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之后,在门口迎接的人才行礼。靖婉的祖父跟大伯因为不是休沐,在衙门忙公事,当然,祖父即便在家也不会出来迎接就是了,粗瞧之下,大房,二房,三房的人大概全齐活了,加上下人,黑压压的一大片,靖婉瞧着就觉得头晕,然后么,还有一起进京的四叔一家子,呵呵,日后可要热闹了。

靖婉与长辈们见礼。瞧着这些人个个都笑意盈盈的,其实不少人心里肯定不痛快,尤其是同辈的堂姐妹,因为她,这一路上至少多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可见她在老夫人跟前的受宠程度,要知道,四叔最小的儿子,老夫人最小的嫡亲孙子,那是从出生就在他眼皮子底下的,也没她受宠。

这个家里,除了祖父骆沛山,就老夫人的地位最高,受她宠爱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尤其是孙辈中好几个都差不多谈婚论嫁了。

靖婉看着三年未见的父母,倒是与三年前也差不多,父亲骆荣彦还是一副淡然出尘的模样,而母亲张氏依旧娇美不被俗事所染,说实话,这夫妻二人还真的似很相配,都是那种视金钱如粪土,追求风花雪月的人,能如此这般一辈子也是相当福气了,只是子女要辛苦点,她自己无所谓,其他的么,不是还有兄长顶着么。

看着因为自己病弱而快要哭出来的母亲,靖婉只能笑着安抚。

“母亲一路辛苦了,先进去好好歇歇,其他事慢慢再说,可好?”说着上前。

靖婉对骆荣彦对视一眼,达成一种父女间的默契,自觉的退后一步。

老夫人见二儿媳那模样,也是无奈,自己也想儿孙了,让她们母女先说说话也好。于是拉着二儿子的手,“婉婉,先跟你娘回去,不用过来了,晚上再跟你祖父请安。”在靖婉应声后,一边向府内走,一边询问京里的情况。其他人紧随其后。

张氏急忙上前,对靖婉又摸又瞧,一连串的各种询问,就差从头发丝问到脚后跟,握着她已然骨节分明的手,再想到三年前离开齐安府时白白嫩嫩的女儿,再也忍不住,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来。

靖婉本来还忍着不适,耐心十足的回答她的每一个问题,现在……心中无奈的叹口气,“娘,我真没事,过几日就好了,你别哭好不好?”一边用手绢给她擦眼泪,一边跟旁边的兄长使眼色,可是这个专为她这个妹妹留下来的混蛋却对她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倒是这一互动,让兄妹间因为三年形成的那点隔阂消弥无踪。

“夫人,别哭了,继续哭下去,三姑娘该跟着难受了,身子岂不是更不舒服,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当务之急,是让三姑娘先歇息歇息。”旁边一看似温婉端庄的女子温声劝道。

靖婉闻言,一眼扫过去,没见过,偏又站在自己娘身后,梳着妇人头,加上旁边还有父亲的妾侍,是什么身份不言而喻,大概是这三年里才纳的吧,只是这比她娘更像嫡妻的派头,做给谁看?既然她娘端不起来,那你一个做妾的,就更该乖乖的龟缩起来。再看她无意识的轻抚了一下肚子,靖婉淡淡的没什么表示。

“对对,”张氏急忙擦擦自己的眼泪,“婉婉,娘不说了,先回去,你的院子娘早就布置好了,你看看,若是有不喜欢的,跟娘说,给你换。”

“娘布置的,肯定没有不好的。”靖婉笑着说道。

在快要步入骆府大门之际,似有所感的回头看了一眼,斜对面,一棵歪脖子树下,一脸青布马车,也没有特殊的标识,因为树荫树干遮挡,只是隐约看到帘子似乎是半挂着,至于马车里面的情况,是半点不清楚。马车外半个鬼影都没有,难不成马车里还有人?有人盯着自己?多半是错觉。

靖婉从马车中下来,到进入骆府,李鸿渊一瞬不瞬的看着,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才没有在她出现的瞬间,让自己直接冲过去,当着骆府所有人的面将她抢过来,然后揉进自己的骨血里。“婉婉,婉婉……”他一再告诫自己,还远不是时候,总有一天会将她明媒正娶,让她完整彻底的属于自己。

马车后的暗一听着主子低声呢喃,隐隐的嗅到了马车中淡淡的血腥味,很是不可思议,他跟在主子身边六年,主子身上虽然无数次的出现血腥,但那都不是他的,他就没见主子哪怕破一点皮,现在不过是见到了那位骆姑娘,他就弄伤了自己?

“暗一,将准备好的东西送去。”李鸿渊的声音中透着竭力后的沙哑与疲惫。

暗一再一次的心惊,要说那位骆姑娘,也不是什么国色天仙,而据他所知,那骆姑娘是首次来京城,而主子从出生就没离开过皇城,主子对她的执念怎么就那么深?不,不仅仅是执念,简直是魔障了。

这中间必然存在着不为人知的隐情,那不是他们能探知的,打住所有念头,谨守本分才是正道,主子向来赏罚分明,但凡逾越半点,必定叫你后悔在世上走一遭,而若是事关骆姑娘,若是企图窥探他内心的隐秘,将是生不如死。

“是。”从骆姑娘离开齐安府,身体不适开始,主子就收到了暗卫巨细无比的传信,那段时间,主子格外的暴戾,明明知道得越详细,心情越不好,偏偏暗卫若敢遗漏半点,就要作好下黄泉的准备。在他们这些近身伺候的人看来,简直就是自虐。

明面上,所有人都受到了他的影响,这一位一旦发起狂来,即便是那些个皇子皇女,哪个不是对他退避三分,连皇上都头疼不已,让他滚得远远的,没事别进皇宫,更别说暗地里……

其实最惨的还是工部那边,晋亲王马车坐得不舒服,要求他们改造马车,这么久都没什么进展,差点让他砸了整个工部。遇到这么个魔王,他们也只能自求多福。

收拢了无数但凡能让骆姑娘缓解不适的东西,拐上十个八个弯也要将东西送到她手上,现在自然也能用同样的方式将那些最好的滋补品送过去,神不知鬼不觉,就算有人去查,从头到尾也查不出有人刻意而为的痕迹。

“骆府里安排妥当,婉婉的事不要交给张氏那个蠢女人。”

“是。”暗一觉得无力了,按主子现在这态度,那蠢女人十成十会成为主子的岳母,这么说自己未来岳母真的好么?她不过就是没有及时让你的心肝去歇息么?!

“回府。”

“是。”

悄无声息的到晋王府,李鸿渊从马车上下来,“备水,沐浴更衣。”

沐公公急忙吩咐人准备。细看之下才发现,他的衣服近乎被汗水湿透了,还有那嘴角没有擦干净的些许血红。

寂静到可怕的快速准备好一切,沐公公行至门外,将门掩上,只是看了暗一一眼,快速的将视线挪开,半点没有要询问的意思。

李鸿渊解开衣服,顺势滑落在地,露出修长而充满力量的身躯,抬腿跨入浴桶中,双臂向后搭在浴桶边缘,仰头后靠,闭上有些微微赤红的双眸。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