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光实在不忍心再由她说出口。来的路上他开着车,看她窝在副驾驶位上看容磊的短信,笑的那么甜蜜……

晚上顾明珠下厨,年夜饭丰盛非常。

饭后全家人聚在客厅看电视,程光将两位老人应付的极好,顾明珠陪了一会儿坐不住,走出去给容磊打电话。

电话接通,容磊那边背景声很热闹,他低沉而喜悦的“喂”传来,正仰望着乡下浓黑纯粹夜空的顾明珠忽然很想哭。

“喂?明珠?”容磊低柔的唤,开门关门的声音之后,他周围静了很多,顾明珠甚至听到他的拖鞋走在地板上的声音,轻轻的一声声扣在她心上,又甜又酸。

“石头,新年快乐。我爱你。”冬夜寒凉,她的背却有些冒汗,伸手环着自己的肩臂,她的声音颤颤的,呵出的白汽在面前消散,像这六年的苦楚正渐渐淡去。

电话那头,容磊沉默很久,最终无奈的深深叹了一口气,“明天一早就过来好不好?我去接你……小猪,我想见你,最好是马上。”

“不行,说好了后天早上才出发回去呢,我爸爸会不高兴的。”顾明珠也是百爪挠心,却还是笑着拒绝,“你乖,我一回来就去找你,好不好?”

容磊还没来得及回答,顾明珠就听到容岩欠揍的声音从电话那端远远传来:“老大!老头子叫你滚下去拜年!”

“知道了,马上来。”容磊扬声回答,顾明珠笑着催他挂电话,他站起来边往外走边低低的嘱咐她:“……还有注意安全,明天有雪,你开车小心。到了打我电话——我等你。”

顾明珠微笑,乖巧点头如小鸟啄米。

小院的围墙上乳白色的球状夜灯柔柔的发光,从客厅窗户后面看过去,她的侧脸在灯光里精致迷人,笑容正好,程光倚在窗边,俊美的脸隐在窗帘的影子里,他目光柔和的看着她,嘴角有柔和的笑。

这时光,可真好。

年三十深夜下起了雪,一场连绵的大雪跨越旧年,迎来新春,在年初一的上午停了下来。

下午的时候,天缓缓放晴。

吃过午饭,顾明珠他们四个人玩了一阵麻将,三点多,外婆和顾博云都累了,要小睡一会儿。

剩下两个小的在房子里转,程光说想出去走走,顾明珠闲得无聊也跟上去了。

各家各户都闭着门团圆,乡间小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顾明珠穿着靴子咯吱咯吱的踩路边的白雪,程光落后半步护着她,两个人缓缓的走,一言不发。

其实如果够缘分遇见,某些人是能够亲近到即使一下午不说一句话也不觉得尴尬或者无聊的。

长长的路来来回回的走,不知不觉日光渐淡,村子上方开始有炊烟袅袅。

两个人又往回走,眼看外婆家的小院子拐个弯就到,顾明珠忽然把注意力从脚下的雪转到身边的人身上,“我听说,你要把位子让给三三?”

程光也一直在想着自己的事情,被她这么忽然的一问,愣了一下才晃过神来,点头答她的话,“对,我要金盆洗手了,呵呵,本来想过一阵再告诉你的。”

顾明珠停下,脚跟碾着底下的雪,抬头看看程光,等他继续说下去。

“混了六七年,玩也玩够了,总不能这么一直混下去。你现在有着落了,容磊很好,我想我也没什么能帮你的了。”程光意识到自己的眼神也许会闪烁,他微微低下了头,看着她笔直的小腿,“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路欣楠那里帮忙设计公司的事情,觉得大学里那两年工商管理学到的东西还真的有用。我想回去继续念书,前两天,路欣楠替我申请了美国的大学,我想去试试看。”

顾明珠一边认真的听一边点头,末了忽然伸手捏他的脸颊,逼得他抬头和自己对看,她眯着眼笑笑的问:“其实你是为了路路对吧?”

程光人长得好,混的虽说不如纪南周燕回之类,但也算是个小头目了。年纪轻轻一表人才,可从大学辍学回来之后,不知怎么,连一个女朋友也没交过。

她身边的朋友圈子里都传程光和杰西卡是一对,不过据她看,程光是在暗恋路欣楠。

程光皱了皱眉又笑了,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里,光逆着地上白雪的,此刻温和的少年有些像漫画里画的守护天使。

“嘘。”程光一只手指抵在唇上,轻轻嘘了一声,对她眨眨眼。顾明珠抿着唇笑,点头。

终于,她心里长久以来的一点隐秘担心放下了。

大年初二,顾明珠早上九点多回C市。程光送顾博云先回家,她则去了“韦博”。

一进公司就看到杰西卡穿着银灰色的长大衣招摇,妖娆的像只狐狸,和设计部的型男林远并肩走来,简直美不胜收。

顾明珠神色飞扬,笑笑的和他们拜年。一进办公室,她打电话给容磊,那人竟然好命到还在睡觉,声音沙沙的带着性感,听得出带了笑意:“回来了,恩?”

“恩,在公司了。答应了路路帮她跟梁氏拉赞助的,上午约了李微然。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十点半我就能走,你十一点起床,十二点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下午我三点有会。”顾明珠一只手指在PDA上点啊点,安排着琐事,心甜如蜜。

容磊鼻音极重,懒懒的“恩”,又问她:“给我做好吃的?”

“你想吃什么,都给你——做!”顾明珠笑。容磊不怀好意的长长“哦”了一声,“那午餐从简,饭后甜点……你看着办,恩?”

“恩,知道了。亲亲,拜拜!”

路欣楠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这几个月玩命似的扑在事业上,拿了家里一大笔钱做启动资金,花到最后竟然还不够用。她不好意思再伸手问家里要钱,就只好四处的拉赞助。

人在C市,找钱当然首选梁氏。

顾明珠为好友从中搭线,因为数目不小,她约了李微然先探探口风。

李微然婚后被滋润的更是挺拔英俊,穿了件颇具唐风的大衣,举手投足间很有旧时王谢子弟的名士之气。

路欣楠的老爹是C市娱乐界大亨,她要拉赞助,梁氏当然是不愁没人回报的。正事很快谈完,顾明珠笑着打趣李微然:“这江南到底是钟灵蕴秀、人杰地灵呀,看看把个李家五少熏陶的这一身魏晋名士之风!”

小璇送资料正进来,听了这话,眼神不住的飘。顾明珠看在眼里,索性叫她再送两杯茶进来。平日里冷的跟冰一样的人,竟然温柔的“嗯”了一声,乖顺的端茶递水。

李微然完全没有察觉这之间的暗流汹涌,接过小璇送上的茶还笑着拜年。

于是“韦博”出了名的冰山美人,竟然为了一句“谢谢,新年好”,红了整张脸。

“秦桑打算在江南住到什么时候?你这么两边的跑,她不心疼啊?”顾明珠一边慢慢的整理小璇要的文件,一边和李微然闲话家常。李微然见小璇还在一边站着,也不好意思像平时似的对顾明珠口无遮拦,他喝了口水,淡淡的笑,眼角眉梢的宠溺和爱意却毫无遮掩,“有空你帮我劝劝她。她在那儿买了个小店开茶馆,这都小半年了,每天上门的客人十个手指都数的完,我倒是无所谓,反正也赔不了几个钱。可小离这个月开始每天都跟我三哥闹着要去陪她,三哥呢尽给我施压,我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他的声音缓,却听的有人心如鹿撞,人走了好一会儿还缓不过劲来。顾明珠不动声色,小璇正要离开,她很平静的叫住她:“不要再喜欢李微然了,他不可能是你的。”

小璇大怒,冰冷的怒气剑一样刺出来,顾明珠却是刀枪不入的,“不要否认,我知道你看上他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以前男未婚女未嫁,我不管你。可是小璇你知不知道,我第一眼见到秦桑的时候,我心里怎么想?我当时就想——我们小璇完了。”

“秦桑是那种能勾人心魄的女孩子,他们既然冲破了那么大的阻碍结了婚,李微然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弃她。小璇,你一点机会都没有。”

小璇冷冷的笑,“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只要你顾明珠要,没有什么东西能逃得过。你可以,那么我也可以。”

“如果容磊用李微然看秦桑的那种眼神看别的女人,我就不会要他了。”顾明珠很平静,“还有,如果纪航不是你想要的人,那么凭你小璇的本事,想摆脱他的纠缠不是难事。你扪心自问,你前一阵和高幸斗的那么厉害,只是因为看不过去高幸一脚踏两船?”

小璇不语,盯着顾明珠的眼神里,有两头困兽在挣扎。半晌,她拿起文件往外走,甩下一句璇式风格的狠话:“这是我的私事,不用你管。”李微然喝过的那只纸杯,从刚才开始一直被她捏在手指间,经过门口时她停顿,背对着顾明珠站了五秒,缓缓松手,把杯子扔进了纸篓。

身后,顾明珠淡定的喝茶。

唔,要是石头用那样的眼神看别的女人,自己就真的不要他了?

呵,怎么可能……

底线

容磊吃的很急,顾明珠完全跟不上节奏,汹涌的至高点叠加而来,她难耐的呢喃,说着谄媚而真实的情话,温柔低微的像他身下被征服的奴。

容磊越加兴奋,他恶劣的揉按她。

顾明珠又累又麻又晕,终于还是哭了出来。

容磊听她哭心也疼,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心疼越是控制不住要更用力把她往死里弄。明明想着怜惜着她,身下却一记比一记深,一记比一记重。

快感尖锐,从深埋她体内的那个点开始传递,像是最热烈的火,噼啪有声的烧,迎着奔腾血液里刚烈的风,迅速的燎原,点燃了容磊内心最深处,对身下正媚声哀叫的小女人那些深沉的……爱意。

最后的时刻,那样浑然忘我的颤栗中,容磊无意识的闭着眼,贴着顾明珠的耳侧深深的叹息。

顾明珠被他高大沉重的身躯压住,无力的吐出最后一口强撑的气,整个人彻底的软下去,无声无息的昏迷。

容磊缓缓的回到现实,忽然发现身下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顿时吓了一大跳,急忙把她翻过来查看情况。

顾明珠被他的人工呼吸弄醒时,浑身还是一丝力气都没有,唇齿间他濡软的舌头正喂着她,耳边只听到他低低的笑声,显然是对这一强弱悬殊的局面感到无比得意。

“容、磊!”女王缓过了几口气,咬牙切齿的喊着始作俑者的名,眼里凶光毕露。

相思成灾,她今天的早饭都没好好吃。中午买了菜到他这里准备大显身手,油锅都还没热,他进来捣乱……

一向自认体力不错的顾明珠,对于在欢爱中晕厥一事,感到无比的丢脸。

容磊两只手撑着俯在她上方,下半身骑着她压着,两腿放在了她细腰两侧,整个人笼罩着顾明珠,懒洋洋的笑着。

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呢?她的泼辣厉害,都是为了要掩盖某种软弱。看她现在这副浑身绵软粉红的小样子,酥胸起伏,呼吸软弱,面上再装的怎么凶悍,看在他眼里也只觉得是只没爪子的小猫咪。

“小笨猪……”他伸手指逗弄她颈侧的痒肉,剧烈运动过后的声音低沉暧昧,眉眼含笑,“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你真是适合圈养的小宠物……”

顾明珠手撑着他的胸口,面红耳赤,媚眼如丝,微微扁着嘴幽幽的叹:“不是……是因为你变了,你强大到可以完完全全的保护我了。石头,你变成了当时的我想要的样子,可是我现在对着你,有些害怕。”她躺的比较下,眼睛直视也只是到他的胸口。

容磊俯身在她额头上点点的亲,她乖顺的承受,他的声音很柔软,“你知道我的底线在哪里,不要去碰它,你就不必怕我。”

他说的很从容,是千锤百炼之后,强大到无所畏惧的那种淡定。顾明珠心里有些颤,伸手环住他的腰背,把他导的压在自己身上。

他真的很重,像一块石头。严严实实的厚重感让顾明珠心里多了几分底气,她开口在他耳边软软的撒娇:“我知道时间的不可逾越性。我也知道,你不是个容易忘怀的人,石头,我等你,一直等一直等,等到你觉得我好像也真的不容易,到那时你再说爱……可是,我毕竟也乖乖等了你这么多年,是不是也可以抵消一点你的恨?”

容磊亲她的耳垂,淡淡的“恩?”了一声。

“你走了那么久,这之间一点消息都没有。容岩控着纪南,我就什么都查不到。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在做什么,会不会遇到一个好脾气的女孩子,然后彻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