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呸呸呸,瞎说什么呢!”容婇叶无比怜爱的看着宁复天,“有程医生在,什么病都能治好的。你就放心配合程医生的治疗,等你的腿好了,妈立马就奖励你一辆你之前看中的最新款型的宝马车!乖,好好听话,啊?”

“真的?!”宁复天破涕为笑,“那我都听妈的,一定好好配合程医生!”

没想到一次伤腿就能换来一辆自己期待了好久的几十万的车,甚至都不用去纠结自己还没有驾照的问题!这次受伤,简直是太值了!

“这就对了。”

容婇叶满意的点点头,摸了摸小儿子的脑袋,脸色一正,站起身来对程医生道:“程医生,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容夫人放心,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程医生的心情也缓和了不少。

有个懂事明理的当家人就是省事省心。

容婇叶不再说话,让吴妈将多余的人带了下去,亲自守着程医生对宁复天进行治疗。

隔壁房间,将这一幕听了个全场的宁芜眼中眸色更冷。脚都站麻了的她始终无人前来理会,她干脆重新坐回了地面上,好让自己更轻松一点。

耳边不住传来宁复天凄厉无比的惨叫,听得容婇叶心惊不已,宁芜心中却涌出一股畅快的感觉。

只有疼痛,才能让她的心绪有些微的变化。

而以前承担了所有疼痛的她,这一次终于不再逆来顺受,要将这些一一偿还!

这一点痛算什么?真正的好戏,还在以后呢!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宁复天痛苦的吼叫声渐渐消停了下来。

别墅中所有的人心里都大松了口气。

“你还坐在地上干什么?作为堂堂宁家二小姐,你就是这么丢宁家的脸的?!你这是存心想要气死我是不是?!”

在宁芜出神的时候,容婇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皱着眉头毫不客气的斥责道。

宁芜从回忆往事中清醒过来,忙要从地上站起来,脚却已经坐麻了,再次不稳的跌倒了下去。

“没用的东西!”

容婇叶不耐的骂了一句,不再理会宁芜是站着还是坐着,直接道;“天儿的伤,是你害的?”

“这怎么可能?!复天是我唯一的亲弟弟,我怎么会害他?!”

宁芜大惊失色,笨手笨脚的解释道:“母亲,我刚刚回家之后觉得有些累,就想先睡一觉,不知怎么就把自己的房门给反锁了。复天也不知道是不是找我有事,急匆匆的跑来敲门。我这才醒过来,立刻就跳下床给他开门,谁知道复天有些等不及,一脚踹了出来,就给踹空了……我本来是想接住他的,可是才刚睡醒根本没有力气,就没有接住。再后来,我们就一起跌倒了……”

说着话,宁芜不动声色的把自己被血染透了长裤的膝盖完整的暴露在容婇叶的面前,还“忍不住”疼痛低嘶了两声。

经历了被家人利用彻底的短暂一生,她是再也无法当着容婇叶的面叫一声妈了。

好在容婇叶平时也很讲究那一套古代豪门贵族的做派,对宁芜的教导十分严苛,宁愿对方叫她一声“母亲”,也不愿意宁芜和她的另外两个儿子一样亲热的叫他“妈”。

容婇叶看见了宁芜的受伤,但对此毫无反应。

她在思考宁芜所说的这些话的真实性。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好想的。

她的女儿她知道。自己平时虽然对这个女儿是少了些关注,但也知道她就是个怯懦的脾性,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从来也没有和长辈顶过嘴,更别提撒谎了。

这样没用的人,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而以天儿的脾气,这种踹门的事情却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

他这次受伤,只能说是宁芜开门的时机太巧合了。

“你说你闲着没事把门反锁了干什么?!”心里烦躁的容婇叶虽然知道宁复天的受伤不是宁芜害的,但还是冲她发起了脾气,“在自己家里睡觉,又有那么多佣人看着,你还担心家里有贼是不是?!天儿喜欢往你房间跑,那是他愿意跟你这个做姐姐的亲近。你不体谅他一番好心也就算了,还锁了门把他拦在门外,这次更是害得天儿受了伤要静养一个月!你从小我就教导你要尊敬长辈、照顾弟弟,明明都学得好好的,现在倒是给我顶起来了!果然是越大越难管教!你还趴在地上干什么?当真不想做你的宁家二小姐了是不是?!”

宁芜眼圈通红,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她低着头,诺诺的道:“母亲……我的腿疼得厉害,站不起来了……”

“果然是个没用的东西!”

容婇叶咒骂了一句,冲着楼下一喊:“吴妈!带两个人上来,把二小姐给我扶起来!”

吴妈带着两个中年妇人应声而至,一声不吭的把宁芜扶了起来,扶着她坐到了房间里的木椅上。

宁芜似乎是怕容婇叶生气,没再出声,可脸色的痛苦神色却一再掩饰不下去。

吴妈看着有些不忍心。

不管怎么说,宁芜再不受先生夫人看重,那也是她看着一点一点长到这么大的。无论什么时候,二小姐都不会主动给人惹麻烦。

她走到容婇叶身边,小声的道:“夫人,您看,要不要请程医生也帮二小姐看看?二小姐再不得您的心,她毕竟也是宁家的小姐。要是伤了腿留下什么后遗症,走出去也丢您的脸,将来说婆家也是麻烦事。”

容婇叶的确是不打算管宁芜的,但吴妈说的话也很有道理。

她眉头一皱,没好气儿的道:“程医生已经走了,不好再请回来。吴妈你叫个人带二小姐去最近的诊所或是医院看看就行了!至于医药费……反正这次的事情都是她自己作的孽,平时那么多零花钱留着也是留着,就让她自己掏吧!”

话一说完,容婇叶踩着高跟鞋转身便走,去看她的宝贝小儿子去了。

宁芜心中松了口气。

容婇叶走了就好,她本来还以为以容婇叶的脾气,会直接给她几巴掌的。

可是转念再一想到容婇叶要自己掏钱看腿,心里登时又有些为难。

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今后还是少用的好。

太不值得。

吴妈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她转头看向宁芜,无奈的道:“二小姐,您看这……”

宁芜沉默了一下,抬起头来给了给了吴妈一个笑脸。只是她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看得吴妈一阵心酸。

“吴妈你不用担心我。”宁芜勉强笑道,“你找个力气大点的阿姨帮我一把吧。我的书包里还有些平时省下来的钱,看这点腿伤应该是够了。”

她说是宁家的二小姐,本应该锦衣玉食才对。可是宁国梁和容婇叶都不喜欢她,宁家其他两房更是不可能管二房自己的事。除了逢年过节她能拿到几个比哥哥弟弟都要薄上不少的红包之外,宁国梁和容婇叶平时连一分钱的零花钱都不会给她。

就连她身上穿的衣服,也大多都是宁玫淘汰下来的旧货,被宁玫以不要浪费为名扔给了宁芜穿的。

宁玫倒不是好心为了宁芜,而是要看着宁芜穿自己的旧衣,借此羞辱宁芜。

更重要的是,宁芜身边还有一个花钱如流水又霸道非常的宁复天。她每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私房钱,有一大半都落入了宁复天的手里。

要不是因为手里实在捉襟见肘,宁芜也不会从学校一路走回家了。

可是这一次的腿伤却不能省。

不然的话,容婇叶那里只怕就糊弄不过去了。

吴妈叹了口气,帮宁芜拿了书包,又让那两个扶宁芜起身的妇人将宁芜扶下了楼,一直送到了宁家的私车上。

好在宁家有专门的司机随时听候使唤,不然的话,宁芜还要多出一笔打车费。

车子开动前,吴妈悄悄塞了几张百元钞票给宁芜,以眼神示意她不要作声,匆匆转身离开。

将那几百块钱飞快的塞进书包夹层,宁芜心中真是百味陈杂。

堂堂宁家二小姐,出门看伤竟然要家里的佣人帮衬,真不知道是可笑还是可悲。

不过上辈子吴妈却是从来都没有对她示好过,这次怎么会突然有了变化?

“陈叔叔,就去附近最近的医院吧。”宁芜轻声的对司机道。

陈武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老实温顺的宁芜一眼,道了一声“好”,便发动了车子。

他对这一带的情况很熟,很快就把宁芜送到了附近的青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坐在宁芜身侧的秦妈扶着宁芜下车。

陈武将车停在停车场,自己抽着烟在医院门口等候。

医院挂号处排队的人很多,宁芜坐在一旁休息,秦妈则去帮她排队。

不过看这情况,只怕是有得等了。

正好宁芜也不想这么快回家,等得倒是心安理得。

“宁芜?”

正耐心等着,一个有些迟疑的声音在宁芜身边不远处响了起来。

宁芜一愣,抬头一看,一个长相有些清秀的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出现在她的视线中。这个男孩子正一脸疑惑的看着宁芜,似乎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认对了人。

这个男生好像有些眼熟。

可是她实在是想不起来。

宁芜有些歉意的道:“我是宁芜,你是……?”

“你还真是宁芜啊!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呢!”

得到宁芜的确认,男生一下子就兴奋起来:“我是韩豫啊!我们是同班同学!我就坐在你座位后面三排向左数两位的位置!你能想得起来吗?”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