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张妈呵呵的笑:“二小姐喜欢就好。我还怕自己选错了东西,惹二小姐不高兴呢。对了,不知道二小姐喜欢吃什么?口味可有什么偏好?我也好早点让厨房做准备。”

宁芜喜笑颜开的说了几道家常菜肴,又道:“张阿姨,您不用为了照顾我特地准备什么口味。我不挑食的,爷爷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一切还是以爷爷的喜好为主吧!”

张妈渐渐明白过来。

二小姐初来乍到的,肯定是要先讨老爷子的喜欢。

如此一来,至少在短期内,老爷子的喜好,就是二小姐的喜好。

她笑了笑,没有再问宁芜什么,而是直接着手去安排了。

宁芜暗暗松了口气。

她还真有些不太适应这种事事被人照顾的生活环境。

骨子里的那些卑微的东西,还得慢慢的改。

没了张妈无微不至的关照,宁芜待在宁家老宅轻松了不少。

吃过晚饭之后,宁芜早早回房休息,老爷子则叫了人去书房。

“……二小姐的伤就是这么来的,养几天也就好了,平时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不过二少爷的伤更严重,程医生说二少爷起码要在轮椅上坐足一个月。”来人低声禀报道。

老爷子沉吟不语,挥挥手让人下去了。

第二天,宁芜起了个大早,还陪着同样早起的老爷子在花园里做起了早锻炼。

老爷子这些年修生养性的,学了不少消遣的活动。早起打太极,就是他的养生习惯之一。

宁芜以前就知道老爷子喜欢打太极,但她本身却从未有时间去学习这些。这一次,既是为了讨好老爷子,也是为了自己的兴趣,她倒是乐得参与其中。

老爷子实在看不惯宁芜那歪歪扭扭跟着自己学出来的动作,终于忍不住亲自出手调整,这才让宁芜的动作看起来似模似样的,也让他老人家自个儿心里松了口气。

宁芜一脸笑眯眯的,心情也很好,一点儿也不在意老爷子的呵斥和不满。

爷孙俩玩玩闹闹的,一个早上就这么混了过去。

“行了行了,瞧瞧你那动作,我是横看竖看都不顺眼!”老爷子鼻子哼哼的道,“先回去吃饭!一会儿我拿几张教学碟片给你,你给我好好看着学学!要是学不出个样子来,以后可别拿这些个乱七八糟的动作在我眼前晃悠了,我老人家这心脏可有些受不了!”

“是,爷爷!”

宁芜笑眯眯的答应了下来,挽着老爷子的胳膊进屋。

老爷子没有推开她。

两人刚走进大厅,张妈就迎了上来:“老爷子、二小姐,二太太过来了。”

宁芜眉毛一跳。

这一大清早的,容婇叶跑过来干什么?

老爷子的脸色却十分平静,“嗯”了一声,脚步没有丝毫变化的带着宁芜继续往里走。

宁芜来不及多想,赶紧跟在了老爷子身后。

坐在客厅里的容婇叶此时也看见了他们爷孙两个,忙笑着迎了下来,向老爷子问好。

老爷子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自顾自的往里走。宁芜紧跟在老爷子身后,低低的喊了声“母亲”。

容婇叶勉强挤出来的笑脸立马垮了下去,冲着宁芜语气不善的道:“你爷爷把你接过来,是想让你陪他老人家解闷的,你倒好,拉着你爷爷不放,尽折腾他老人家去了!这么不懂事,我还不如把你接回去,免得你搅了老爷子的清净!”

宁芜像是被容婇叶吓到了一样,怯怯的往老爷子背后躲了躲,低着头,一言不发。

老爷子眉头一皱,道:“老二家的,这大清早的,你难得过来一趟,就是为了在我面前冲孩子发顿脾气?”

容婇叶表情一滞,讪笑道:“爸,瞧您说的,我哪儿能是为了这个来的?这不是我们也有一段时间没来看您了,一直惦记着您的身体,又怕您嫌吵闹打扰了您,所以才拖到了现在。昨儿我回去之后听说您接了宁芜过来住,想着您最近身体该是不错,本来昨儿晚上就要打电话问问的,只是又怕耽误了您休息。这不,今儿天一亮我就惦记着来看看您,这才赶了个大早。”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正要是惦记着他,又怎么可能等到宁芜被接过来之后才想起自己来?

老爷子心里冷哼一声,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叫过宁芜:“……这练了一早上,手脚早就累了,你还不扶着爷爷过去坐下?”

宁芜悄悄看了容婇叶一眼,忙重新上前,扶住了老爷子的胳膊。

容婇叶本要殷勤的去扶老爷子另外一只胳膊,被老爷子看了一眼,立马不敢靠近了。

那眼神里饱含的复杂清晰太多,容婇叶一边心里发憷,一边暗暗咒骂。

这死老头子,尽会倚老卖老,还是个老不死的!

舒舒服服的坐在了餐桌边,老爷子喝了口张妈亲手端上来的南瓜粥,脸上露出了惬意的表情,这才对站在一旁脸带尴尬的容婇叶道:“你怎么还在这里?我还以为你早走了!对了,你不是说来看看我的吗?现在人也已经看了,你还不走,是还有事儿?”

宁芜坐在老爷子对面偷着乐。

虽然上辈子她也见了不少老爷子对他儿子儿媳发脾气的场景,按理来说早该习惯了,可是今天这一幕却有些不同。

她知道,老爷子这是在为她出气。

宁芜心中有一处地方软软的。

容婇叶脸色一僵,眉宇间流露出几分怒气。

她活到这个岁数,除了偶尔才见上一面的宁老爷子,在这偌大的青州,还真没人再这么毫不客气的给她脸色看了!

而且以老爷子的身份,她不但不能反驳,甚至连一丁点不悦的心情都不能表现出来!

更何况,宁家二房每年能在宁氏分到多少分红,很大一部分也是由老爷子决定的。

不管是从人情还是利益来看,老爷子都是她头上永远的一座大山,提醒着她必须得看人脸色才能继续过着现在这种悠闲的贵妇生活。

这也是容婇叶平时不喜欢到宁家老宅走动的原因之一。

“爸,我还想问问您,您打算留宁芜在老宅住多久啊?”容婇叶忍着气道。

老爷子眉头一挑,道:“怎么着,我让孙女陪自己住几天都不行了?还得过问你们的意思是不是?!”

“当然不是了!”容婇叶哪敢和老爷子对着干,忙道,“只是天儿最近大腿受了伤,出行什么的都不太方便,我实在是有些不放心。您也知道,家里佣人虽有,可毕竟都是些外人,照顾起来哪能真的那么贴心?倒是宁芜,她从小就和天儿一块儿长大,天儿也是她一直照顾着的,姐弟俩感情向来是最好。所以我想着,如果爸您这里不着急的话,不如还是让宁芜回家去住,也好照顾照顾她弟弟。等天儿的腿好了,我再把宁芜送过来陪您,您看怎么样?”

宁芜心里一跳,再也忍耐不住,猛的一抬头,目光灼灼的看向老爷子。

容婇叶正满脸真诚的看向老爷子,所以没有看到宁芜的异样。

老爷子却是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暗暗观察自己这个小孙女,将始终表现的温婉顺从的宁芜突然露出来的这么凌厉的一面尽收眼底。

这果然不是个那么简单的小丫头。

“不怎么样!”老爷子陡然一声大喝,看向容婇叶的目光多了几分厌恶,“我说你也是四十岁的人了,说话做事怎么还是这么不着调?国梁不成器,你就是个跟他配套的!别说阿芜是堂堂的宁家二小姐,那些伺候人的活儿本就不该她做。单说我昨天刚让人把阿芜接了过来,你这一大早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要把她再给接回去,你眼里究竟还有没有我这个当爸的?复天大腿受伤了是不是?你要是担心佣人们照顾不好他,那你就自个儿亲自照顾!反正你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多陪陪儿子也是好的,不如就这么定了!”

容婇叶吓了一跳,再不敢提出要接宁芜回家去的主意,又说了一大堆好话,总算让老爷子的脸色又渐渐缓和了下来。

没想到老爷子今儿竟然对自己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容婇叶生怕自己再弄巧成拙,不敢再继续待下去,以惦记受伤在家的宁复天为由,提出了告辞,并要求宁芜送她出门。

老爷子答应了。

宁芜默默起身,跟在容婇叶身后向外走去。

刚走出门,容婇叶猛的一把拉住了宁芜的胳膊,力道之大,尖锐的指甲直直的扣进了皮肉,宁芜的胳膊一阵猛烈的刺痛。

宁芜忍耐了下来,没有大喊大叫,眼睁睁的看着有血丝从容婇叶的指甲底下渗了出来。

她知道,刚刚在屋子里,老爷子之所以为自己出头,并不是真的很看重自己这个孙女,只是容婇叶冒失的做法触及到了他的底线而已。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