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宁芜登时有些傻眼。

这班级里座位的距离也能算得这么清楚?

可是即便这个叫韩豫的人说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她也依然没能想起自己对这人有丝毫的印象。

其实真的不怪宁芜没有认出韩豫来。

她当初念初中的时候,满脑子心思除了学业,就是围着宁复天转了。

宁复天惹祸的本事实在是太厉害了,她每天不是在帮宁复天做作业忙功课,就是在帮他收拾残局。

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和班级里的同学慢慢熟悉起来。

就连她唯一的好友赵沁颖,那也是因为当时宁芜左边坐的是宁复天,右边坐的就是赵沁颖。两人之间的交集比旁人多了不少,又有不少共同话题,这才慢慢的成为了好朋友。

韩豫对能在医院碰到宁芜却是高兴得很。

同班三年,他已经暗中注意宁芜很久了。

在韩豫的印象中,宁芜是班上女生中最沉默的一个,却也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个。

宁芜家境很好,平时却极少打扮,穿着也算不上顶好。她从不与人扎堆,更不会和人打闹说人是非。绝佳的皮肤和淡然的气质更让她如清水芙蓉,是班级中最清新的一道风景线。

可惜这样美好的宁芜,每天都只围着那个讨人厌的宁复天团团转,根本就不和别人有任何的来往。

这让他们班的男生们又是嫉妒羡慕,又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

宁芜不和任何人亲近,这代表大家都是一样的,谁也不比谁强。至于那个讨人厌的宁复天……大家都知道他是宁芜的双胞胎弟弟,这个自然没办法比。

韩豫不知道的是,宁芜之所以从不打扮也从不穿新衣,那不是她不想,而是做不到罢了。

“韩同学好。”宁芜微笑着说了一句,算是认同了韩豫跟自己是同班同学的事实。

韩豫更激动了,走近了道:“你怎么会在医院啊?生病了吗?”

宁芜对他突然和陌生的热情有些不习惯,手臂一动,被遮挡住的染血的膝盖顿时就出现在了韩豫眼中。

“不小心跌了一跤,可能伤了骨头,我就来医院看看。”宁芜苦笑,又问道,“你呢?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爸是这里的骨科大夫,我正好放假有空,给我爸送饭来的!”韩豫解释道,突然眼睛一亮,“你伤了腿?这事儿找我爸啊!对了,谁在帮你排队挂号?”

宁芜指了指缀在长长的队伍靠后位置的秦妈,道:“是家里的秦阿姨。”

韩豫皱起了眉头:“那你这挂号有得等了,有的骨伤可是不能等的。”

宁芜无奈的道:“那能有什么办法?谁叫我这一跤跌得不是时候呢!慢慢等着就是了。”

韩豫心里更加不忍了,也更加不稳了。

他这还是头一次和宁芜说上这么多的话呢!

而宁芜也还是头一次在他面前露出这么虚弱的状态来——班上那一群男生肯定还都没看见过!

他头一次如此庆幸自家老爸在这家医院工作,才让来给老爸送饭的自己碰到了前来看病的宁芜。

韩豫看了看周围一些同样在等着别人帮自己挂号的病人,心下一定,小声的对宁芜道:“我跟医院的人熟,你等我会儿,我帮你问问人想想办法,好让你能早点看伤。”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能早点看伤,那当然是好事。

宁芜瞪着大大的眼睛连连点头,嘴角露出的微笑让她看起来仿佛是一只心情舒畅的小动物。韩豫心底最软处仿佛被一片轻飘飘的羽毛扫过,让他有些心痒痒的。

韩豫一溜烟的就跑了。

宁芜此时的心情比刚进医院时好了不少。

虽然身边的亲人没一个真正关心爱护自己的,可能在这种地方遇上好心的同学,证明她并不是在所有人心中都那么无关紧要,对不对?

也不知道韩豫到底去找了些什么人,他很快就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满头大汗,显然跑了不少路,而且跑得很急。

宁芜忙招呼韩豫在身边坐下,好让他喘口气儿。

韩豫很快就缓过气儿,双手撑在大腿上,一边喘气一边低声道:“我都帮你弄好了。一会儿你就、跟在我身后走就行了。”

宁芜点点头,韩豫又帮她把秦妈叫了回来,假装让秦妈带宁芜去卫生间,离开了等候大厅。

韩豫时不时回头看一下由秦妈搀着一瘸一拐走得极慢的宁芜,她的脸微微皱着,明显每一步踩下去都走得极为痛苦。

韩豫简直恨不得自己也能上前扶上一把。

可惜他还是没这个勇气。

能跟宁芜说上话并让她接受自己的帮助,就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喜事儿了。要是自己再“趁人之危”,别说宁芜会怎么看他,那个一直以警惕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秦妈,就第一个要把自己当成是不怀好意的坏男孩了!

好在骨科科室的楼层不高,又有电梯,宁芜倒也没受多大折腾。

一路上还不住有医院的工作人员跟韩豫打招呼,明显韩豫是这里的熟人。

当然,是熟悉的医生家属,不是病人。

三人很快就到了骨科,此时这里并没有什么病人在等着。

韩豫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塞给了宁芜。

“你拿着这个,待会儿我带你进去。”

宁芜“嗯”了一声,摊开手一看,是一张挂号单。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也认不出真假。

有了韩豫的帮忙,宁芜这印象中的生平头一次作为病人的医院之旅,一下子变得简单轻松了很多。

韩豫的父亲叫韩鲁直,是青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有名的骨科大夫。这位韩大夫虽然还不到四十岁,但名声和医术已经超过了院里的一些老大夫,备受追捧。

知道宁芜是韩豫的同学,韩鲁直多看了宁芜几眼,又看了看站在一边神色紧张的儿子,倒也没有多问什么。

最后的诊断结果是,皮肤组织擦伤,膝盖关节有些微错位。只是宁芜的体质缘故,所以看起来伤势比较重,好好养养就行了,但也要小心用腿,也不要沾了水等等。

其实在韩大夫看来,这伤要是在自家皮孩子身上的话,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儿。

不过这小姑娘一看就很老实,身子骨也弱,跟自家捣蛋孩子没法比。

韩大夫给宁芜包扎了一下,又给她开了一堆药,有外敷的,也有内服的。最后宁芜走时他还多嘱咐了一句:“宁同学平时学习之余,也可以锻炼一下身体。身体好,生病就少,哪怕是摔倒擦伤之类的外伤,影响也会轻些。”

宁芜心里一动,老老实实的答应了下来,并感激的向韩大夫道谢。

韩大夫挥挥手,笑眯眯的看着匆匆跟自己打了声招呼就跟着宁芜出去了的儿子。

这臭小子,毛都还没长齐呢,就知道讨好人家小姑娘了!这事儿他得回去好好跟老婆唠叨唠叨,免得这臭小子上心过了头!

韩豫鞍前马后,又主动帮宁芜去药房领了药。宁芜给他药钱,他还不肯要。

“一码归一码,你帮我我很感激,可这药钱却不能让你出。”宁芜坚持的道,“你要是不肯要的话,那这药我也不要了,我和秦阿姨自己去排队拿。”

韩豫没有办法,只好把钱收了下来,可是他心里对宁芜却又多了一份好感。

现在这年头,能在金钱上不占男生便宜的女生可是越来越少了。

就他们班那些毛丫头,没事儿的时候还得糊弄几个男生给他们买水买零食呢,更别提过生日过节时更得要一份分量足够的礼物才行!

韩豫热心的问宁芜需不需要自己送她回家。

“不用了。”宁芜笑道,“有秦阿姨陪着我呢!而且司机叔叔也在医院门口等我,我的腿虽然受了伤,但回去倒也不是问题。今天真是多谢你了,以后有机会,我再好好谢谢你。”

“我这也就是顺手的事儿,哪用得着你这么说啊!”韩豫的脸红了红,很快又道,“你回去之后记得按时吃药和给膝盖换药,早点好起来了,也能早点出来玩儿。今天我还听班长说我们班要办一次毕业聚会,只是还没定下是什么时候,到时候你可别缺席了。”

宁芜心中暗自苦笑。

现在容婇叶正是憎恶自己的时候,加上宁复天又受了伤得静养,自己只怕没多少机会出门了。

“好,我一定尽量不缺席。”

虽然明知没什么希望,但宁芜还是微笑着答应了下来。

既然下定决心不能像上辈子那样逆来顺受的活着,她必须做一些努力,慢慢的改变一下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和待遇。

这自由出门的待遇也是必须改变的事情之一。

不过想想宁国梁和容婇叶对自己的一贯态度……这条路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得到宁芜算是肯定的答复,韩豫心里尤为高兴,直到送宁芜上了车,看着车子开远了,他才得意的转身离开。

回到家,宁国梁和今年高中毕业的宁复臣都已经回来了。包括容婇叶和受了伤的宁复天在内,一家四口正一派其乐融融的坐在客厅旁的餐厅吃饭,似乎根本没察觉到他们的家庭成员还少了一个。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