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你们听说了吗?那个傻子回来了,真是命硬啊!这都没死了!”一个王府的丫鬟八卦的说道.

“你说的是咱们王府的三小姐吗?不是说她失踪了吗?她一个傻子自己怎么回来的?”另一个小丫鬟插嘴说道。

“听说是命大被御王爷给救了,这才保住了性命。”

“哇,御王爷真是心肠好,人不仅长的英俊,统领千军,威风八面,对一个傻子竟然还这么慷慨相救!”

“是,是。”

“人家也想走丢让御王爷救嘛!”

“你呀,还是别做梦了,好好干活!”

沈云落完全不理会他们的议论,和白承泽走进了前厅。

“王爷,三小姐平安归来了。”白承泽略微拱手。

“恩,回来好,去看看你娘亲,你不在的日子,她很是为你担心。”坐在主位的男人表情淡漠,目光略在沈云落的身一扫,将目光转移到了白承泽的身。大约三十岁的模样,棱角分明,贵族气质,浑然天成,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只是在他的眼里他看不到对她的一丝暖意,看来之前所知道却是属实了。她确实是不受待见的庶女。

沈云落匆匆转身走了出去。对此靖亲王倒是不甚在意,毕竟他的女儿现在是个傻子啊。一想到这里他的心忍不住一痛,只能在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承泽,你到底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靖王爷沈靖海目光袭向立在旁边的白承泽,很是无奈的摇着头。

“沈叔叔,才在府叨扰几天要赶小侄走吗?”一副委屈的模样看着沈靖海。那神情甚是哀怨。

沈靖海着实拿他没有办法,只能应允他继续在王府里做着王府的管家。

王府内院里,沈云落兜兜转转着迷了路。她出来才懊恼的想到,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个院落是她母亲的居住地。蹲在地手指画着圈圈的想着办法。却听到一个小丫头惊喜的声音响起。

“小姐,是你吗?”

沈云落左右看了一看,才发现她所指的是自己,小丫头快步的跑了过来。小丫头大约十三四岁的模样,头梳着双丫髻,缎带盘在发丝里,双眼如弯月一样,在加略有点圆的小脸蛋,很是可爱,一袭淡绿色罗裙,更是感觉俏生。

“小姐,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还以为”小丫头说着眼泪啪嗒啪嗒的滴落了下来。

沈云落被这个小丫头吓了一跳,慌忙帮着她擦眼泪,心里有着一丝温暖涌。“别哭了,我不是回来了吗?”

“小姐你你”小丫头心里是想自家小姐说话怎地这般有条理了,以前小姐痴傻的时候,一天连一句有条理的话都是说不出,多半都是在房间胡乱写着字,写过之后是发呆,傻笑。

“小丫头,过去的事情我多半记不起了,一会去见了我母亲,不可说出去,免得她担心,知道吗?”沈云落并非是沈三小姐,也不是灵魂附在了她身,她是整个一个大活人来到了这个异世界啊,现下当然是装失忆最为妥当的。

“恩恩,知道了小姐,你能回来夫人一定会高兴的,我们这去见夫人。”小丫头也是个机灵的,拉着沈云落的手去了她们的住处。

古典简朴的院落,院内周围种着花草,香气袭人。给院落添了几分生机,看着倒不那么萧索了。

“夫人。小姐回来了。”小丫鬟绿盈声音刚落。屋内彭的一声,好似瓷器碎落的声音。

沈云落快速的冲进了屋内。只看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貌美夫人跪卧在地。旁边花瓶碎了一地。娥眉弯弯,瓜子脸,如水的眸子温柔动人,脸色略有苍白,身体纤细孱弱,一身半旧的素色衣衫。也遮盖不住一身素雅的气质。想必这是她的娘亲了,温柔如水的女人。

“落儿,是我的落儿回来了。”貌美的夫人纤细的手指抚沈云落的脸颊。

沈云落心头一酸,也是抓住了修长纤细的手。“娘亲,孩儿回来了,让娘担心了,都是珑儿的错。”

“娘亲对不住你啊,让你受苦了。”貌美夫人两行清泪缓缓流下。看的旁边的绿盈也是跟着哭了起来。

“让娘为我担心是孩儿的错,娘好好养好身子是对孩儿最大的幸福。”沈云落慢慢扶起貌美的夫人到了床,又盖好了被子。

“呦,三妹果然回来了啊。真是一片温情啊。我们看了真是好生的感动。”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屋里响起。嘲讽意味十足。

视线往门口一转,屋里已经站了七七八八的人了。绿盈俯首在耳边轻轻的说道。“说话之人乃王府二小姐沈紫含,人人都知道,二小姐说话最是刁钻狠毒,在沈府里嚣张跋扈,不可一世,更是不把下人当人看,随意辱骂殴打。那前面为首的是大小姐沈水心。”

沈云落点了点头视线一转便看到沈水心,一头青丝半梳着,几只玉钗飞入般插在发髻。一朵金蝶放在发髻央,显得高贵典雅,眉若柳叶,眼波如水,带着丝丝魅惑,朱唇鲜艳欲滴,让人想要一亲芳泽。肤若凝脂,白皙如玉,一身鹅黄色束腰罗裙,更衬托了身材的妖娆,这女子当真是美得不可方物。高贵的气质,美艳的脸庞。

站在其旁边的是二小姐沈紫含,美是美得却沈水心差了一丝。但同样是人间绝色美女。还有站在他们身后的几个侍女。绿盈在其身边介绍的说道。

“两位姐姐来了,快请坐。”随手示意旁边有一张半旧的竹木的茶桌。两姐妹皆是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心也是暗自惊疑,怎地傻子说话这么客气了。平日里见到她们都是脑袋低垂着,一副怯生生的模样,眼里有着害怕和恐惧。

沈云落看在眼里。“屋子简陋,想必两位姐姐也不愿多待,说说你们的来意!”

“自然是来看看妹妹,离家多日,想必受了不少罪,不知是哪个歹人竟然劫走了妹妹,真是最大恶极,不知妹妹是否有受伤啊。”沈水心说着拽起了沈云落的手臂,看了看她的手臂,洁白的玉臂一点伤痕也没有。

沈水心一脸笑意的看了看沈云落,嘴念着没受伤好,没受伤好。沈紫含也是附和着说道。

“看三妹这个样子,痴傻的病是好了?。”沈水心不动声色的问着,心里却在暗暗看着她的眼睛想要捕捉什么,却看到一池春水无波。

“我也不知道,我曾经应该是昏迷过,醒来后这样了。不过”沈云落故意买了个关子。

两人皆是同时说道:“不过什么?”

“呵呵,两位姐姐不必担心,只是偶尔避免不了犯病而已,如若到时又是犯了痴傻的病,还望姐姐们不要嫌弃我才好。

一句话说完两人皆是对望一眼,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一个犯病的傻子自然不足为惧。

对了,三妹啊,再过半个月是咱们凤城难得一年一次的“百花宴”你可要去参加啊?”沈紫含一脸向往的神色。

“是啊,三妹,如今看你这般,倒也是病好了七七八八了,也可去参加百花宴了!”沈水心眼波流转,看向沈云落。

“百花宴,妹妹没听过,姐姐可否说来听听。”

“这百花宴也算是凤都有名的盛会。现在是夏季正值百花争艳的时候。特邀请所有凤城的青年才俊前来赏这百花,当然这只是其一,其二是这“百花仙子”的称号。这是凤都无数名媛千金小姐想要争抢的名头。要求的是才学,才艺,琴棋画,诗词歌赋。优胜者才可得百花仙子之名。”沈水心又是一番解释的说道。

“姐姐们去好,妹妹才疏学浅,而且还要照顾娘亲,恐怕无暇分身了。”沈云落回头看着床的母亲说道。

“那妹妹好生照顾你母亲,我们先走了。”沈水心得到了答案,便也不想在再这个院子待下去。转身带着仆人们离去了。沈紫含看到沈水心都走了,她有心还想在问问,也只好作罢,也跟着离去了。

本来自://./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