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兰娘转身,分明瞧见陈氏的脸登时黑了下来。心里咯噔一下。

“啪啪!”

破败的院门,剧烈的摇晃着。

兰娘真担心这样下去,院门会被敲坏,“来了来了,别敲了,仔细门坏了。”

兰娘抬脚欲走。陈氏却率先迈开步子往外走去,那气势汹汹的架势,哪像是去开门。兰娘跟了上去。

“作死啊!门敲坏了,可谁来修!”

陈氏打开门,双手把着两边,外面的人根本进不来。

苏武声音如震天雷,轰隆隆的响了起来,“你这做啥,我不过是来瞧瞧自家妹子,难不成还不让进屋了?”

兰娘过来,透过门缝瞧见外面站着的人——浓眉大眼,生的威武,立在那里,就跟柱子似的。这应该就是为谋面的大哥苏武了。

苏武冲着陈氏说话的语气相当不客气。

难道双方有深仇大恨?

兰娘正发呆。

“妹子,阿哥看你来了,怎么不让进屋?”

苏武看见了陈氏后面的兰娘,满脸扬起了笑——他虽生得凶了一些,但这妹子却是长得秀气标致的。虽嫁了人,可身材没走样。这样瞧着,倒也是赏心悦目。

兰娘浑身打了抖颤。这大哥看她的眼光,怎么跟看商品一样——上下审视。心中起了戒备。

“娘,您让阿哥进来呗!”

苏武狠狠地瞪了陈氏了一眼。陈氏虽泼辣凶狠,但与苏武相比,整个人的气势却是落了一大截的。她不情愿的让开了路。苏武大步过来,狠狠地撞了一下,陈氏差点没站稳。

兰娘看着皱了皱眉,却不言语,“阿哥,屋里坐。”

她引着苏武往堂屋走。

苏武边走边四处瞧瞧,嘴里甚是不满道:“瞧瞧,这没了男人的家像个什么样子!下雨天,屋里铁定漏雨吧。”果不其然,见了堂屋就看见四下放了好些个锅碗盆的。

他心下一笑,今儿的事,看来花费不了多少工夫。

小石头也见过这大舅的,可每次见着,都因那凶狠狠的脸害怕。苏武刚进来,他就躲到了兰娘的后面。

苏武择了干爽的凳子坐下,拧着眉看小石头,吼道:“男孩子,见个人还害羞,像什么样子!”

小石头吓得抖了一下——哪是害羞,分明是害怕。

“阿哥,你别吼啊,石头还是个孩子。”兰娘冲着苏武笑了笑,转身,“出去看看奶奶,怎么没进来,别又是下地去了。在下雨呢,记得叫奶奶早些回来。”

小石头抬头迟疑的看了兰娘一眼,终是跑了出去。

兰娘嘴角动了动,转过身,已是笑容满面,“阿哥,你喝水不,我去给你倒水。”

苏武忙道:“别忙那些了,阿哥哪是为你那一杯水来的。”

兰娘听出了弦外之音。

“妹夫去了,阿哥过来,是瞧瞧你过得到底好不。”

“自然过得好。”陈氏牵着小石头的手进来。

兰娘瞪着大眼看陈氏,嘴角抽了两下。陈氏没看她,拉着小石头落在另一边,怀里搂着孩子,抬头与苏武直视。

苏武冷哼一声,目光轻蔑的扫视了屋里一圈,“这日子叫好,鬼都不信。”

“鬼自然不相信,人相信就是了。”

苏武愣愣的。

兰娘笑了笑,“大哥这么远来,定是口渴了,我去给你端碗水来。”她动作极快,生怕慢了些,堂屋里的两人打了起来。

苏武接过水也不喝,直接放在了桌子上,声音沉了下来,“鬼信人信都好,反正我瞧着是不相信的。我妹子打娘家没出嫁那会儿,都不曾受过苦,可哪知道到了你家,福没享着,却是做了寡妇。你说说,这日子能好到哪里去?”

陈氏被堵住嘴,半天道:“冷暖自知!好不好,兰娘心里没数?”

苏武和陈氏看着兰娘。

兰娘垂着头,“日子挺好的。”

苏武见此,怒喝一声,“还挺好?纯粹是胡扯!”他又恶狠狠地看着陈氏,“谁不知你陈氏素来泼辣凶狠,如今我妹子是有苦都不敢说,你敢说她过得好。我看你这是老糊涂了!”

陈氏把小石头搂的更紧了,垂着头道:“你苏武又好到哪里去?好吃懒做,胡作非为,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你恶行。”

“好你个婆子!”苏武蹭的一下站起来,气势汹涌。

“阿哥!”

兰娘叫了这么一声还是有些管用的。苏武还想着兰娘能够自愿的回娘家嫁出去,便顺着她呢。

“我今日敬你还是妹子的婆婆,便不与你计较。再有下次,你陈氏再泼辣凶狠,我也让你收敛了性子。”

苏武坐下。兰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刚才的情形,还真有些不再掌控范围。这苏武要真是动起手来,吃亏的,还只能是她们孤儿寡母。

婆婆怎么不明白呢。

陈氏心里害怕,面上却没有怯场,只拿双眼看着苏武。

苏武冷着脸,看向兰娘,“妹子,我瞧着,你在这个家也不用呆了,免得再受苦。今日就跟阿哥回了家去,来日有阿哥一碗粥喝,自是少不了你一碗大米饭!阿哥养得起你。”

“别以为没人知道你那点心思!”陈氏冷笑了一声。

兰娘方才还有些糊涂,听陈氏一说,却是豁然开朗。而且,就苏武的话,她却是不能全信的——前几日,她重病,可不曾听这阿哥来过。病好了,倒是来表露兄妹情深了,未免时间有些晚。

“阿哥对妹子的好,一直是知道的。”

兰娘笑说着。陈氏却是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兰娘的头破骂,“你这瞎了眼的女人,可真当他是为你好?等你回去,不知道会被卖到哪里…简直是被猪油蒙了心。”

兰娘瞪着眼睛看苏武,“阿哥,这话…这话可当真?”

苏武狠狠地瞪了陈氏一眼,冲着兰娘笑道:“可别是信了这老巫婆的话。她不过是怕你有我做主,不敢拦你回家,才说了这等胡话来。”

兰娘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妹子,我看你还是这就跟阿哥回去,免得呆在这里再受苦了。”

苏武站起来。

兰娘愣了一下。

走,或不走,都是问题重重。

------题外话------

谢谢,你们一直在。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