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祖父,孙女明白您的意思,且不说还不到那个时候,便是到了那时,有些事情是不能忍受的,不能为了那点虚伪的欢愉就装糊涂,那样于我而言,比真正的伤害更痛苦。”

骆沛山沉默片刻,微点头,不知道是认同了她的话,还是仅仅表示知道了。“现下的局势不多言,关于你的婚事,我会告诉你祖母,让她尽可能给你最大的自主选择的权利,而在能力范围内,我也给你把把关。”

这话可就更过了,须知男主外女主内,男人插手后院的事,没几个做得出来,让人知道了,还指不定被拿来说嘴,尤其是并非因为自身利益关系。

“多谢祖父。”靖婉很感激,但也坦然接受了这份好意,在明白人面前,什么娇羞,什么矜持那都是虚的,不在意的,做得再过一些也不会在意,而在意的,哪怕你踏出的步子多了半分也是错。

“这是朝廷的邸报,可以拿回去看看,权当消遣。”

“那孙女就不客气了。”笑容更加的明媚。

“嗯,看完了再来取就是了,日后的,我都叫人送一份给你,若是有什么想法可以来找我。”

所以,最后这句话才是重点?!即便是生成了女儿身,有那份能耐,也不是完全不能用不是?偶尔在幕后参与参与,说不定还能磨磨那几个不成器的孙子。两不误,不错。

靖婉明白他的意思,因为不是强制要求,完全随她意愿,她自然没意见。

在靖婉离开之后,骆荣文欲言又止,自古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让女孩家自己做主?说出去没得让人笑话。而且……

说实话,就算是骆荣彦都没料到父亲对闺女是如此的态度,简直是另一种极致的宠爱,易地而处,他绝做不出这种事,他心中有妻儿,但是始终还是以自身为中心,不然,他即便不喜欢官场,也会为了他们去努力,他的地位越高,妻儿才会越好,可显然他没这么想过,他完全只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他这个当父亲的是不是该反省一下?

“老大想说什么?”骆沛山喝了一口茶,问道。

骆荣文似斟酌了一下,“父亲,儿子是觉得,这女孩家的宠着些倒无妨,但若是过了……”

骆沛山看了他一眼,他知道这个儿子想说的不是这个,不过仍旧淡声道:“有些人,你便是刻意想要宠坏都很难,因为他们克制,懂分寸,从不叫人为难,让人觉得是不是宠得还不够,不由自主的想要再宠一些,真正的宠坏了才好呢。”

兄弟两人真的是惊了,说出这等感性的话,表情还是少见的柔和,真的是他们父亲?

“你们母亲是个好女人,可惜她被你们外祖家教得太好,因为她为为父付出的太多,为父一度想要宠坏她,如果她再强硬一点,再坚持一点,或许咱们家就没有你们三弟跟二妹了,真如此,为父也全然不在意,可她为为父顾全了大局,而为父本性也不是那么坚定。三丫头像你们母亲,你们母亲却觉得她更像我,或许你们母亲自身的某些遗憾,想要在三丫头身上实现,在老二转述了三丫头那些话之后,你们母亲所愿,亦我所愿。”

兄弟两面面相觑,他们的父亲从来没说过他跟母亲如何,而母亲亦从不言,在他们看来,他们家就跟很多人家一样,父母相敬如宾,父亲在外为了整个家而努力,母亲贤良淑德,端庄大度,替父纳妾,教养子女,平衡后院,让父亲无后顾之忧,原来,不是这样?!

“所以,老大你不要想着用三丫头去换取利益,否则,你们母亲会伤心的。”

“父亲,儿子并没有……”骆荣文硬着头皮低声道。

“你那点心思,能瞒过为父?老三一意孤行,屡教不改,他总说为父不肯帮他,他自己也不瞧瞧在外面做得那些混帐事儿,真以为为父不知道?就他那点能耐,也想在夺嫡之争中掺上一脚?”骆沛山冷哼一声,可谓气势全开,两人不自觉的绷直了后背,大气不敢喘的听着。“老大,你莫跟他一样,干出阳奉阴违的事儿,叫为父失望。”

“父亲放心,儿子万万不敢的。”都说得这么清楚了,他还敢“乱来”,等着被家法伺候吧。

“行了,都滚吧。”

“儿子告退。”兄弟两齐声道。

“等等,老二,想想回去之后怎么哄哄你那闺女吧。”骆沛山隐带笑意说道。

骆荣彦有点懵,“父亲此话怎讲?”而且怎么感觉父亲有点幸灾乐祸?一定是错觉。

“关于墨兰的事儿,她没叫你直接来问为父吧?即便结果是好的,但你这个作父亲的,转头就将她‘卖了’,你是她父亲,她自然不会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但给你找点小麻烦还是极可能的,小心之后几日霉运连连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可能吧?”他家闺女一向乖巧,能干出这等事儿?

骆沛山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要问他怎么知道靖婉可能这么做,那是因为他年少时就没少干这种事,不仅仅对他父亲,叔伯兄长都没能幸免,可惜,因为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儿,他们一直都不知道原因,只是觉得自己运气背,现在想起还颇为怀念。他好心提醒一下这个蠢儿子,若是不信也无法。摆摆手,像挥苍蝇一般,让他赶紧滚。

骆荣彦再三琢磨,父亲说,自家闺女像他,那么反过来,父亲应该算是极了解闺女的,他说的这话,即便不能全信,可能性也超过七成的。因为自私,自己不能算个好父亲,那么偶尔宠着点闺女的小性儿,也全无问题,即便闺女不会做什么,也当是给她些小玩意。想明白,骆荣彦回去,在自己书房里倒腾了一阵,拿出了好几样他平日里极喜爱的东西,有些念念不舍的赏玩了一遍,狠狠心,让丫鬟送去给靖婉。

靖婉收到东西,有些莫名,这些可都是他的心头好,价值也高,无缘无故给她?

“爷说,老爷给了姑娘您一盆墨兰,他没那等宝贝,就送些小玩意儿给姑娘您。”

靖婉听了丫鬟的话,明白了,勾起唇角,父亲这么上道,她自然也要给面子的不是。“回去告诉我父亲,他近几日定会好运连连。”

至于骆荣彦听到这话的反应,他父亲果然神算,而他闺女,呵呵……

李鸿渊晚上再次收到暗卫送来的信,倒不是说他必须日日知道靖婉的所有事情,相对重要的事情还是要知道的,有些小事事关大局。知道骆沛山那老狐狸对靖婉的态度,李鸿渊对他的感官倒是好了一点,日后他若是遇到什么事儿,倒不介意暗中帮一把。

“傅云庭还没来?”

而外边刚进院门,眉目俊朗的男子,恰好闻言,脚下不自觉的顿了顿,面上无甚表情,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凉气一阵一阵的从脚底往上钻,他很想掉头就走,可惜他有贼心没贼胆,平日里万事谨慎,还是来晋王府一次就被里头那活阎王收拾一次,他敢掉头,岂不是正好给了活阎王现成的借口,会不会直接整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沐公公见了傅云庭,面带笑容见礼,“世子爷安好。”

傅云庭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很想说:爷一点也不好,来这地儿,爷哪次好过?还有别以为爷没看出来你那同情的眼神。爷才不需要同情!

“还不滚进来,等着本王请你呢?”

或许是活阎王带给他的心理阴影太深,忍不住一哆嗦。带着视死如归的气概跨进书房门。“属下见过王爷。”低眉敛目,就算如此,他也总觉得如芒在背。

“免礼。”

傅云庭起身,但后背绷得更紧了,没被穿小鞋,说不定后招很可怕。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