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苏兰…应该叫兰娘了,她睁开双眼,双目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时间了,什么都没有变,她还在这里…

一切都不是梦,那样真实的存在。

三天,足够她冷静下来想清楚许多事情了…

“娘亲,奶奶叫您起床吃早…饭了。”小石头见她的目光看过去,声音弱得如蚊蝇,连眼睛都不敢和她对视。

兰娘坐了起来,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孩,还真是荒唐,不过几天时间,她就捡了一个便宜娘当。不过,这小石头好像很怕她?她不是他的娘吗?

她刚想张嘴叫小石头过来,却已听到一道凶狠狠的声音,“是作死还是怎么的,在床上都赖了这么多天,还不起床干活,我李家可不养这种好吃懒做的媳妇。”

兰娘抬眸,看见她的公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站在那里,就像是,她犯了滔天大罪一样,不得好死。

三日来,这些难听的话,她听了不下十次了。

实在是难听之极。

小石头低声道:“奶奶,娘的病还没有好,就让她多休息一会儿吧!”依旧是怯生生的模样。

陈氏狠狠地瞪了兰娘一眼,怒道:“我看也都好了,给我起来吃饭,难不成还要我这老婆子来伺候人了不成?”说完,便气冲冲的又转身出去了。

兰娘看着那背影,眉头也皱了起来,这日子,还真不知道能不能过下去。

小石头劝道:“娘亲,奶奶只是…”他想解释,却不知道该怎样解释,一时语塞了。

兰娘弯身把鞋后跟扯上,在这屋子里三天了,是时候该出去走走了,走了两步,转身看着还缩着脖子站在那里的小石头,道:“不吃饭?”

小石头愣了愣,嘴角扯了扯,道:“我这就来。”

这才迈开小脚步跟了上去。

出了屋子,站在院子里,兰娘这才仔细的看清了院中的一切。

房间不多,一间小堂屋带了两间卧房,另简单的搭了一间简陋的厨房,在后院,还有一间猪圈屋,里面只养了几只母鸡,却是一头猪都没有。

整个院子用篱笆围了起来,许是家里男人当兵去了的缘故,篱笆已破败不堪了。

院中,有两块小菜地,里面种了几株白菜和一畦小葱。

春日,暖风吹过,院外一棵梨树上似雪的花瓣飞了下来,落在了泥土里。

“还站在那里干什么,不快些过来吃饭了下地干活?”陈氏看着双眼新奇的兰娘,眉头皱了皱。

兰娘道:“这就来。”

一进厨房,兰娘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对于前世是川菜名厨来说,生活再贫困都能忍受,可这样的厨房就差强人意了。

厨房中,灶台上放着一口锅,另外还带了一个瓦罐,想来,是顺带用来热水的。灶台相连,有一个石头做成的简单案板,上面没有多余的东西,一块砧板上面摆着一把有些生锈的菜刀。另外,还有几个小瓷罐,却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在案板的尽头,还摆放着一口水缸,里面的水也没多少了,可是,那缸底是什么东西,好多灰尘!

除了这些,还摆了一张木桌。

这样一来,厨房的空地就更小了,多几个人都根本转不过来。

“还要我说多少次,连吃饭都这么磨叽,你出去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好多人家的种子都下地了,我们那地里又种了些什么?难不成你以为就这样耗着,就有吃的了?”陈氏念叨的功夫也不是一般,喋喋不休道:“吃了给我下地,装病也没用。”

兰娘坐了下来,看着桌上的饭菜,愣在了那里。

前两日,在房里的她,每餐的碗里,都有一个鸡蛋,记得前天中午,碗里好像还有肉来着…那时候,她有些魂不守舍,囫囵下咽…可这并不代表,她就忘记了那些东西。

可能是做厨师的原因,她对味道很挑剔,那两日那东西,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苟同,所以,才会那样的铭记于心。

可这会儿,桌上摆着的碗里,装着的,却只有玉米馍馍和白菜汤。

就连小石头的碗里,也是如此。

忽地,兰娘觉得心中一紧,像是谁用手大力的抓了一把。

“看什么看,还不快吃?”陈氏的语气依旧是那样的冲。

连小石头都低声道:“娘,您喝这白菜汤,很好喝的。”虽然仍旧害怕,但恍惚桌上摆放着的就是大餐,他那样幸福的笑着。

陈氏又道:“要想吃好的,就给我好好的干活,难道这样呆着就有好的吃?”她吃饭,就像是她的性格一样,风卷残云。

兰娘也端起碗来,尽管玉米馍馍依旧那样难以下咽,她还是尽量张嘴一口一口的咬,和着淡淡的白菜汤下咽。

看见她动筷,小石头笑得更开心了。

兰娘才吃了一半,陈氏已经吃完了,她放下手里的碗筷,“吃了把碗筷洗干净,你针线活好,就赶紧给我做绣活吧!”

扔下这么一句话后,她起身就扛了立在厨房门口后面的锄头,匆匆的下地去了。

针线活好?

兰娘都不好意思说了。

吃了饭过后,兰娘把碗筷收拾了一下,清洗赶紧过后放好。

她一边擦手上的脏水一边出了厨房,又随意的扫了院中一圈,才发现小石头正站在堂屋的大门边,怯生生的看着她。

瞧着那害怕的模样,兰娘摸了摸自己的脸,她长得也不是吓人的,怎么自己的儿子却怕成了这样?

她冲着小石头招了招手。

小石头却定睛看着她,不动分毫。

她有些生气,沉声道:“过来。”

小石头这才移步,可那张脸却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在小石头离兰娘还有五步距离时,兰娘是没耐心了,干脆几步就走过去把他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可是,这一动作却是把小石头吓了一跳。

小石头基本上是条件反射的双手一举,就哀求道:“娘亲,您别打我,我保证很乖的。”垂着头,根本就不敢看兰娘。

兰娘愣了愣,她什么时候说要打他了?

“保准不打你。行了吧!”语气有些生硬。小男孩虽是可爱,可这当娘的角色却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适应的。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