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这睿亲王,乃是今上第三子李鸿铭,生母乃是四妃之首的苏贵妃,苏贵妃多年盛宠不衰,加上李鸿铭本身也极为优秀,深得皇上喜爱,两项相加,苏贵妃在后宫甚至能与出生定国公府孙家的皇后分庭抗衡,另外三妃多数时间也要避其锋芒。

苏贵妃一子一女,那公主行五,十五六岁,封号敏襄,正是择婿待嫁的年龄,另外还有一养子,六皇子李鸿渊,封晋亲王,这晋亲王貌似名声不太好,而原因,似乎还不是苏贵妃下手抹黑他,而是出在他本身,苏贵妃反而没少受他带累。而苏贵妃在后宫偏偏还有一所有后妃都不及的优势……

“车上可是骆老夫人?”本以为让了路就行了,看来是不能如愿了。

不过转瞬间,骆老夫人一脸肃容,看了靖婉一眼,拍拍她的手,随即起身下车。

靖婉安安静静的坐着,隐约听见祖母与四叔的参拜声,随之伴随着另一个温文有礼的声音,想来应该就是那位睿亲王了。对着祖母一番问候,对四叔也颇为赞赏,最后还隐晦的暗示,四叔若是有需要可以找他云云。

骆老夫人返回马车,靖婉忙起身上前扶住她。

而就是这一动作,让李鸿铭隐约瞧见了她的侧影,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去查查,车上是骆家的哪位姑娘。”未必想要做什么,不过是出于他们这种人的习惯,说不定日后有用,所谓有备无患。

“是。”

睿亲王的车驾离开之后,靖婉瞧着她脸色还是没缓和下来,有些担心,“祖母?”

骆老夫人轻轻舒口气,“莫担心,祖母没事,只是有些感慨,这位睿亲王果然是名不虚传,性情不错,手腕极佳,不过是几句话,你四叔都快肝脑涂地表忠心了。”

靖婉轻笑,“四叔心里明白着呢。”那也是个及其圆滑的人,演技属于影帝级的。

“你四叔是真的有几分意动的,虽没有表面那么夸张。”

靖婉的笑容淡了一些,低不可闻的开口,“嗯,毕竟睿亲王的赢面很大。”

“你四叔那个人,祖母最清楚,有你祖父压着,不会掺和到里面去的,不过,婉婉可知,你三叔与大皇子康亲王一系的人走得很近,离核心圈子还远,不过他这么一直蹦达下去,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牵累整个骆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三叔一心想要往上爬,祖父何不成全他,有时候这人压得越狠,反弹就越厉害。”

“只怕你祖父看重的位置,他完全不满意呢,而让他满意的位置,你祖父若真将他扶上去了,就会让人看到你祖父人脉与能耐非表面那般简单,再不可能置身事外的。”骆老夫人低低叹道。“我们家现在,反倒是你爹最让人省心。”

静婉心道,祖父窝在礼部尚书的位置,果然是有意为之。失笑,“爹这样,的确没什么不好。”

“只是会带累你的婚事,你祖父再如何,也与你隔了一辈,年岁也这么大了,加上现在的局势,对孙女婿的提携也有限,你父亲这般碌碌无为,总会让你低人一头。”

“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若是一个事事都指望岳家的男人,孙女也瞧不上呢,真正的男儿大丈夫,想要什么就该自己争取,别人的力量最多作为一个支撑点,而不该成为让他扶摇而上的云梯,那样,即便上去了也会因为不知道这力量究竟有多大,而心生惶恐,甚至随时都可能坍塌,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自己打下的基石,才知道其坚实的程度,才知道能承受自己走多高。”

骆老夫人怔了怔,靖婉是第一次与她说这样的话,不惊讶是不可能的,这完全与她所知道的婉婉不同,她这样的话,可以说是与当下相悖的,可却让她很认同,让她想到了她丈夫骆沛山。骆老夫人将她搂怀里,“难怪你祖父可惜你不是男儿身。”果然是三丫头最像他,连想法都如此雷同,只是婉婉这说法叫人耳目一新。“可婉婉啊,你说的这种男人不好拿捏。”

“我拿捏他作甚?我心向往一生一世一双人,却并不指望,他若给我足够的尊重,我并不介意做他的贤内助。”

“一生一世一双人?”骆老夫人呢喃,“这是何等的奢望,当初,祖母本来也是有那么一些可能的,不过祖母不敢赌,因为人心易变,几十年的时间,说不定就是另一番沧海桑田,而且你祖父答应了第一次,我便会贪心第二次第三次,稍有不如意或者被有心人挑拨,就可能觉得你祖父变了心,如此一来,生了隔阂,情分也就没了,还不如现在这般,你祖父老了,而我成了站在他身边的唯一女人。”

靖婉觉得气氛有些伤感,便笑嘻嘻的说道:“祖母跟我说说你跟祖父的事呗。”

骆老夫人回神,拍了靖婉一下,“你这丫头,越发放肆了,我与你祖父的事儿,不是早就与你说过了。”他们夫妻二人的事,对孙女说,一两句还罢,多了,便是为老不尊了。

就那么平铺直述,不带感情的寥寥几语也能算?稍微能算八卦的,也就是祖父当初被“榜下捉胥”了。不过靖婉也并不是真的要八卦。

“你能与祖母说说心里话,祖母很高兴,不过这些话,别与旁人说了,你娘也不行。”

“我知道,我娘那性子,真与她说了,指不定好一通骂,说我离经叛道。不过她不会说没教好我,因为我是祖母教养大的。”

“万幸是我养大的,让她养,还不知道把你养成什么样儿?你娘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什么都别指望她,不过她跟你爹,乌龟配王八,正合适。”

靖婉扑哧一声笑,这话要让她爹听见了,不知作何感想。

因为祖孙二人皆是轻声低语,马车上也没留人伺候,如此,所有的话自然不入第三人耳。

一行人顺利到达陈府。

当初骆老夫人嫁人时,祖父是阁老,父亲也是官居二品,现在,别说祖父不在了,便是父母也已经过世了,自然不如那时候显赫,却也不算太差。

骆老夫人祖父过世时,她还赶回来见了最后一面,可父母过世,她都没能回来,不仅因为齐安府路途遥远,骆家处在孝中,她本身也缠绵病榻,几乎起不了身,可以说这是她此生最大的遗憾了。

现在的当家人,乃是骆老夫人的嫡亲兄长,算一算,已经是十多年没见面了,陈昌旭因为妹妹归家,还特意告假一天,兄妹二人相见,都不由得红了眼眶。

骆老夫人急切,先在父母的灵位前上了香,或许是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落了泪,渐渐的竟哭得有些难以自已,旁人好一阵劝慰。都知道她以前身体不好,养了这么些年才有现在的模样,真怕她再哭坏了身体。好说歹说,骆老夫人才终于止了泪。

待骆老夫人洗漱一番之后,兄妹二人单独的叙了话,陈昌旭便忙碌去了,他身在户部,而前些日子一些地方发生的天灾,虽然不是特别严重,户部却也很是忙碌。

随后双方的后辈才正式的与长辈们见礼,小辈们都得了见面礼,男丁除了七岁以下的孩子,其余的皆到前院叙话,相互的热闹了一番,靖婉一众小辈包括才会走路的小豆丁也都被“赶”了出去。

骆老夫人的兄弟共三人,二弟是庶出,在分家之后就搬了出去,今日她二弟一家自然也过来了,而陈二太太也是大家闺秀出生,年轻时性子比较温婉,现在也是一个面慈心善的老妇人,对于这样的人,即便二弟是庶出,骆老夫人也生不出恶感,至于她大嫂,其实与她算是闺中密友,性子投契,自然没有什么隔阂。而骆老夫人嫡亲三弟,前些年因为身体欠佳,致仕,就一独子,却不是官场混的料,干脆拖家带口的返回原籍。

姐妹们且不说,现在也没一个在京城里。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