宁芜吃得开心,他还抽着空的给宁芜介绍桌面上这些菜的来历和风味,俨然一个大行家,看来平时也没少来这种地方。

宁芜隐隐察觉到了韩豫对自己的好感,本不打算和对方走得太近。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韩豫的好意她还是接受了下来。

气氛正热热闹闹着,一声嗤笑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众人笑脸一滞,抬头看去,就看见郝佩佩正一脸鄙夷的看着宁芜。

“之前还好意思说别人,我看这有的人才是真的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卿卿我我的,可真是一点儿不把我们这些同学放在眼里啊!”

郝佩佩的眼神在坐在一起的宁芜和韩豫之间转来转去,又冷哼一声,不屑的偏过头去。

赵沁颖被她气得又要拍桌大骂,被宁芜伸手拦了下来。

“不知道郝佩佩同学说的这个不要脸的人,到底指的是谁呢?”宁芜看着郝佩佩,语气不高不低的道,“在座的都是同班同学,郝佩佩同学不妨直接指出来,免得伤了和气。石解飞和于凯同学刚刚还喝了交杯酒呢,许尚贤同学也为你夹过菜。郝佩佩同学这打击面可有点广,竟然还把自己也给扯了进去。”

众人一愣,都哄笑了起来。

石解飞和于凯的脸尤其涨得通红。

他们刚刚也是开玩笑,闹得狠了点儿,才弄出了那么多花样来。偏偏他们俩划拳输了,就被指了这么个惩罚项目。

许尚贤的脸也有些红。

他对郝佩佩那是早就“心怀不轨”了,很多人其实都知道,就是郝佩佩一直在装傻。她一边儿吊着许尚贤,一边又骑驴找马物色更好的对象,可惜一直没人能像许尚贤那样对她言听计从又呵护备至。

郝佩佩没想到这个平时在班级里连大气儿都不曾出过的宁芜竟然也有这么牙尖嘴利的时候,当即愣了一下,随后大怒,站起来指着宁芜愤怒的道:“石解飞和于凯那是开玩笑,大家都知道的事儿,你拿出来说有意思吗?!再说许尚贤,那是他在讨好我,关我什么事儿?你别想往我脑袋上扣屎盆子!你再好好看看你跟韩豫两个,脑袋都凑到一块儿去了,那能是别人比得了的吗?!别老把别人当傻瓜,就你们那样儿,一眼就能看出不对来!以为把别的事说起来就能遮掩你们的丑事?白日做梦!”

哄笑声戛然而止,众人看向郝佩佩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不管宁芜和韩豫之间有没有什么事,那都是人家的私事,跟她有什么关系?这管得也太宽了!

更何况宁芜平时在班上从来都不招惹是非,跟任何一个除了宁复天之外的男生都没有走近过。今天也不过是韩豫运气好抢了个好位置,讨好一下人家也是正常的,哪里就像她郝佩佩说得那么龌蹉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好端端的一场毕业聚会,大家都是开开心心的找乐子,就她一个人折腾个不停,这里点个火,那里泼盆水的,就没个消停的时候!

许尚贤的脸色却是瞬间由通红变得惨白。

原来自己为郝佩佩做的那些事情,在她看来,都只是自己在讨好她,跟她自己是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吗?

甚至就连别人把自己和她联系在一起,也成了往她头上……扣屎盆子?

韩豫则是既羞且怒。

他对宁芜是有些心思,却还没有挑明过。再说了,宁芜对他的态度是客气中带着疏离,他也都是明白的。这个时候,正是他小心翼翼靠近的时候,被郝佩佩这么一说,宁芜今后还不得更加避着他了?

当初定下聚会名单的时候,就不该通知这个搅事精!

满桌子此时最平静的人,大概就是宁芜了。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也想知道,我有什么丑事需要遮掩的。”宁芜的脸色依旧平静,可是她看着郝佩佩的眼神却有些慑人,“趁着大家都在这里,你不如把话再说得清楚明白一点,免得今后有什么不好听的话传了出去,反倒连累了你。另外,我得提醒你一句,乱说话的下场,向来可都不怎么好!”

她已经彻底厌烦了郝佩佩,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想叫了。

郝佩佩被宁芜凌厉的眼神看得浑身一个哆嗦,心神失守,支支吾吾的,半天也说不出一句明白的话来。

其他人看向宁芜的眼神也有了变化。

同学三年,他们还没见过宁芜这么有女王范儿的时候!

这绵里藏针的说话风格,真的是那个从来都是沉默寡言的宁芜同学所有的?

就连韩豫,看向宁芜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惊异。

宁芜上辈子进入宁氏集团工作之后,不知道被公司里多少老人质疑过工作能力,经受过多少怀疑的眼神,最后还不是稳稳的站住了脚跟?现在这些十五六岁少男少女们的眼神,对她来说,还真没什么压力。

只是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得意,不满的以手指扣了扣桌面,道:“韩豫同学,她刚刚那番话可是把你也给骂进去了,难道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

这种被诬蔑的事情,他一个男生也好闷着不出头?

她自己的事虽然不需要别人帮她处理,可对于关系并不怎么亲近的人的事儿,她也没那份闲心去管!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