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衬衫狠狠咬了他一口,容磊没防备之下猛然吃痛,被水呛的巨咳不止,转身咬牙切齿的掐她。

顾明珠机灵的躲,容磊危险的眯着黑眸,一手插口袋,一手伸出食指勾勾她:“你识相点给我过来!”

“我不!”顾明珠笑的眉眼弯弯,隔着一张沙发做防备状。

容磊挑眉,慢条斯理的挽袖子,磨牙霍霍:“我还收拾不了你了!”

他追过来,顾明珠尖叫着躲。追打了一阵,被他抓住了压倒在沙发上,控的动弹不得。

他浅浅的在她眉心亲着,手心越来越热,揉弄着她细细的腰,渐渐的往下伸去,顾明珠低低的呻吟,弓着身体颤着迎向他带电的手指。

“我家小笨猪饿了,流口水了……”容磊指尖触到她的湿意,低低的调笑,鼻尖轻轻的磨蹭她的脸颊。下手的力道却越来越重。她被刺激,小猫似的哼哼,完全酥软,歪着头趴在容磊怀里,一声不吭。

容磊缓缓拔出手指,笑的邪恶万分。顾明珠红了脸扭头,软在他怀里,任由他逗弄。容磊呼吸火热,啃她的脖子,在她脸上亲来亲去。

顾明珠咬着他的下唇,含在嘴里细细磨,轻轻软软的对他说话:“以后我不会常常和方非池见面了,如果有,也先告诉你知道,好不好?”

容磊拉她的手缓缓的揉,话音里带着笑意,“为什么?你不是说他只是朋友、合作伙伴,见个面至于要这样避讳吗?”

顾明珠沉默一阵,叹气,“我没有敢想过还能和你像现在这样……”她的声音低下去,“我很珍惜。以前……是我不好。以后,我再也不算计你了,我保证。”

容磊伸手抬起她下巴,她眼眶微红,他似笑非笑。

勾销

“石头……”她委委屈屈的唤。

容磊在那声柔肠百转的呼唤里再一次毫无悬念的怦然心动,那些刻骨的怨和六年来不眠的夜,通通变成薄而干黄的纸片,被这阵温柔的风扫出十万八千里,再也不见。

其实爱情,不就是那么一阵一阵又一阵的怦然心动么?动到人的心脏有了记忆,只有她的一颦一笑才能带来那种特殊的跳动频率,于是他的心只有对着她时才能安然的跳动,夜夜平稳的入梦。而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是传说中的长相厮守。

容磊捏着她的手,掌心滚烫。良久,“好……好!你说的,不要再骗我,千万不要。不然,顾明珠,我真的会掐死你。” 他的语气相当平静,却让人毛骨悚然。抚上她细细的脖子的手,不轻不重的箍着,带着某种警告的意味渐渐用力,

卧室里灯光昏黄,里间浴室的门半掩着,一条浴巾揉成一团丢在门口,再往前一点,又是一条。

铺着海蓝色床单的大床上,女人的呻吟声细长,媚的滴水,男人气息带喘,白日里温雅的气息荡然无存,像只解禁的野兽般残暴勇猛。

顾明珠终于被他放开时,一头栽倒在枕上,张着嘴大口大口喘气,泛着粉色的身子微微的颤抖。容磊从后面压过来,把她拉平,整个人张开印上她娇小的骨骼,细密的压住。

她张大着嘴渐渐连嘶哑的喉音都没有了,容磊这才心满意足的抱着她翻身,把她放在自己胸口趴着,抚着她的背替她顺气。

“臭石头……”顾明珠悠悠顺过气来,腰酸的几乎动不了,腿根处也撕裂般的疼和麻,气若游丝。

容磊低低的笑,手指游移,所到之处,她一波波的涌出暖液,好像腹中精华都要被他勾引的掏空了一样。

“这个疤,哪里来的?”他忽然翻身,把她放到床上,湿漉漉的手指,在她小腹下方一道浅浅的疤痕上抚摸。

出了身体的液体很快凉下来,阴丝丝的涂在顾明珠此生最软弱的一道疤上,她心下一时千头万绪。

时机虽好,可是良宵苦短,她等了这么久才等来的一个安宁夜晚,实在舍不得就此戛然而止。

“盲肠炎做手术留下的。”她拉他上来,在他嘴角细细的舔,“石头……我是不是没以前好看了?”

她火热的小动作剪断了他的理智,容磊又开始蠢蠢欲动。

顾明珠咬他,含含糊糊的追问,“是不是呀?”

“人都会老去的,我更看重的是不会随着时间流逝的东西。”他亲她的耳垂,认真的说。

顾明珠意乱情迷,手指□他头发里无意识的揉按。他狂乱的吻着她,低低的笑:“我家小猪吃饱了没有?恩?要不要我再喂你一次?”

她推他,他却舒服的直叹气,咬着她的嘴模模糊糊的笑她:“真馋……又开始吸了。”

他忍不住开始动,顾明珠难耐的扭,抱着他,颤着声音求:“石头……把我撕碎、吃了我……”她语气魅惑,容磊耸动的越发迅猛,撞的她几乎飞出去。

最后终于爆炸开来那一瞬,她哭泣着承受他炙热的喷发,两人紧紧叠在一起,久久没有醒过神来。

第二天寒冷而温柔的清晨,倦极而眠的人相拥着,睡的极沉。

地板上扔着的裤子口袋里,手机嗡嗡的震。顾明珠被吵醒,推推容磊,“……电话。”

“……唔。”容磊极懒散的应了一声,没了下文。

手机持续的响,顾明珠受不了,半个身子爬过压在他身上,从地板上拖过他的裤子掏手机,一看是他的秘书来电,她又去推他,“石头,你公司的事,快起来接电话。”

“跟她说,我下午过去公司。”他推她递来手机的手,嘟囔了一句,拉高被子蒙上了脸。

顾明珠拍了他两下,接了电话,问了问有没有要即时处理的重要事情,又安排说把上午的事情都取消推到下午或者明天去。那头的秘书连连答应,临了犹犹豫豫的试探,“是!是、好的我知道了——顾总?”

顾明珠正把容磊脸上的被子拨下来,他已经又熟睡,她握着电话,无声的笑,“是我。没什么其他了吧?那好,再见。”

放了手机,顾明珠俯身在他脸上连连的亲,“你怎么那么能睡?容磊同志,老实说,你是不是怀孕了?”

容磊困极,眼皮睁不开,嘴皮还是要耍:“唔……是啊,你要负责……”他边说边拖她,把她拉进被窝抱着,舒舒服服压在怀里。顾明珠动弹不得,下手捏他胸口的小红点,容磊挺了挺胸,呻吟一声,“又馋了?恩?小猪又想喝牛奶了是不是?哥哥喂好不好?”

“流氓!”顾明珠又笑又叫,躲着他探下去的手,喘着气说软话求饶:“痛……我给你做好吃的早饭去,你再睡一会儿,睡饱吃好了晚上喂人家好不好?”

容磊勾着嘴角不住的笑,手上狠狠揉了她两下,这才放开她,满意的翻身继续睡觉去了。

爱情回来的冬天,恋人会变懒。

容磊磨磨蹭蹭起床时,已经是中午了。

他伸着懒腰出来,顾明珠正披着毛毯窝在沙发上打电话,语气温柔。容磊走过去她正好挂断,他把她连毛毯抱起来,放在膝盖上一下下的拍着,“和谁打电话那么高兴?”

顾明珠低了低头掩住眸里柔和的喜悦,拿起一边的水杯凑到他嘴边喂他喝,岔开话题:“高幸的婚期提前了,年初六喜宴,叫我带上男人,你去不去?”

容磊捏着她的手在唇边轻轻的滑,点点头,“一起去。给她买份什么礼物?”

“我定了一套手工内衣送她,你到时包礼金好了。”顾明珠亲亲他唇边的水渍,“过了春节年初几上班?”

“初八,”容磊活动着颈椎,前倾时故意撞她的头,“回来了还没好好休息过,趁着新年偷个懒。你呢?”

“初二。”顾明珠叹气,“这段时间光顾着追你了,公司的事情耽搁很多,高幸结婚去了,不知道几时才能回来上班呢,我得好好安排安排。”

“年三十我出不来,年初一我们在这里过,恩?”容磊被她那个“追”字安抚的极顺,温柔的问她。

顾明珠摇头,“我和我爸爸回乡下过年。初四你家里有活动吗?我去你家拜访一下,看看爷爷。”

容磊笑了,抓抓睡的有些乱的头发,语气戏谑:“你还真打算和思思竞争上岗啊?”

顾明珠抬头凶悍的瞪他,伸手捏他脸颊,“不许叫的那么亲热!叫她田某某!”

容磊仰头爆笑,顾明珠坐起来压住他掐着脖子使劲摇,直到他投降为止。容磊抱着她,宠溺的表情像抱着撒泼的小宠物,“我的意思是说,田——某某,她是糖纸做的,你和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显得你不大方。再说……你怎么那么笨,我那时是说气话。”

顾明珠竖眉,“我呸!你那叫屁话!”

“你找我收拾你呢?”容磊顿了一顿,语带威胁,翻过她来上下其手,两人从沙发上滚到地毯上,闹成一团。

饭厅里热气袅袅,顾明珠做的两菜一汤喜气洋洋的蹲在桌上,两碗白米饭堆尖,晶莹剔透、筷子成双,窃喜相对。汤匙线条圆润。

这时光,可真好。

新年说到就到,二十九小年夜,各回各家。

阮无双去世之后,老家家里只留下个老母亲。这几年过年,顾博云和顾明珠都是去乡下和老人家一起过的。

二十九的晚上,顾明珠把梁飞凡和顾烟叫来家里吃小年夜饭。程光买了许多焰火带来,吃过了晚饭,顾博云心情甚好,坐在院子里看四个小辈玩闹。

顾烟胆小,梁飞凡握着她的手点火,点着了快速拖着她离开,两人基本属于调情式娱乐。

顾明珠和程光自小玩到大,这些事情上配合的相当默契。两个人一个在前面摆,一个在后面点火,烟花此起彼伏热闹非凡,半面天空都被印的五彩斑斓。

热闹到十一点多,梁飞凡和顾烟回家,顾明珠和程光陪着顾博云喝了顿小酒,这才各自休息。

三十傍晚,程光做司机,顾明珠和顾博云带着大包小包年货,到达阮无双的老家。

老外婆是军阀家庭出身的大家闺秀,丈夫很早死了,她靠着祖产庇佑,半辈子倒也过的养尊处优,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也被教导的十分出色。

阮无双的妹妹是国外名牌大学的双料硕士,人长的十分美。只可惜红颜薄命,早些年她未婚先孕,倔强的生下了女儿之后,取名阮夏。她孤身一人拉扯,谁的帮助都不要。后来,小阮夏十六岁那年,她受邀去国外做一次学术演讲,在返回的途中遭遇空难,香消玉殒。

巨大的打击使得外婆一夜之间老去,那一整个秋天,她不发一言。阮无双每次从老家回来,一连几天都是不高兴的。

冬天的时候,外婆的言语行径越来越让人胆战心惊,送去医院之后,医生诊断为阿尔茨海默病。

顾明珠那天也在场,瘦小的阮夏抿着唇,拉拉她的手怯怯的问:“楚楚姐姐,什么叫阿尔茨海默病?”

顾明珠那时摸摸小阮夏的刘海,心情复杂的解释:“老年痴呆。”

现实

那个时候,阮夏正在念语言班,不久就将远赴澳洲留学。而顾明珠正在热恋期,心心念念全是她的石头。

再后来,风云突变,阮无双过世,顾家财产全部被查封。当阮夏的入学通知和顾烟看心理医生的缴费单捏在顾明珠手里时,她在那个炎炎夏日里对着她和容磊的美好爱情以及纯洁理想冷笑:他们这样的长子长女,如果没有了家族滔天权势的庇佑,哪来的什么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他们到时,外婆正坐在窗前的圈椅里打盹,屋子里很暖和,她穿了件青色的旧时旗袍,披着毯子缩着,面容祥和。

照顾外婆起居的两个阿姨在安静的擦拭家具。见他们进门,阿姨轻轻叫醒了外婆,外婆缓慢的动,认了好久,眯着眼对顾明珠和程光笑:“你们来了,外面冷不冷?”

顾明珠把手里的东西交给阿姨,走上前拥抱外婆,蹲在她的椅子旁和她说话:“外婆新年好……我好想你!”

外婆疑惑的看着明珠,阿姨在一边笑着帮她认人:“这是楚楚啊!喜欢吃烤番薯的那个楚楚!”

又是一番辨认,外婆慈祥的笑:“我记性不好……记性不好……那无双她们姐妹两个呢?”

程光抢在顾明珠前面回答:“阮姨她们去看小夏了呀,下个星期回来,外婆你怎么又忘了?”

六年,顾明珠每次这样骗完外婆都要沉默好久,今年程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