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靖婉出生的时候,老夫人的长女早已经出嫁,对这位大姑姑骆荣慧,她也只见过那么一两次,因为她嫁在京城,而靖婉从出生就一直在齐安府。相隔遥远,想要走动走动并不是那么容易。

等到骆荣慧一行人进来,靖婉明显的感觉到,为首的女子虽然极力的克制,但还是显得步履匆匆,跨进门槛,“母亲!”几乎是扑跪在老夫人跟前。

老夫人一把搂住她,“我的儿,我的儿……”

老夫人毕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眼睛虽然有些湿,眼泪却没有掉下来。

眼见着差不多了,靖婉才上前劝慰。

或许因为在小辈面前哭,觉得有些尴尬,骆荣慧跟着老夫人身边的人去洗了把脸,重新上了妆,再出现的时候,俨然又是姿态雍容的贵妇人。

骆荣慧的丈夫因为忙,要等到下次沐休的时候才会来拜见老夫人,跟随她一起来的,是她唯一的女儿袁巧巧,此时正跟靖婉说话。要说骆荣慧一生都比较顺遂,唯独在子嗣上不如意,出嫁后四五年才怀了一胎,得了一女,此后就再无动静,不知道吃了多少药,拜了多少神,给寺庙的香油钱一年比一年多,结果还是那样。

不得以只能给丈夫纳妾,可是几房妾室,虽也有生育,可是都是女儿,这人数也不尽人意,别人都说她恶毒,自己是个不下蛋的母鸡,也不让别人生,她都要冤死了,现在家里还有一个怀着,大夫说十有*是儿子,她都快将那姨娘当祖宗供着了。

骆荣慧拉着靖婉稀罕了一会儿,给了见面礼,然后老夫人就让靖婉带着表姐去她的小院玩儿。这母女两要说私房话,靖婉原是准备主动告辞的。

主院外面,二人又碰到了其他人,想来是听到骆荣慧回来,这些人是来见礼的。

靖婉给三婶见礼之后,看着自己的庶妹,“这会儿不是在上课么,怎么到这里来了?”

骆靖悠相对自己的亲妹妹,沉默很多,逃学被嫡姐逮个正着,羞红了脸,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开口,“三姐姐,我,我……”

“三姐姐,四姐姐说,大姑母回来了,我们作为晚辈应该来问安。”骆靖薇望着靖婉,小脸带着明媚的天真,不知道她只是实话实说呢,还是别有用意。

靖婉淡淡点头,倒是来的够快的,道:“回去上课吧,这会儿祖母跟姑母正在说话,不要去打扰了,想来再晚点,二姑母跟三姑母也会回来,晚些时候,一起问安就好了。”

听了靖婉的话,被骆靖颖撺掇逃课的,包括六七八姑娘,反正除了骆靖颖自己,其他的都折回。

靖婉向刘氏曲了曲膝,走了。旁边的袁巧巧见状,有几分惊讶,但也有样学样。

“娘,你瞧瞧骆靖婉那样,竟然连你都不放在眼里了。”骆靖颖气得眼睛都红了。

刘氏扯了扯帕子,眼神黑沉沉的,“回去上课罢。”

“娘?”

“颖儿乖,我们现在确实来得不是时候。”只因为那大姐夫是吏部的,而公公又不肯提携丈夫,她就一心想着讨好这大姑姐,一时忘了其他,被侄女提醒,那就仿若是被扇了一巴掌,尤其是妯娌四个,就她站在了这里,还不知道被下人怎么笑话。

那骆靖婉,不仅是颖儿的克星,也是他们三房的克星。

骆靖颖跟在刘氏身边,压低声音,“娘,骆靖婉腕子上的蜜蜡手串是不是大姑母给的?”

“是吧。”刘氏心不在焉的应道。

骆靖颖嘀嘀咕咕的嫉妒靖婉又得了好东西,各种恶毒的咒骂,全无半点大家闺秀的教养。等刘氏回神的时候,深深的看了自己女儿一眼,自己这个女儿才学样貌都出挑,可是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比不上骆靖婉。“颖儿,娘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有些话不能说出口。”

“我这不是就跟娘你说说么,在外面绝对不会乱说的。”

刘氏无奈,为什么她这女儿就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呢。

“婉婉,你这海棠雅居可真漂亮。”鹅卵石铺砌的小道,还开凿了一条小溪流,里面养着锦鲤,还有一团一团的睡莲,架设一座小桥,各种花木错落有致的装点着小院儿,廊下还挂着吊兰,正是开花的季节,花香阵阵。

“都是我娘布置的。”按照她在齐安府的喜好布置的。将袁巧巧引到花架下的秋千椅上。

龚嬷嬷很快带人送来茶点,而泡的茶乃是她亲手做的花茶。

悠悠的荡着秋千,吃着精致可口的茶点,喝着带着清香与微甜的花茶,美不胜收。

“婉婉,你可真会享受。回去后,我那小院,也让我娘这么布置。还有你这花茶给我包点,比起其他茶,还是你这茶最合我胃口。”

“好,我把制作的方子也给你,你可以自己弄。”

“哎呀,婉婉,你怎么这么好。”袁巧巧给了靖婉一个大大的笑容,“我都不好意思了。”

“只是一个方子而已,不值当什么,表姐不用跟我客气。”

袁巧巧发现她跟靖婉很投契,明明比自己小,感觉上自己才是被照顾的那个,偏偏不反感,还很享受。骆家的表姐表妹不少,可与她年龄相仿能有说话*的,在之前真没有。

“婉婉,你跟四表妹……”

“我们一前一后的两天出生,难免吵吵嘴,有点小矛盾。”静婉不以为意的说道。

看到靖婉这样,袁巧巧突然捂住嘴,吃吃地笑起来,也不追问了,反正,骆靖颖那人,眼皮子浅的,还惯会装模作样,每次来骆家,她都凑上来,还不会看人脸色,烦。

果不出靖婉所料,还不到半个时辰,另外两位姑母也一前一后的回来了。

二姑母虽是庶出,但是因为出生时生母就没了,一直都养在骆老夫人跟前,比起另外两个亲生女儿,她其实只是差个名分而已,所以跟老夫人同样很亲。只是这种亲近到底发自内心还是浮于表面,靖婉没接触过,所以不做猜想。

随后没多久,靖婉的这里又来了人,加上骆老夫人允许家学那边提前下学,海棠雅居的人就更多了,姐姐妹妹的,好不热闹。

这个小院,包括骆家姐妹,都是第一次进来,无不是赞叹有加。

或许是刘氏与骆靖颖说了什么,或许是有“外人”在,骆靖颖倒是没做出出格的事情,做了一回合格的小主人,没错,巧笑嫣然,当了海棠雅居的主人。

靖婉全不在意,跟这些个基本上都没见过的表姐表妹们说说话,联络联络感情,进了京城,就要开始融入这个圈子,现在就是个不错的开始。

“婉表妹,过两日孙家姑娘办花宴,不如你也一起去啊。”二姑母家的长女蒋灵珊笑意盈盈的看着靖婉,目光微微的煽动。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跟骆靖颖关系密切的女孩,靖婉并不觉得他的心性有多好。“到时候再说吧。”

“如果婉表妹是担心没有帖子,我可以帮忙。”

“不是帖子的问题。”

“那是婉表妹不喜欢孙姑娘的花宴?”带着小心翼翼的询问,眼底深处确实莫名的兴奋。

说话总是想给人挖坑什么的,果然最讨厌了。真以为她不知道她们说得孙家姑娘是谁?

开国国公的孙家,正是有着世家底蕴,起起落落,现在却依然是国公,甚至比起开国时更加荣耀,当今皇后正是出自孙家。而这位孙姑娘,正是现任国公的唯一嫡女,深得皇后喜爱,而皇后所出的大皇子康王,其妻缠绵病榻一两载,这位孙姑娘几乎是公认的继王妃人选,他日,就可能凤袍加身,成为天下最尊贵的女人,这样一个天之骄女,如果听说靖婉不喜欢她的花宴,会是什么结果?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