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宁芜心底再次冷了冷。

他们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做过是一家人,从来就不在乎自己到底是个什么状态。

或许自己就算是死在了外面,他们也不会为此掉一滴眼泪,只会皱着眉头嫌自己丢脸吧?

想起她在宁玫的车上失去了意识的事情,宁芜突然发现,就算是宁玫最终害死了她的事情被她这些血缘上最亲近的人知道了,只怕他们也不会有一个去责怪宁玫。说不定还会埋怨自己不懂事招惹麻烦,坏了宁家和江家的联姻之事。

没了自己这个用以交换的工具,宁复臣还能那么顺心顺意的娶到江氏大小姐吗?

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怎么现在才回来?”

容婇叶一抬头,看见在门口换鞋的宁芜,原本正小心的给生闷气的小儿子夹菜的她一下子就皱起了眉头。

因为是双胞胎的缘故,容婇叶从一对小儿女一出生就对儿子的关注多些,很自然的忽略了女儿,几乎都是把女儿丢给佣人照料的。等她终于想起有宁芜这个人的时候,宁芜已经开始懂事了,已经很会看人眼色,却不像正常小孩子那么容易亲近了。

既然无法在宁芜这里得到作为一个完美妈妈的满足感,她当然选择了继续无视这个女儿。

用挑剔的眼神来看宁芜的容婇叶,真是觉得没一处能看得顺眼的。

宁复天也不高兴了,看着宁芜的目光十分阴沉,简直就跟要吃人似的。

宁国梁目光阴深的瞪了宁芜几眼,就自顾自的转头继续吃饭,仿佛这张脸根本不值得他多浪费一个眼神。

反正有容婇叶正在出头,他倒不必急着为小儿子出气。

而且他也知道,就宁芜那脾气,从来也不会惹事。要真出了什么事,她也就是被连累的那一个。

宁复臣的视线则在宁芜和宁复天之间转来转去,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突然无声的偷笑了起来,脸上露出几抹兴味的光芒。

“在医院挂号看伤花了很多时间……”宁芜小声的回答道。

容婇叶以质问的目光看向宁芜身边的秦妈。

秦妈忙点下了头,以示宁芜并没有说谎。

她并没有跟容婇叶道明韩豫的事。

秦妈知道自家女主人的脾气,对二小姐一向最是严苛。现在这关头当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个韩豫只是二小姐的同学而已,还帮她省了排队挂号的麻烦,也就用不着提出来着重点名了。

容婇叶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却还是没个好脸色:“既然回来了,就赶紧去换身衣服来吃饭,还要一家子人都等你是不是?看你那一身的邋遢样,简直丢尽了宁家的脸!”

丢脸丢脸……在你眼中,自己真的有不丢脸的时候吗?

宁芜低眉顺眼的应了一声,在秦妈的帮助下上了楼回房。

“秦阿姨你去忙吧,剩下的事情我自己来就好了。”回房坐下,宁芜给了秦妈一个勉强的笑脸,“你今天陪了我这么久,还是赶紧下去吧。不然的话,要是让母亲看见了,又该发脾气了。”

容婇叶可不就是这个性子。

她就是看不得有人在这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儿身边打转,好像表现得她这个当妈的对女儿有多苛刻、多不近人情似的。

“那二小姐你自己小心点,有事也别自己硬撑着,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秦妈难得主动关心了宁芜一回。

要不是因为宁家的报酬够高手段够狠,宁家二房内不少像秦妈这样看不惯主家做派的人早就辞职走人了。

“多谢秦妈,我知道了。”宁芜感激的道。

这辈子还真是变了啊,秦妈竟然也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了!

匆匆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宁芜把自己打理得整整齐齐的,忙下了楼。

餐厅里的几人此时却已经吃完饭了,正坐在客厅里休息。

“磨磨蹭蹭这么久,你到底还想不想吃饭?!”容婇叶对着宁芜从来也没有一个好声气,“自己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吃的吧,别说我这个当妈的亏待了你!”

宁芜低着头,应声而去。她的腿还是一瘸一拐的,走起路来十分难看。

宁复天看得心头一阵火起,宁芜虽然也受了伤,却好歹还能自己走路,他却得在轮椅上至少待上一个月!

这让霸道脾性的宁复天怎么能够忍得下来?

而且他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的受伤,那就是宁芜一手造成的!

宁复天一手拿着刚咬了几口的苹果,猛的一下就朝着宁芜扔了过去!

角落里的宁家佣人眼皮一跳,都当做没有看见。

好在宁复天因为身体不方便,这一下失了水准,所以并没有砸到宁芜,苹果从一侧滚了出去。

宁芜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缩在角落里不敢动弹。

“天儿,你这是干什么啊?!”容婇叶惊呼道,“你现在腿受了伤,怎么可以做这样大幅度的动作?小心再伤了你自己!”

她又转过头对宁芜吼道:“还愣在那里干什么?不知道自己讨人嫌啊?!赶紧吃你的去,别在这里气着了你弟弟!”

宁芜一声不吭,慌乱的拖着不方便的腿进了厨房。

宁复天气鼓鼓的哼了一声,别过脸去不说话。

容婇叶好言哄着,又亲自再给宁复天削了个苹果,递给了他。

宁复天的心情好了不少,狠狠的咬着苹果,不再去找宁芜的茬儿。

“复天,宁芜好歹也是你的姐姐,你这态度可不怎么好。”宁复臣在一旁嬉笑着开口道,“有什么事说出来就行了,何必非要动手?传了出去,也不是什么好名声。”

他这倒不是为了替宁芜出头,纯粹就是为了给宁复天心里添堵。

明明是兄弟,凭什么宁复天占着小了三岁的便宜,就得尽了母亲的偏心?

“别胡说!”宁复天还没有说话,容婇叶已经先皱起了眉头,“这是在自己家里,哪里需要顾忌那么多?再说了,这事儿要是能传出去,那就是家里出了内贼,好好收拾一顿就老实了!”

宁复臣撇撇嘴,没再说什么。

妈这偏心的劲儿简直就没边儿了。

这一家子人,没一个能比得上宁复天在她心里的地位。

“行了行了,什么内贼不内贼的,难听得很。”宁国梁开口道,“对了复臣,过几天你的高考成绩就该下来了,有没有想好要考什么大学?”

宁复臣乐了,扑哧一下笑出声道:“爸,这话还用得着问吗?就我那点成绩,能有什么好大学肯要我?三叔不是每年都给青州大学捐那么多钱吗,正好离家也近,做什么都方便。就算我考得再差,难道他们还能不收我?”

这话虽然说得有些不要脸,但也算是事实。

容婇叶也道:“复臣说得没错,我们家的孩子,成绩好坏又有什么区别?只要心眼儿好就行了。那青州大学再能,也得收我们家的孩子!我说你什么时候跟孩子三叔提一声,让他跟青州大学那边通个气儿,早点把录取通知单发下来得了!”

宁国梁就看不惯容婇叶动不动就冲人发号司令的模样,更看不惯她话里话外看不起自己的意思,闻言便道:“用不着三弟出马。我亲自给他们校长打电话,看他敢不给我这个面子!”

宁国梁虽然不在宁氏做事,但交际面也挺广,一些想靠上宁氏的人找不到门路,也会来讨好宁国梁。所以他说自己给青州大学的校长打电话,那他还就真的是有这联系方式的。

容婇叶嗤笑一声,没有说话。

宁国梁大怒:“你这态度是什么意思?!我也是宁家的主人,难道我说话就不好使了吗?!”

“你说话好不好使,你自己心里清楚。”容婇叶根本不怕宁国梁,冷声道,“你要是实在想逞威风,尽管可以去试一试。不过到时候要是自找丢脸,又耽误了复臣上大学的事情,我看你怎么收场!”

“你!”

宁国梁气得说不出话来,偏偏又不能拿容婇叶怎么样。

他本身极善于吃喝玩乐,在做正事方面却是平庸无能,为此宁家老爷子没少给他冷脸看。作为几乎是被废养着的宁家二房,容婇叶为宁家添了二男一女,比起只有一女的大房和只有一子的三房,宁家二房可谓是独树一帜。

也是因此,容婇叶也算得上是宁家的功臣了。

就为这,宁老爷子对容婇叶的态度就比对昏庸无能又贪婪好色的宁国梁要好上不少。

如果宁国梁真敢跟容婇叶闹起来的话,只要容婇叶到老爷子那里哭闹一番,宁国梁就别想有好果子吃。

毕竟他现在能每个月不干事就从宁氏拿钱,这钱的份额,还是老爷子决定的。

宁复臣没有心思看爸妈“内战”,不耐的道:“行了行了,这种小事儿有什么好吵的?爸,这事儿我可就交给你了,你可得替你儿子多上上心。我和朋友约好了还有事,先出去了,晚上不用等我吃饭。”

一边说话,宁复臣不待宁国梁回答,一边换上了鞋子,飞快的抓过他早已看中的车钥匙,一溜烟的跑了。

“你个臭小子,给我小心点开车!”宁国梁忙站起来冲着被甩上的大门吼道,“要是敢刮花了我的车,你下个月的零花钱就没有了!”

“知道了!”

宁复臣的声音远远都传了过来,人早已走远了。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