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可能会与祖母去陈家。”骆老夫人娘家姓陈。

无比强大而又不容置喙的理由,也是让人嫉妒愤恨的理由。

骆靖颖抑制着自己没有失态,而蒋灵珊的笑容僵了僵,显然她的段数还在骆靖颖之上,很快就恢复,“原来如此。不过没关系,下次婉表妹定能接到孙姑娘的帖子,孙姑娘是个很谦和的人,她如果见到婉表妹你,一定会喜欢的。”

如此熟稔而略显亲昵的语气,她在彰显着自己与那孙姑娘的亲近。

在进京之前,靖婉就对京中的贵妇人以及那些贵女们进行过专门的学习认知,而临时老师是龚嬷嬷,老夫人虽然给她提点过一些,但她绝对不知道靖婉对京城人事的了解,甚至超过很多土生土长的京城人。

这孙姑娘孙宜嘉,生来高贵,而本身在各方面也很出挑,即便是那些不受宠的公主郡主,面对她的时候不仅仅是退让三分,甚至有时候还会讨好,为了更好地生存。

孙宜嘉的脾气或许真的不坏,但是绝对不是谦和,而是习惯性的高高在上,众星捧月,而蒋灵珊是什么人,母亲不过是礼部尚书府出来的庶女,父亲不过是一四品官员,身份地位相差太大,这不是讲人人平等的地方,身为主子跟丫鬟姐妹相称或成为好友什么的,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当然,地位相差悬殊的人并非绝对不会成为挚友,但那机率太低,显然蒋灵珊没这个运道,孙宜嘉也不是屈尊降贵的人。蒋灵珊不过是千方百计拼死拼活挤到孙宜嘉身边的一个小跟班,还是最末等的那种,因为巴结孙宜嘉的人太多,她要时时注意着不被人排挤出去,一边还要小心翼翼的奉承着那位。

不能太过而惹来那位反感,也不能太收敛而没有存在感,不说心力交瘁,过得不如意不顺心却是肯定的。

她能在孙宜嘉身边占据一席之地,也的确是本事,比如骆靖颖也向往那个圈子,却没那个能耐。

靖婉倒是没兴趣拆穿她,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或是自愿,或是被逼迫,做出这样那样的选择,她与蒋灵珊暂时无仇无怨,没必要撕开来结死仇,将来如何,再言。

午宴自然很热闹,骆老夫人身体或许有些疲惫,但是精神不错。

靖婉因为初入京城又在老夫人心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不意外的,得到的见面礼都是不错的东西,小金库再添一笔。

果然,不出靖婉所料,老夫人派人给陈家递了拜帖,那边很快给了回信,只是时间比那孙宜嘉的花宴早一天,陈家一行,不仅靖婉会跟着去,他四叔一家也会随行。如此,那什么花宴,说不定还有转机,毕竟,现在是有人盯着她,不给她弄点幺蛾子她反而觉得不正常。虽然讨厌各种算计各种争斗,但是麻烦上门,也要回击。

靖婉给各房兄弟姐妹准备的东西终于都收拾出来,让人送去,至于喜不喜欢,自己的兄长与庶弟、妹还在意一下,其他人就与她无关。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一样的东西,自然不会是人人的心头好,少不得骂一句什么东西,就算她费尽心思提前打探到他们的喜好,诸如骆靖颖一类的人,东西明明喜欢,因为跟别人的不一样或者价值没那么高,也会挑刺找茬,认为你是在侮辱她。

理完此事,靖婉带着人修剪她小院中的花木,除了因为原本就有些地方不太让她满意,还有就是今日来她小院的人,有那么些手贱,糟蹋了她不少花朵,弄得整体上不那么美观了。

靖婉身边,近身伺候的人都是从齐安府带来的,所以对于她亲自打理花木习以为常,她们要做的就是拿着托盘,拎着洒水壶,在她需要的时候伸手帮忙即可。

其实她们都觉得自家姑娘很厉害,不管是室内摆放的花束,还是院中的花木,哪怕她们一直跟着姑娘学习怎么摆弄,出来的结果还是没有姑娘弄的好看,同样的东西,姑娘只需要伸出她的芊芊玉手随意的拨弄两下,就会显得更加的漂亮。

一个小丫头从院门外面进来,在一旁的龚嬷嬷耳边耳语了两句,在龚嬷嬷点头之后,小丫头退了出去。龚嬷嬷上前两步,“姑娘,老爷派人来请您去前书房。”

靖婉微顿,将手中的剪子与花枝搁在一边的托盘上,青竹忙让人兑了温水上前与她洗手。洗好之后,靖婉回屋换了身衣服,依旧偏向素淡,领了青竹与青梅走出小院。

院门外一个小厮抬头绷直肩背,眼眸却是垂向下,并不乱瞧。

“小哥久等了。”

那小厮连忙见礼,“三姑娘好。小的并未久等。”

“嗯,那就走吧。”静婉点点头。

对于骆家,靖婉还没有完全熟悉,尤其是前院,可谓一无所知,自然要靠小厮引路。

那小厮以为靖婉会询问些什么,毕竟,一个后院的姑娘,突然间被一家之主叫去,且还是她们一生都可能无法踏入的前书房,换了谁大概都有些忐忑,不是担心自己是不是犯了什么大错而害怕,就是自己是不是得了青眼兴奋,可是三姑娘非但没问一个字,还很平静,不是佯装的平静,而是真正的平静。

“老爷,三姑娘来了。”

“进来。”

靖婉将两个丫鬟留在外面,独自进去。书房里面,除了一家之主,还有她爹跟她大伯,靖婉大概知道了,她多半是被她爹给“坑”了,人家都是坑爹,到她这里怎么就反了呢?她要不要做些坑爹的事儿来报复一下这个坑女儿的爹?

靖婉一丝不错的给三人见礼,然后就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

对骆荣彦而言,昨晚已经见识过自己这闺女某些与众不同了,而且他对这些事一向不关心,有些百无聊奈的坐在一边,祖父骆沛山跟大伯骆荣文就不一样了,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了她好片刻。

骆荣文心中是一种难言的复杂,而骆沛山,他的心思有一点点诡异了。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也不是纯粹的利益权利追求者,他做的每件事,家里人都无人反驳,认为是理所当然,他自身也是习以为常,然而听到二子转述的那些话,突然滋生了一种被信任,被理解,被认可的心理,似乎相较于其他人的“无动于衷”,这种感觉让他愉悦,就如同孤独前行的人,发现其实自己并不孤独,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别人将他的努力都看在了眼里,并且认为他做得不错。

这种心态确实诡异了一点,尤其是带给他这种观感的还是自己的孙女。

骆沛山将这些情绪统统压下,这不是他叫这个孙女来的原因。

“三丫头,这人通透一些并不是坏事,但是太通透了,也未必是好事,尤其是后宅的妇人,因为看得太清楚就容易伤心,而绝对的理智,又会失去很多的乐趣。”

靖婉绝没有想到她祖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这不是男权至上的社会下,作为一家之主的士大夫该说出的话,能说出这种话的男人,至少不会完全轻视女人或者将女人当成附庸的性情中人,不迂腐,不刻板。终于抬眸正视书案后的人,似乎对他又多了解了一点,然后又多了一点认同感,开始将他当成真正的祖父,而不仅仅是一个名号。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