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三个辈分最高的老妇人相处融洽,下面一干儿媳自然带着笑脸,或是听着,或是偶尔插两句,这个时候即便相互之间有什么龌龊,也不会愚蠢的摆在明面上来。

“这些年一直不在京城,家里的那些混账东西累嫂子照料,倒是我对不住你了。”

“自家人说这话,岂不是与我生分了。”陈老夫人的娘出生将门,受其母影响,性子颇为豪爽,年纪大了,才逐渐的收敛,不过面对这昔日闺中密友,又有些复苏的征兆。

骆老夫人对此莫可奈何,再说下去只怕她真与自己急,便开始聊起了家中后辈。

不意外的自然就聊到了靖婉的婚事上。“不瞒嫂子说,此次进京虽然是早有计划,但也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我这孙女,若是能给她找个好夫君,我这心事也就放下一桩了。”

先前就看出了骆老夫人对靖婉的不同,在他们进京之前也偶闻过,只是不想竟是这般在意。“你且说说,想挑个什么样的?”

事关靖婉,骆老夫人自然不客气,“这首先,品性要好,要有上进心,这长相不要求多俊朗,至少也要周正,家里情况简单些,尤其是这未来婆母,不能尖刻,性子温和些最好,我家老二这辈子大概也就那样了,所以我也不求对方的家世多好,能对婉婉好也就够了。”

“你这要求说高也不高,说低也着实不低了。”

“这要求还不低?我没要求对方不纳妾不养通房,心里眼里就只有我们婉婉一个就不错了。”骆老夫人对陈老夫人这话有些不满。

此言一出,可就将众人惊着了?挑女婿也没她这么个挑法的吧?

陈老夫人叹口气,“不纳妾无通房这一点且不说,但看你的想法,至少不能太过,宠妾灭妻的事情更不能发生,这人一辈子长着呢。这挑人自然得更精细些,单看明面上还不行,得好好的访访,现今的京城我比你熟,你给我些时日,我好好打听打听。”

“那就多谢嫂子了。”

“行了,你别跟我装模作样了,你年少时,何曾跟我客气过。”陈老夫人笑骂道。

“那还是因为嫂子让着我。”骆老夫人也笑。

“娘,要我说,现成就有个好人选呢,敏哥儿各方面应该都能符合姑母的条件吧。”下手一女子慢条斯理的剥杏仁,也不吃,就搁在一旁的盘子里。

话音刚落,坐她对面的一女子,那眼神就像刀子一样往她身上使劲戳,可她非但没有示弱,还挺了挺后辈,笑容满面的与对方对视。

经她这一提醒,陈老夫人一拍手,“对啊,我怎么把敏哥儿给忘了。”

“敏哥儿?就是方才的哪个?”骆老夫人当时心绪还没怎么平复,瞧得也不是很清楚,没有太多印象。

说起来是骆老夫人三弟的嫡长孙,陈正敏,十六岁,因为此次进京赶考,居住在大伯祖家中。

“是啊,敏哥儿这几个月居住家中,他的为人品性,不说瞧准了十分,七分还是有的,知礼,谦和,学识好,你兄长都说,若无意外,此次二甲前十当有他一个,运气再好一些,像当年的妹婿一样成为探花郎都有可能,关键是,有那不知耻的丫头倒贴,他却没有半分动容,交由我处理了,不逾越半分,甚是规矩有度。”

骆老夫人有些意动,听上去确实是不错的人选。

“在他来京之后,三弟妹也带信与我,合适的话,给他在京中物色一位好妻子。你家靖婉是什么性情我不知道,但是以我对你的了解,那定然是个好丫头,而且看三叔他们的意思,对敏哥儿是抱有极大期待的,所以并不介意他留京,以妹婿的能力,要做到这一点自然也并不难,如此你家三丫头也不必远嫁,越说,我就越觉得他们二人合适,这时日上也甚是巧合,仿似缘分天定一般。”陈老夫人边说,边不住的点头。

“娘,夫君也在前院,他今年不是也要参加会试么,想来与那敏哥儿碰到一起,会有很多话聊,对方如何,多少会知道些,回去问问夫君,回头您再见见敏哥儿。”吴氏说道。不过,吴氏对自己夫君并不抱多大希望,不然早就进京安心读书了,岂会等到与老夫人一起,早些年或许还抱有期待,现在么,可有可无。

“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敏哥儿也去过你家一两回,听说有一回妹婿还亲自指点过他,妹婿对他的印象也是不错的,你也可以回去问问。”

骆老夫人点点头,能得自家夫君青眼的,说明这孩子至少在某些方面真不错。心中有了主意。

陈老夫人想起另一件事,“既然是准备给她挑选夫君,怎么没见你家老大媳妇跟她亲娘有什么动静?”

“我事先没告诉她们,若让老大家的寻访,多半是将老大的仕途前程利益考虑进去,而我若将条件与她说清楚,大概就不会那么尽心了,那不是我想看到的,至于婉婉她娘,那就是个不着调的,婉婉的亲事,就没打算让她插手。”

陈老夫人也笑,“你家老二媳妇,那是福气。”

“对孩子而言可就不是什么福气了。”

最后就留下骆老夫人跟陈老夫人说谁私房话,其他人都散了。

陈家三房的媳妇跟在陈二太太身后,其中一人娘家姓云的,终是忍不住,“娘,敏哥儿是我瞧中给我娘家侄女的,她们凭什么说抢就抢了?还有阮氏那个贱人,明知道我的意思,偏故意跟我作对。”愤恨的扯着帕子,眼见快冒出火来。

陈二太太却是依旧不紧不慢的往前走,旁边另一个妇人也不搭理她。

“娘,您倒是想想办法啊。”这死老太婆,说什么和蔼,其实就懦弱,不会争不会抢,不然他们二房肯定比现在好得多。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陈二太太或许是被她烦得不行,停步,转身,“给你侄女瞧中的,你有多厚颜才能说出这话?”

“有什么不对?”云氏梗着脖子回了一句。

陈二太太笑了一下,是云氏从未见过的嘲弄,“你那侄女,不知廉耻,三番四次的纠缠敏哥儿,敏哥儿是脾气好,才留了她脸面,你是不是认为她做的很对?也是,你当初可不就是这么对付我儿子的,果然是物以类聚。”

云氏面皮涨得通红,“娘,您可别血口喷人。”咬牙切齿的恨声道。

陈二太太完全不将她的怒气当回事,“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心里最清楚。看在我儿子份上,劝你一句,你那点手段,对付对付我那蠢儿子就算了,现在你大伯母有心说合敏哥儿跟你姑母家的孩子,类似手段再用在敏哥儿身上,她怎么可能继续容忍你那侄女,若她再那么执迷不悟,等你大伯母雷霆手段出,指定叫她身败名裂,随后,你娘家所有女孩都会跟着倒霉,别到时候弄出人命,包括你在内,都是你娘家那边的罪人。”

云氏先有些心虚,继而怔住,“娘,您开玩笑的吧,大伯母会这么做?”

“你与她相处过几日?她和气的时候自然和气,踩了她底线,她绝对不会心慈手软,言尽于此。”陈二太太知道她这儿媳是怎么想她的,不过她不怎么在意就是了。正因为她不争不抢,才有现在的二房,大伯才会提携她的儿孙,如果云氏胆敢搅合这件事,莫怪她叫儿子休妻。这么些年,他那蠢儿子对云氏美色的那点贪恋也没了,云氏也没给她生下个孙子,真要休,她一句话的事儿。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