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宁玫比宁芜大一岁。

她可比宁芜会打扮多了。

虽然才是十六岁的年纪,可是宁玫一身时尚的打扮和精致的妆容让她看起来十分成熟妩媚,和不施粉黛看起来清清爽爽的宁芜相差甚远,完全就是两个截然相反的风格。

这样的两个人要是站在一起,根本没人会把她们联系到一起,更不会想得到她们是堂姐妹。

此时的宁玫,刚刚结束了在青州中学的高一学程,即将迈入经过文理哑之后的高二。

宁芜还记得,宁玫的文科成绩比理科成绩要好多了。

只是因为莫新杰选了理科,所以宁玫就义无返顾的跟了过去,成了阳盛阴衰的理科班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听到同伴刺耳的笑声,宁玫这才看见了街对面与往日打扮完全不同的宁芜。

一身崭新的新衣,全是今年刚出的新款!

宁玫的瞳孔缩了缩。

他们宁家这位灰姑娘,今儿倒真是像模像样的了!

不过,她就是再怎么折腾,也绝对等不到她的王子!

“也不知道我这堂妹今天是走了什么财运,既然碰见了,我也该过去打声招呼!”

宁玫冲两个同伴使了使眼色,三人很有默契的一起向宁芜的方向走了过去。

正在等公交的宁芜很快就看到了来意不善的三人。

没办法,她们三人的打扮在这公交附近本就十分惹人眼球,又是三个美女走在一起,那回头率更是百分之三百。

察觉到周围人群的骚动,宁芜一抬头,就看见了向自己走来的笑意满满的三人。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宁玫。

原以为死在宁玫手中的自己在见到她的时候肯定会心潮澎湃难以克制,可是当真正面临这一刻的时候,宁芜却是超乎想象的平静。

或许是因为心冷,所以才会显得那么冷静克制?

宁玫身边那两人宁芜也都认识。

皮肤偏黑那个叫金含珊,她们家开了一家名为“金色年华”的娱乐会所,虽然远远比不上宁氏这样的大集团,却也是不差钱的。

另外那个长发披肩看起来尤为淑女的是舒茵。舒茵家却不是做生意的,她父亲是青州中学的校长,母亲在青州市教育局做主任,也算得上是当代的书香之家了。

这两个人,加上宁玫,是她们那一届有名的“三朵金花”,平时出入几乎都是在一起的。

有这两个人帮忙出主意,宁芜不知道吃了多少暗亏。

“宁芜,你怎么会在这里?”走近了的宁玫斜了宁芜一眼,“都要上高中的人了,你怎么还整天在外乱跑?你身上这身衣服哪儿来的?该不会是偷了二叔二婶的钱买的吧?!”

金含珊和舒茵如同宁玫的哼哈二将,笑容诡异的看着宁芜。三人隐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宁芜堵了起来。

其他等车的人一看这架势,哪里敢多管闲事,都悄悄离这边远了几步。

宁玫的音量不低,让许多本就关注着这边动静的人们“恍然大悟”,对宁玫三人堵人的行为也开始释怀起来。

宁芜在心里冷笑。

光听宁玫这番冠冕堂皇的话,任何一个不知情的人都该把自己当成那些所谓的不良少女了吧?!

“堂姐说笑了,我只是因为暑假到了,所以和几个同学约好了一起找假期培训班而已。”宁芜认真的看着宁玫的脸,仿佛要将她身上每一寸地方都牢牢的记住似的。

她平淡的道:“至于我身上这些新衣服,是爷爷送给我的。堂姐很久没去看爷爷了吧?不知道这些事情也是正常的。不过堂姐以后可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了,我让人误会还没什么,要是让别人知道堂姐你有一个如此劣迹斑斑的堂妹,丢了你的面子可就不好了!”

她的语气始终平稳没有变化,却愣是让人听出一种寒意来。

旁观者们的眼神又有了变化,看向宁玫的目光也多了几分猜测和不屑。

对长辈不孝又故意抹黑堂妹的女孩子,虽然长得漂亮,可是周围等公交车的大多都是中老年普通市民,他们可不吃漂亮的年轻女孩那一套。

宁玫这找茬的地点,可算是选错了。

看着宁芜那平淡的脸色,宁玫一阵愕然。

认识这个堂妹十几年了,她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唯唯诺诺的小丫鬟模样,别说反驳自己了,让她跟自己说句清晰点儿的话她都不敢。

这才几天没见,宁芜的变化竟然这么大,让她都快要认不出来了!

“你少在我面前胡说八道!”头一次被宁芜话里话外寒碜的宁玫心头火起,眉头一皱,毫不客气的呵斥道,“就你还找什么假期培训班?二叔二婶根本就不会给你那么一大笔的培训费!再说你这身衣服,整个家里爷爷最不喜欢的人就是你,他怎么可能送你新衣服?你要编瞎话也该往像样的方向编!”

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又把目光放到了宁芜身上。

不少人在心里啧啧称奇,今天这趟门可是没有白出!

在这街头就能看见一出如此精彩的姐妹斗争大戏,那电视里头演的都没有这么精彩!

“堂姐要是执意不相信我的话,可以亲自打电话问问爷爷。”宁芜依旧是一副“任尔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的淡然模样,“我们说是堂姐妹,可毕竟不是住在一个家里。就像我不知道堂姐平时的生活情况一样,堂姐对我想来也是不了解得很。在开口之前,还请堂姐记得自己的身份,把那些话在脑子里面过一遍再说出口。不然的话,最后丢脸的那个人,总不会是我。”

“果然是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这才几天没给你教训,你还真以为自己翅膀长硬了?!”

宁玫气急反笑,挥手一巴掌就朝着宁芜的脸打了过去!

心头郁闷的金含珊和舒茵等着看笑话。

她们本来是过来看宁芜如何懦弱求饶的,这会让她们的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感。可这结果却是宁芜牙尖嘴利的反驳,让她们那些预想的结果全部落了空。

眼看巴掌就要落了下来,宁芜眼疾手快,一把拉住还没反应过来的金含珊挡在了自己面前!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宁玫狠狠一巴掌甩在了金含珊的左脸上,当场就把金含珊给打翻在地!

旁边的人都看傻了眼。

被打倒在地的金含珊更是被打懵了头忘了喊痛哭嚷!

宁玫不敢相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金含珊。

宁芜默默往后退了两步。

上辈子她可是在父母漠视的态度下挨了宁玫不少巴掌,对宁玫动不动就爱甩巴掌打人的事可是深有体会。而现如今,她当然不可能再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任由宁玫欺负自己。所以,在看见宁玫走过来的时候,她就早已暗暗做好了准备。

就算金含珊没站在她身边,她也不会让宁玫那巴掌甩到自己身上来。

还是舒茵率先反应过来,忙上前将金含珊扶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金含珊才迟钝的感觉到了左脸上火辣辣的疼。

她的眼泪哗哗的就落了下来,手捧着脸也不敢摸。

太尼玛疼了!

金含珊恶狠狠的瞪着宁芜,要不是场合不对加上脸疼动手不便,她都能立马扑上去跟宁芜撕扯起来。

这个死丫头竟然敢拿自己当挡箭牌!

舒茵抿了抿唇,有点不敢直视金含珊的脸。

那张偏黑的脸上清晰的红色指头印,足以表明宁玫这一巴掌有多用力。

宁玫也清醒过来,她歉意的看了金含珊一眼,立马指着宁芜嚷了起来:“宁芜你个死丫头,给我滚过来!我的巴掌你也敢躲?看我怎么回去跟二叔二婶告状!”

宁芜耸耸肩,无辜的道:“堂姐这话难道你自己不觉得好笑吗?明知道你要打人,我还傻乎乎的凑上去?堂姐不会觉得我真有这么白痴吧?至于告不告状什么的,都随堂姐的便。而现在,你要是有事呢,就直接说事。你要是没事呢,我就该回去看看爷爷钓鱼回来了没有。如果是继续像现在这样瞎扯淡的话,那不好意思,我真是没这么多时间跟你耗着!”

宁玫被宁芜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死丫头,以前怎么没见过她这么能说的时候?敢情都被她那张傻脸给骗了!

舒茵实在看不下去金含珊那张脸了,不由得小声的对宁玫道:“玫玫,还是算了吧,你要教训她,不如等回了宁家再教训,反正还有的是机会。我看含珊这脸得用点药才行,耽误了的话就好得慢,我们还是先带含珊去医院看看吧?”

宁玫喉头一噎,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愧疚之色。

再抬头看看风轻云淡的宁芜,宁玫一口气憋在胸口,也只能先把教训人的事给放一放。

她正要开口说送金含珊去医院,人群外却传来了一个好听的男声。

“宁玫,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宁芜心里一跳,抬头望去,果然是莫新杰!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