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且说李鸿铭很快就从下属那里知道了靖婉的身份。不是长房而是二房的姑娘,稍微有点失望,不过她是除了骆家四房外唯一被骆老夫人留在身边的孙辈,可见其得骆老夫人宠爱之深,即便联姻价值没那么大,日后另有用途也说不定。

骆沛山现在坐在礼部尚书的位置上,利用价值不是很大,但是他知道骆沛山的能力不错,只是欠缺一些运道,不然他应该坐到兵部尚书的位置上。

吏部尚书年迈,近一年更是疾病缠身,时不时的告假,很可能在此次会试后致仕,他们兄弟几个都在为将自己的人推上去而明争暗斗,不过他现在并没有合适的人选,他也在考虑将那些中立派的人推上去,从而打上他的标签,心中将有那个能力的人一一筛选一遍,发现骆沛山其实真的是个不错的人选。将人推上去之后,再娶一个骆家的姑娘为侧妃,基本上也就将骆沛山牢牢的绑在自己这边了。

相通了这些,李鸿铭的心情越发不错。不是没考虑到其他兄弟也可能做出同样的选择,不过他自信,他出手就没有别人插手的份儿。

今日并无早朝,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李鸿铭先去了户部衙门,将手头的事做完,因为他是皇子,是亲王,在户部也只是挂职,需要他亲自经手的并不多,他真正似需要做的是详细知道户部的情况,毕竟,就算以他尊贵的身份,有些东西也是他接触不到的,这就需要他慢慢的将人收拢,慢慢的摸清情况,慢慢的渗透。

处理完户部的事情,李鸿铭进宫,直接去见苏贵妃。

在苏贵妃这里,李鸿铭难得的放松,坐下之后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懒散。

虽没有李鸿渊那等绝世的好相貌,但也是英挺俊朗,即便是便服加身,无不彰显着身为皇子龙孙的气度,堪称龙章凤姿,气宇轩昂。

“铭儿,渊儿最近脾气那么坏,而且持续了那么长时间,是谁惹到他了?”身着大装的苏贵妃高坐玉粹宫主殿,微微的垂着眼眸,收敛了上挑的眼角形成的独特韵味,漫不经心的拨弄着长长的,经过精心修剪的指甲,指甲上并未染上蔻丹,而是呈现自然的粉红,已是四十多岁的人,在她身上却见不到多少岁月的痕迹,尤其那双手,修长漂亮,指尖饱满圆润。

“谁知道。”对于苏贵妃一开口就询问那个让他厌恶的人,让他心生不满,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敷衍与不在意。

苏贵妃扫了自己儿子一眼,“你父皇不准他进宫,母妃见不到他,你这个做兄长的自然要多关心关心弟弟,出宫后去瞧瞧他。”

“他算……”懒散的身姿染上了几分戾气,声音忍不住拔高。

“铭儿……”苏贵妃不轻不重的打断他,那平日里始终带着温柔的目光含着丝丝锐利。

李鸿铭对上她的视线,身上的气势顿消,有些不自然的别开头,他并不想承认自己的他对这个生他养他也宠他的女人又敬又怕,更不想承认此时内心还有着恐惧。

“铭儿,对你跟渊儿,我向来一碗水端平,你不能因为他不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就理所当然的觉得我该对你更好,他从那么一点点大就养在我身边,在我看来,他跟你就是一样的。你都是已经成家,有妻有女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娇娘一样嫉妒,醋上了?”苏贵妃温温柔柔的笑道,“出宫后去瞧瞧他,知道吗?”

李鸿铭定定的瞧了苏贵妃片刻,收起了所有情绪,如同谦谦君子一般,带着完美和煦的笑,应了“是”。

母子两又和乐融融的说了些旁的,不时地夹杂着轻笑,氛围显得十分的好。

旁边的宫人无不是感慨贵妃娘娘果然是位温柔的好母亲,就算暗里地同样会与皇后与其他后妃斗得你死我活,也不能泯灭她是后宫最好母亲的事实,想想那位脾气超坏,又暴戾冷酷,又任性张狂的晋王,有时候甚至敢跟陛下顶嘴,但是在娘娘面前也是最乖顺不过了。

“下午你让柳氏将本宫的两个孙女带进宫来吧。”

苏贵妃口中的柳氏乃是睿王正妃。李鸿铭点点头,“好。”

“钱氏如何了?”苏贵妃淡淡的问道。

李鸿铭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喝茶的苏贵妃,微微的垂下眼眸,“好着呢。”他家王妃贤良淑德,将柳氏好吃喝的供着,还有两个医女随时侍奉在侧,每隔三日就请太医过府把脉,没有半点糟心事儿,想不好都难。不管心里觉得多讽刺,他也未曾表露出来。

“如果生下男孩,柳氏准备自己养,还是为钱氏请封侧妃?”

钱氏还只是妾室,自然没有资格养育皇孙。

“一并。”

苏贵妃略微意外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生下儿子给王妃养,而钱氏自身又成了侧妃,那日后的睿王府后院有得热闹瞧了。“你们自己做主就好。——行了,本宫也不多留你了,早点出宫去吧。”

“儿臣告退。”

李鸿铭踏出玉粹宫大门,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这个地方,让他放松,也让他倍感压抑,放松的是他不用掩饰的各种算计,而压抑来源,不言而喻。

即便是所有的好心情都没了,李鸿铭还是那个礼贤下士,温文尔雅的李鸿铭,只是想到要去见那混蛋,心里就堵得慌,那个混世魔王,他也惹不起好不好。

或许是为了散去心中郁气,或许是为了尽可能晚点见那混蛋,李鸿铭刻意放缓了脚步,就越发的显得雍容尊贵,不知道惹得多少小宫女红了脸,本来不是一条路上的,都转了个弯儿,到他面前来了个“偶遇”,“参见睿亲王。”

李鸿铭不知道说了多少个“免礼”了,每说一个,心中就暴躁一分,恨不得将这些人全部拖下去杖毙了,可惜他不是李鸿渊。他一向不屑的人,这种时候却让他艳羡,不爽了就一脚踹过去,非但不会受到什么责罚,还有一群人将他当祖宗哄着,只求他消消气,那种爽快,他李鸿铭大概也就能私下偶尔享受享受,次数多了还怕传到父皇耳朵里坏了形象。

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就算是被那混蛋气得肝疼,那也好歹是父皇的儿子,也好过在这些下人这里受闷气。

李鸿铭抵达晋王府,因为不爽快,确认李鸿渊在府上,不等通报,直接就闯了进去,王府的侍卫自然不敢拦他,不过在晋王府当差的,就没有一个是没有眼色,李鸿铭这边还没进门,那边就已经有人禀报了李鸿渊。

李鸿渊在后花园的亭子里,斜靠在榻上,喝着小酒,周围丝竹管弦之乐萦绕,百花盛放中舞娘舞动着妖娆的身姿,整就一副醉生梦死的场面,李鸿铭不眼红是假的,可是他府上,连个戏班子都没有,更别说这些多才多艺身段绝妙貌美无双的大把家姬。不是养不起,说到底还是一个形像问题。

李鸿铭甚有几分气势汹汹的走进亭子,看到李鸿渊一副醉眼朦胧的模样,气势下意识就降了降,别管他名声有多差,若是那些闺阁姑娘们见到此时的他,不知道会有多少被他迷得神魂颠倒。可惜呀,这混蛋眼中,连他的影儿都没有,被无视得彻底,李鸿铭牵强的扯出一抹笑,“六弟,你倒是会享受。”也不指望他会起身行礼,自个在旁边坐下来,不客气的让沐公公给他送来美酒。在这儿喝醉了,那也是他好六弟灌的。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