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因为老夫人进京,这第一晚上的晚膳自然设在主院,全家齐聚。

因此这个时候遇到同样前往主院的三房一行人也不奇怪。

骆沛山总共四子三女,其中仅一子一女是庶出,而这个庶子就是靖婉的三叔骆荣平,妻子刘氏乃是出自伯府,还是曾经跟随太祖的四公九侯之一的后人。

启元王朝建立近百年,太祖皇帝乃是平民出身,跟随其打天下的来自各个阶层,上至世家乃至前朝贵胄,下至三教九流市井之辈,只因后者从一开始就追随其左右,忠心不二,便是日后后者“倾尽家财”相助,得到帝王的信任也难及前者,开国四公九候,泥腿子出身的占据三公五候,荣耀无比。

可惜,那个时候的三公五侯有多威风,现在就有多落魄,虽然都还有后人存在,虽然多多少少都还有个爵位,但那又如何呢?爵位,不过是好听点,内里还不如一四五品的小官员。就说这刘氏一门,最初可是高居国公之位,现在就只是一区区伯爵,太祖钦赐的丹书铁卷也在刘氏父亲手中被夺被毁,再无取回的可能,更不要说恢复最初的荣光。

至于另外的一公四侯,不是世家就是前朝贵胄,因为有着自身的深厚底蕴,即便是这近百年,与“三公五侯”彼此争斗,又经历几次腥风血雨夺嫡之争,有所倾覆,但是绝不会败落得如同那“三公五侯”,甚至有那么一两家崛起,在现今的启元王朝尊贵无比。

“三姐姐瞧着是大好了,祖母也该放心了。”开口的正是三房的嫡女,靖婉的四堂妹骆靖颖,与靖婉同岁,只是小那么一天而已。

因为年龄相隔最近,难免被众人拿来比较,而一开始,在别人眼中,四姑娘样样不如三姑娘,因为被人说得多了,或许那个时候心里就埋下了某些种子,慢慢的知事了,知道连祖母也喜欢比她大一天的姐姐,而对她很冷淡,越发的嫉恨不平,也越发的争强好胜掐尖好强,靖婉有的,她也必须要有,而且要更好,靖婉会的,她也要会,还要更胜一筹,靖婉不会的,她更是拼了命的学,目的只有一个,必须将靖婉压下去,让人瞧瞧,到底谁更优秀,到底谁才更值得人疼爱。

靖婉就算是壳子小,但内里实打实的成年人,还是经历过风雨积淀的成年人,岂会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有时候还颇有兴致的逗一逗对方,这么有上进心,还真是好孩子呢。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份心思变得越发的不堪,散发着腐臭的味道,只要不越过靖婉的底线,靖婉一般都懒得搭理她,而这份无视,更让骆靖颖火冒三丈。简直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清静了三年,这苍蝇又开始在耳边嗡嗡嗡,考虑到场合,靖婉才没有掏掏耳朵。

“三叔三婶安。”靖婉带头,大大方方的行礼,“二姐姐好。”

骆靖蔷是三房的庶长女,姐妹中行二,已经订了亲,再过两个月就出嫁了,表面上是个没存在感的,就如同骆靖颖的影子一般,实际上么,靖婉有时候觉得这个堂姐很有意思。

骆靖蔷连忙避开半个身子,只受了半礼。咬咬唇,向骆荣彦跟张氏问安之后回礼。

靖婉无视骆靖颖而先跟长辈问安,不仅仅彰显了骆靖颖的无礼,而骆荣平跟刘氏也是失礼了,毕竟骆荣彦跟张氏可是兄长跟嫂子呢,骆靖蔷的行为简直就是火上浇油,不仅尴尬,更觉羞恼,“二哥,二嫂好。”

骆荣彦淡淡的应了,客套了两句,他对这个汲汲营营上窜下跳的庶弟一向没什么好感。

骆荣平也是暗恨,自己的官位明明比对方高,却也从来得不到对方一个正眼,父亲也是如此,这个二哥整天的不务正业也没说什么,而他不管多么努力,非但得不到赞赏,有时候还会被骂得狗血淋头,甚至当着下人的面,不给他留半点颜面。

所以不仅靖婉与骆靖颖不对付,二房与三房也只是表面和睦,实际上,身为唯一的庶子,骆荣平另外三兄弟的关系都不怎么样。

骆荣彦带头先行。

离得近了,靖婉淡淡的看了骆靖颖一眼,对方那如同淬了毒的眼神,挑挑眉,只怕日后更加不得安生了。“四妹妹这三年倒是长进了。”至少没有火药桶一样,立马就炸。

骆靖颖突然间收敛了表情,笑颜如花,还亲亲热热的上前几步,挽住靖婉的手臂,“三姐姐,以前是妹妹小,不知事,做了些不该做的事儿,你大人有大量,别与妹妹一般见识,日后再不会如以前那般了。”

靖婉性子好不假,可也是个爱憎分明的,骆靖颖这种做派,没得叫人恶心,即便被人说不友爱姐妹,也不会委屈自己装出宽容大度的模样。虽然有时候不肯妥协很吃亏,那又如何?拂开骆靖颖的手,“小?的确小,可比我小了整整一天呢,哦,不该这那么说,你出生的时候,三婶可是就给你算过命,说你八字弱,被我克着了,在齐安府那些年,总是抢先一天过生辰呢,不知道多少人以为你才是姐姐呢。”

骆靖萦立马红了眼眶,“三姐姐这是不肯原谅妹妹?”

装柔弱?装小白花?这都跟谁学的?相比之下,发现以前那像炮仗一样的骆靖颖真是太可爱了。靖婉压根不想再与她说一个字,加快速度,跟上父母。

骆荣平也被气的不轻,可是他不敢跟骆荣彦发作,也不能说靖婉如何,毕竟是女儿跟侄女之间的小事,他做长辈的,自然不好说什么,看了骆靖颖一眼,越发窝火,“出息!”袖子一甩,快步走向正院。

“娘……”骆靖颖又是愤恨又是委屈的拉着刘氏的手。

“娘的乖女儿,你且忍一忍,这里是京城,可不是齐安府那个骆家能遮半边天的地方,骆靖婉那性子,在齐安府能如鱼得水,那是老夫人护着,在京城可是大不一样了,贵人多如云,且等着瞧,总有一日会叫她吃大亏,我乖女儿总有机会将她踩入泥里。”

想她堂堂开国国公之后,却落得嫁给一个庶子的地步,如果这个丈夫对她好一些也还罢,可惜,他对这个男人早就失望透顶,冷了心肺,只有儿女才是她现在唯一在乎的,而压在她儿女头上的,统统都该死,等着吧,等着吧……

骆靖颖转怒微笑,“娘说得对。”她才进京的时候,可不是同样吃了不少亏,可现在不一样,她不仅学会了如何为人处事,诗词琴画等个方面都有长足的长进,而骆靖婉,在这些方面还真是完全不开窍,并且,她还有骆靖婉短时间里绝对没有的优势,她有不少的手帕交,利用好了,绝对是对付骆靖婉的一大利器。再一眼扫到旁边的骆靖蔷,冷笑,“二姐姐倒是学会吃里扒外了,跟二房那么亲,干脆滚去二房得了。”

刘氏瞧骆靖蔷的眼神也含了冰,“回去将‘女诫’‘女则’各抄一百遍,叫你姨娘也一同抄,再抄一百卷经书,为老夫人祈福,也算她功德了。”

骆靖蔷唯唯诺诺的应了,至于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就只能问她自己了。

老夫人见到靖婉,看到她恢复了血色的脸,而刚刚也知道老大夫的诊断结果,终于放心,同时自然也知道了白姨娘怀孕的事,却没当回事。待众人行礼之后,将这三年里在京城出生的小孙孙都搁一边,让靖婉坐在身边。

这样毫不掩饰的宠爱,不知道刺伤了多少人的眼。

有人本来想要酸上两句,但是都未曾开口,不是自己克制住了,就是旁人制止了,老夫人是个慈祥的老太太不假,他们更深知她的睿智,果决,坚韧。在这个家里,如果被她明显的厌恶,那么,你的日子将会很难过。

很快,几房的人都到齐了。

“老夫人,老爷并三位少爷过来了。”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