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下章返回目录
宁芜从来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自己竟然会死在堂姐宁玫的手里。

虽然她从来都是被家人忽略的那一个,但她一直都以为自己还是这个家的成员之一。不管父母、哥哥弟弟、堂姐对自己的态度有多恶劣,但她始终都相信,在他们心里,应该还是会有自己的一点位置的。

所以在父母要她嫁给一个傻子给哥哥换回一个作为江氏大小姐的妻子之后,在堂姐因为误会自己向自己注射过量毒品并直接导致她的死亡之后,她才终于彻底明白了过来。

从始至终,不过是她太天真,太幼稚。

宁玫是宁芜大伯宁国栋的独女。

她的大伯年轻时极有才华,是宁氏集团创始人、她的爷爷宁定邦一直看好的继承人。可惜宁国栋自幼身体不好,病痛缠身,在宁玫出生后不久,他就熬不住繁重的工作压力去世了。

而宁芜的父亲宁国梁又是一个大草包。在他搞砸了宁氏好几桩大生意之后,宁定邦直接把宁氏交到了自己的三儿子宁佑君的手里。

宁佑君年轻时的风评并不怎么好,可谓**多情,是纨绔子弟的绝佳代表。然而在他接手宁氏之后,他却陡然转变,娶妻生子,不再拈花惹草,并且埋头工作将宁氏进一步发展扩大,成了青州商界又一个精明厉害不可忽视的大商人。

从小到大,宁玫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从宁芜手里抢东西。

在宁芜面前奠定了绝对牢实的霸道女王形象的宁玫,是宁芜从来都没有勇气反抗的。

所以高中的时候,当宁玫喜欢的男生莫新杰站在宁芜面前向她告白的时候,她脑子里第一时间冒出来的念头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在那一刻,她几乎已经看到了宁玫得知这件事后对着她大吵大闹的情景,爸妈一定会帮着宁玫,哥哥弟弟也都会对自己的境况视而不见甚至是冷嘲热讽火上浇油。

宁芜本能的拒绝了莫新杰的告白,苍白着脸色飞快的跑了。

而后来的事实证明,她做得没有错,莫新杰对她来说,绝对是这辈子最大的麻烦。

莫新杰向宁芜告白的事情,还是被宁玫知道了。宁玫第一时间怒气冲冲的跑到了宁家二房,对宁芜的父母宁国梁和容婇叶控诉宁芜小小年纪在学校不学好反而**男生之后,宁国梁问也不问一句,直接对宁芜暴打起来,直到宁芜被打得遍体鳞伤也没有松手。

宁玫站在一旁得意的笑。

从那以后,宁芜就刻意的在学校避开了莫新杰。

然而莫新杰却是真的对宁芜起了兴趣。

他开始对宁芜展开了公开高调的追求行动。

宁玫更恨宁芜了。

除了向宁国梁和容婇叶告状,她私下里对宁芜的折腾一点儿也不少,动辄打骂,还在青州中学败坏宁芜的名声,以至于宁芜身边最后只剩一个完全相信她的朋友——赵沁颖。

然而赵沁颖最后因为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和宁芜一样在学校被败坏了名气。而且她没有宁芜那么强大的承受能力,最后转学离开,不知去向。

宁芜在学校被彻底孤立了,成了全校人指指点点的对象。

而受到了极大伤害的宁芜,哪怕是之后上了大学,也一直没能改掉自己卑微胆怯的心理,始终无法和身边的人交上朋友。

这一切的情况,在宁芜大学毕业进入家族企业工作后,才有所改善。

不用再贴身照顾双胞胎弟弟宁复天的宁芜,得到了人生中第一次自主独立的机会。

然而她才刚刚憧憬起自己将来可能会有的清净生活,她的父亲宁国梁却告诉她,他为她订下了一门婚事,而且一个星期后就是订婚宴!

他要她嫁给青州第一财团江氏财团那个在青州出了名的大少爷江裴!究其原因,却是因为大了她三岁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大哥宁复臣,看上了江氏大小姐江颜铃!而江家同意将江颜铃嫁给宁复臣的条件之一,就是要宁芜嫁给他们的傻儿子!

宁国梁和容婇叶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以一个几乎是隐形人的女儿换回一个大儿子的钟意对象,对方还是江氏财团的大小姐,这怎么算都是一笔极为划算的买卖!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宁芜接到了久未联系的莫新杰的电话。得知宁芜即将订婚的消息的莫新杰以误导宁玫为威胁,逼着宁芜出去见他。

想起宁玫那强大的杀伤力,宁芜无奈赴约。

她并没有和莫新杰多说,直接将江氏和宁氏的现状提了出来,摆明了就算是莫家出手,也不可能改变这门婚事,莫新杰再继续纠缠下去,也是无用。

莫新杰这一次却变得好说话了很多,他沉默了一会儿,再没有任何反应。

或许是他真的想通了也不一定。

宁芜连椅子都还没坐热,转身便离开了。

谁知道刚到地下停车场取车,宁芜就被闻讯而来的宁玫堵了个正着。

宁玫对着宁芜破口大骂。什么“贱人、不要脸、没男人就不能活”之类的话喷涌而出,让宁芜听得目瞪口呆又震惊不已。

她向宁玫解释,宁玫却根本就不听,直接让与她同行的一个男人将宁芜拉到了宁玫的私车上,甚至还用麻绳将她捆了起来!

宁芜被吓坏了,她绝望的向宁玫喊道:“堂姐,我是你的妹妹!”

宁玫不为所动,甚至还让同行的男人用围巾堵住了宁芜的嘴。

她在冷冷的向宁芜说了一句“我没有你这样抢自己姐姐男人的妹妹!”之后,就亲自把那由她亲手比兑的药水,通过冰冷的注射器,狠狠的扎进了宁芜的手臂!

宁芜恍惚的看着宁玫扭曲的面孔,渐渐失去了意识。

而在她死去之前,她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却依然是宁玫对她深深的憎恨。

再次醒来,宁芜发现自己活在一片白茫茫的昏暗世界中,无论她怎么费尽力气,也看不清前路是何模样。

她以前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被父母喜欢,为什么会被哥哥嫌弃,为什么自己像保姆一样照顾弟弟却被弟弟真的当成了保姆。她也不明白自己一直在讨好亲近的堂姐为什么从来也没有给过她一个好脸色,甚至还要时时欺负自己从自己手里抢走所有好的东西,然后再如同施舍一般丢给自己几件她不要的旧衣服来成全她照顾堂妹的好姐姐名声。

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她从来都没有弄明白过。

可是在她死在宁玫手里之后,她却突然全部都想明白了。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他们不喜欢她,本就是毫无理由的不喜欢。哪怕她做得再好,表现得再怎么顺从,最后也什么都不会改变,只会是被抛弃的下场。

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事情,她本就不该抱有任何奢侈的希望。

如果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奢望那么多,那么到了最后,她也不会难过到麻木。

只是可惜,她明白得实在太晚了。

如果人生能够再来一次,她绝对不会把自己再摆到一个那么卑微的地步。那些忽视自己、抛弃自己的人,她也绝对不会再给他们伤害自己的机会!

一个虚无的声音陡然在这片白茫茫的世界中响了起来。

“怨念这么深?那么,如你所愿。”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