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这话说得可就严重了,这些年,为了老夫人的身体,靖婉确实费了不少心里,她却没重要到决定老夫人生死的地步。场面有一瞬间静得可怕,骆靖颖更是惨白了一张脸。

“祖母净瞎说,那么一大堆人孝顺伺候着您呢,没有婉婉,您也能长命百岁。”

“你这丫头啊。”老夫人隔空点点她,终于又露出了慈和的笑。

众人松一口气。

“祖母可不是要长命百岁,您还要给三妹妹选个好夫君,看着她出嫁,看着她生儿育女,乃至看着她当祖母呢,不能确定她幸福安康,您又怎么安心,是不是?”小王氏笑言。

“大嫂乱说什么呢。”靖婉害羞低头娇嗔。她也不想这样,可是总得入乡随俗,众目睽睽之下表现得太坦荡,难免又被人说嘴,嗡嗡嗡的吵得人头疼,可惜,随时随地脸红这一技能没点亮,也就只能装装样子。

“靖德媳妇这话可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乐呵呵的看着靖婉。

靖婉又被好一通取笑。看她实在是羞得不行,才放过她。

小王氏捋下手腕上的一玉镯子给靖婉带上,“昨儿肚子里这小家伙闹腾得厉害,没能见着三妹妹。这小玩意儿妹妹拿去玩,莫嫌弃。”昨日也确实是撑着来给老夫人请了安,晚膳都实在过不来。

晶莹剔透,水头十足,浅蓝中飘着一抹红,这东西换做前世,少说也得几十万,这里也得千多两银子,若还嫌弃,那得天打雷劈了。没见有些人又嫉妒得眼红了么,恨不得抢过去才好。“瞧大嫂这话说得,这么好的东西,妹妹喜欢还来不及。”

这初次见面的大嫂,对她好得似乎有点过头,其中缘由,只怕还是因为那盆墨兰。老夫人给她的好东西,早就不计其数,再加上这一件,她也受得坦然。

老夫人在齐安府的时候清净惯了,骤然间这么多人,虽然也很享受这种天伦之乐,但毕竟上了年纪,就算这些年调养得不错,时间久一些,这闹腾的场面还是有些觉得累,加上这一路,虽不是靖婉那般遭罪,还是受了累,短时间里还缓不过来。

只留了少数的两三个人陪她用早膳。自然,靖婉是不能少的,要知道之前的三年,靖婉都住在老夫人的暖阁,可谓日日吃住在一起,本来分开住了心里就有些空落,肯定不会放靖婉回去用早膳。

王氏身为长媳,本该时时伺候婆母,老夫人是不忍他夫妻二人分开,在最初就让她跟在长子身边来了京城,这个时候自然要布菜,伺候在侧。

如同昨晚一般,老夫人依旧是让她意思意思就让她坐下一起吃,对待儿媳,她从来都不是恶婆婆。安安静静的用完了,老夫人才问起小王氏的情况。

“瞧着怀得不是很稳当,怎么回事?大夫又是怎么说的。”毕竟是第四代里的头一个,老夫人又怎么回不关心。

王氏瞧了一眼靖婉,见老夫人没让她回避的意思,只得开口:“具体的,儿媳也不知道,她跟靖德的身体都好好的,叫太医院的妇科圣手瞧过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若不是太医说,只要身体尚好就多走动走动,儿媳都不敢让她出门呢。”

老夫人皱眉,“叫下人们伺候得精心些,还有靖德那边,他媳妇儿怀孕正是辛苦的时候,有时间多陪陪她,不要总是贪欢跟通房厮混,叫他媳妇儿伤心,还有这嫡长子没出生,通房绝不能断了避子汤。”

关于姨娘庶子女这方面,老夫人对待自己的丈夫与儿孙绝不是两种想法,不会想要恨不得将丈夫的妾室全部弄死而多多的给儿孙赏人,她知道也体谅女人的辛苦。

“母亲放心,伺候的下人儿媳都精心挑选过,靖德那边,儿媳早就跟他说过。”有婆母做表率,她自然也不会做个恶婆婆,况且那是亲侄女,兄长的掌上明珠,出嫁前,兄长对她也是百般宠爱。

“嗯,若是缺少尚好的药材,与我说,我私库里还有些。”

“多谢母亲了,那些东西并不缺。”

“你去忙吧。”

王氏行礼告退,只是离开前,不由得又看了安安静静坐在旁边的靖婉。

“祖母莫担心,再等三四个月,您一定能抱上白白胖胖的曾孙。”

“嗯,婉婉说的这话我信。”慈爱的拍拍她的手。

靖婉轻笑。男女双方身体都好,偏偏怀相不好,她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因为近亲结合引起的,但她知道的,也就是亲近结合的后代,产生先天疾病的几率比较高,其中多数都是智力方面的问题,其他的却不是很清楚。这个世界近亲成婚是常态,她也不好多说。

旁边的一个妈妈接口道:“老夫人这话可在理,三姑娘可是金口玉牙,她说好,那一准儿好,而且三姑娘一向康健,说不得因着她这姑姑,大少奶奶肚子里那个也跟着康健起来。”

“你这老货莫乱说。这话要是传出去,若是因此有人找上婉婉,而又出了不好的后果,岂不是带累婉婉。”

老夫人能始终为她着想,靖婉着实感动又觉窝心,不由得想起了前世的祖母,那是个学识涵养都极高,又生性豁达的人,养了那么一个人渣败类儿子,在他遭受报应死了之后,好好的一个家彻底败落,伤心归伤心,却依旧豁达,心向阳光,或许还带着没有教好儿子的遗憾,不留余力的教导、引导唯一的孙女,若不是深受她的影响,自己或许早就被仇恨蒙了眼,就算依旧能幸运的再活一世,在这里,只怕也会因为父亲的妾室、庶子女闹得鸡飞狗跳,遭人厌弃,哪还能活得这般自在。

“瞧奴婢这张嘴,该打该打。”啪啪的抽了自己嘴巴好几下。

“祖母,快叫吴妈妈快别打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她若是打坏了,留在祖母身边伺候也有碍观瞻不是?”靖婉娇声的求情道。

“行了,没听见婉婉说什么吗?”老夫人摆摆手。

也不怪靖婉撒娇,这纯粹是祖母的恶趣味,只因为她觉得靖婉的性子强硬了些,会撒娇的小女孩儿才会有糖吃。更何况这男人,十个有九个都喜欢柔弱些的女子,所以不管如何,在成亲后,该软的时候一定要软,不要跟自己夫君对着干。狠狠被“调教”了一番,而老夫人作为“鼓励”,每每靖婉撒娇,总能更快的达到目的。

对于撒娇,靖婉现在是越发的得心应手。

没错,她这个祖母不是刻板的人,近一年,她时不时的跟靖婉说一些夫妻相处之道,孩子这种问题也不曾避讳她,只是让她在外人面前注意些便成,所以说到小王氏时,也不曾叫她避开,她总是希望她能更好。而她祖母也很清楚,某些未出阁姑娘不宜谈论的事情,她在面对的时候才不会有所谓的娇羞,她装模作样的时候祖母倒是乐得看她笑话。

靖婉因为初到京城,倒是没有急着去家学,准备多歇两日,于是就陪在老夫人身边,将近一个时辰后,下人来报,“老夫人,大姑奶奶回来了。”

“我大丫头回来了?快些请进来。”老夫人显得格外高兴。

毕竟好多年没见了,这种心情可以理解。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