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章下章返回目录
“韦博”的合作之中,看中了冷傲的小璇,展开了鲜花攻势。

于是,高幸的世界“哄”一声爆炸了。用顾明珠的话说,高幸被嫉妒蒙蔽了双眼,以为自己爱上了纪航。

女人最怕什么?或许不是爱而未得,而是失之交臂。女人最恨什么?诚实的说,是分手后再见,他过的比自己好。

“有容”这边已经被高幸放倒了数个,有玩得好的职员,怂恿容磊亲自上马,挣回点面子。

容磊刚才也喝了不少,正靠在椅背上听田思思笑容满面的说着什么,听了这话便端起酒杯站了起来。顿时掌声口哨声一片,高幸脸色玫红,娇笑着摆手,“这可不行!我这都强弩之末了,你们竟然搬出杀手锏,太欺负人了!”

她说的风趣,大家都跟着起哄,话锋几转,顾明珠便被推了出来。

“我也不行。”顾明珠被推的和容磊面对面站着,也是连连摆手,“我们高大美女要是强弩之末,我就是一塌糊涂了。再说了,我和容总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自相残杀两败俱伤呐!”

哄笑声一片,不知道谁起了头,渐渐齐声的有节奏拍起手来:“交杯酒!交杯酒!交杯酒!”

那边田思思见状站起来要过来,杰西卡连忙貌似无意的拖她喝了一杯,边喝他边一个眼神过来,高幸跌跌撞撞赶到,亲热的拉着小姑娘的手,姐姐妹妹的叫,掏心掏肺的抱怨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拉着她大话家常。

田思思家教甚好,何况高幸看上去醉了,半个身子压着她,她动弹不得,只好无奈的看着容磊和顾明珠被众人逼迫着喝交杯酒。

顾明珠已然薄醉,两颊绯红,长长的睫毛在灯光的投印下,碎着两片令人心疼的阴影。她微低着头只是笑,明艳不可方物,容磊眼神越来越深,轻轻一抬她的手,在一片笑闹声里连喝了三杯交杯酒。

转战下一场的时候,田思思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和容磊告别,说是头疼,要先离开。她说的婉转,容磊却想都没想,点头说好,把她送到了门口,叫来司机送她回家。小姑娘恨恨的瞪他一眼,颇有骨气的头也不回,走了。

KTV的VIP包厢里,灯光旖旎。

容磊晚到,“韦博”的员工哄抬着罚他酒。小半瓶的伏特加灌下去,看向那边歪在沙发上的顾明珠时,他心里关着巨兽的铁笼被撞的摇摇晃晃。

有人点了张信哲的歌,正在深情并茂的唱:“有人为情伤难免失去主张渐渐觉得有点沧桑 谁才是今生盼望无从去想象有人为情忙世事终究无常 还有多少苦要我去尝 若不是还想着再回到你身旁,早就对命运投降……”

玩得正开心的众人摇色子拼酒,男男女女搂搂抱抱,容磊一路走过去,一步步接近那边仰着头闭着眼小憩的美丽女子。不长的一段路,他却像是穿过了六年的艰涩时光。

若不是还想着再回到你身旁,我早就对命运投降。

“不行了?”容磊过去挨着顾明珠坐下,伸手拍拍她脸颊。

顾明珠睁开眼,转头含娇带俏的飞他一眼,目光流转,仿佛一只小小的手,直直撩到容磊心底最怕痒的那块肉,“你才不行了呢!”

她咬字暧昧,容磊身下一热,不自觉的凑近她,呼吸热热的扑在她耳侧,酒后沙沙的嗓音魅惑:“胡说,你不记得了?那时是谁每晚哭着求我饶了她……”

顾明珠明显的抖了一下,容磊放肆的低笑起来,越靠越近。正巧,背后不知被在胡闹的谁撞了一下,没有防备的他往前一倾,正正压上了表情可人的她。

他的唇齿撞上来,顾明珠吃痛,低低长长的“嗯”了一声,仿若吃惊的要坐起来,挺了挺身子,小礼服下半露的酥胸恰好贴上了容磊失去平衡间撑上来的手掌。

记忆深处的软腻触感强烈的翻涌上来,贴合着此刻手下的温香,刺激着他全身的热血都沸腾。唇间含着的香舌缓缓挑逗,温柔的刺进他嘴里,在他牙龈上柔中带硬的轻刷,容磊只觉得脑中炸开白色的光亮,世间万物都瞬间消失,只剩他和身下压着的,绝世明珠。

饭店的走廊布置奢华,幽深宽长,空无一人。华丽的天花板上隔着几步镶嵌着一圈水晶小灯,温柔的灯光细腻洒下,落在消音效果极好的长毛厚地毯上,融融的罩了一层柔和光色。

低低的暧昧女声在走道里缠绵回响着:“石头……再重一点……”

离电梯最近的那个房间门口,顾明珠正被容磊抵在门上狠狠的磨蹭蹂躏,容磊兽性大发,近乎啃咬的亲她,她激情如火的回应,呻吟着以往亲热时的爱称,嗓音都已经暗哑。

一声声妩媚如丝的暧昧呼唤钻入耳内,容磊的动作更加粗暴,房卡几乎被他急切的弄断。

门好不容易打开,顾明珠当时双脚夹着容磊的腰,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整个人腾空着,门一开顿时背后一空,她尖叫着往后摔去,容磊不假思索扑下去拉她,两个人双双跌倒。

他撑着自己往边上一滚,没有压到她。顾明珠躺在地上呆愣了一秒,撑起了上半身,妩媚勾人的看着他。

容磊再没有迟疑,伸脚狠狠的踢上了门,往前如狼似虎的一扑。

恨意

衣服在激烈的撕扯中被褪去,容磊结实有力的手臂穿过她腋下,轻松的拎起她往床上甩去。

顾明珠被扔进松软的床垫弹了几下,容磊扑上去把她压在身下。

她越乖巧魅惑,他被□感染的眉眼就越发冷峻。想展示这六年被其他人教导的多好么?容磊恨极咬牙,一想到她也曾这样在方非池身下媚成一汪水,他就极想失控弄死她。

顾明珠在他强大的攻势里化成最柔的泥,瘫软在他身下,予取予求。他勇猛的可怕,她承受到无力,却还是软媚的哼,任他一次次的把她推上无助的空白地带。

此刻,她是宇宙洪荒里最柔软最低微的一颗尘。

此刻,他是她的宇宙洪荒里无所不能的神。

“石头……石头……”她皱着眉,痴痴的看着他,嘴里低喃着他的名。

这大醉后放纵的夜里,分别了六年之久的爱人,浑然天成的鱼水之欢,迷乱疯狂的激情,却有这样的一个瞬间,她摈弃背负多年的厚重武装,痴傻直白的望着心爱的男人,第无数次低喃他的名。而他,覆着她的身体,占着她最柔软的所在,温柔的俯视着她。

眼神交汇之处,各自安心。

哪怕……哪怕这夜幕重重里,有再多的算计与将计就计,这一瞬,你在爱我,我知道。

抵死缠绵。她终于还是被他折磨的哭了出来,小鼻子通红。容磊心疼的连连吻她的鼻尖,恋恋不舍的结束。明珠白着脸,香汗如雨,人几乎要晕过去。

容磊把她翻到上方趴着,搂在自己心口最温暖的地方,摸着她的头发低声耐心的哄,只一小会儿,她便带着哭意昏睡了过去。

夜深而长,一室缱绻,爱意汹涌。

真可惜,天为什么一定要亮呢……

四肢的反应迟钝的不受大脑控制,大腿移一下就是伤筋动骨的疼。顾明珠闭着眼痛苦的呻吟,在凌乱的被窝里缓缓的动,做着苏醒前的热身运动。

腰上横着的大手如预期般狠狠一紧,她耳边响起男子粗噶低沉的含糊声音:“唔?”

顾明珠本来还犹豫要不要尖叫一声,咬着被角演一下纯情无辜的惊慌失措,可等了半晌,他没了动静。她睁开眼,他已经又睡过去,脸凑得极近,轮廓还是六年前的少年,眉间却有了些沧桑印记。

顾明珠愣愣的看,心疼的轻轻叹气。

不知不觉贴着他又睡过去,再醒时,他正看着自己发呆。

“唔,”顾明珠眼神放空,而后渐渐变化着表情,最后淡淡的对他说了一个字:“早。”

她翻身坐起来,握着她腰的大手下意识一紧,她顺势倒回去,错愕的看着他,“干嘛?”

容磊胸口被她撞的发疼,晨起的某物又恰好被她光裸的臀磨到,更是倒吸一口凉气,咬牙切齿的瞪她,“全套都做过了,现在装纯会不会假了点?”

“不一样哦,那是酒后乱性,成年男女各取所需,我不至于赖着你负责。现在的话——”她笑着屈膝蹭他,“难不成其实你真的想娶我?”

“你想得美。”容磊冷冷的推开她,翻身坐了起来。

他健壮的背上一道道全是她挠出来的印记,顾明珠伸着食指轻轻的划,吃吃的笑,“不过说真的——你是饿了多久?昨晚……差点弄的我断气哎……”

背后一阵酥麻,腰间的被子微微隆起,容磊挺直了腰回身捏牢她作怪的手,似笑非笑:“这是夸我昨晚的表现让你很满意么?”

“如果我说是,你会问我要小费么?”

“不会。但我会翻新着昨晚的姿势再来一遍,并且丝毫不理会你求我……慢一点……轻一点……不要那么深嘛……”

“唔,你确定昨晚的发挥不是喝太多了亢奋所致?”

“你确定我昨晚喝多了?”

“没有?”

“没有——”容磊笑着低下头,凌空于她头顶上方,眼神戏谑,“——那我怎么可能上你的床?!”

顾明珠眼里有类似受伤一闪而过,快的容磊来不及分辨,以为一定是幻觉。

“叫点东西来吃吧,我饿死了,”顾明珠捅捅他,“给我一杯黑咖啡和随便什么吃的,我得补充了能量上班去。哦,去帮我到楼下的商店里买身衣服,还有——避孕药。你昨晚……大概没来得及做措施吧?”

她条理清晰的吩咐,见他没有任何反应,甩手拍在他臀上,清脆响亮的“啪”一声,“听见没啊?!”

容磊痛的一跳,郁闷的几乎要掀房顶,“知道了!”他怒吼一声,横眉竖目的下床找衣服穿,草草洗漱完毕,蓬着头发默默出门,关门时响声震天。

等他走了,顾明珠艰难的挪到浴室,检查伤亡情况。

五星级大饭店的奢华浴缸空闲整晚,这时才派上了用场。顾明珠四肢自由舒展着泡在水里,皱眉盯着浴室天花板上特制的防雾镜子。

她保养得宜的肌肤上四处有正在泛紫的吻痕,嫩生生的大腿根部指痕重叠,寂寞了六年了水嫩更是被他折磨的惨不忍睹。

“所谓饥渴啊……”顾明珠半是得意半是无奈的长叹,缓缓滑进温水里,淹没至顶。水面几圈涟漪泛开,然后平稳下来,一串气泡委委屈屈的咕嘟咕嘟翻上来。

洗了澡,头发吹到半干时,敲门声响起。顾明珠一乐,把半干半湿的头发揉成诱惑凌乱状,雪白的浴巾围到胸口,赤着脚跑去开门。

送餐的服务生是个十七八岁的俊俏男孩子,端着亲切的微笑等候着,门一开,一个清凉的美女站在面前撩人的笑,小男孩的脸刷一下红了。

顾明珠自认倒霉,瞪眼强装气势:“再看!我投诉你性骚扰!”

年轻的服务生迭声道歉,再也不敢瞥她一眼,把餐车送进来就急急忙忙出去,还差点撞到抱着袋子进门的容磊,又是一阵窘促的“对不起”。

容磊啼笑皆非的把袋子放下,拿出新买的内衣裤,把包装拆开,小心的一一减掉标签,摆在床上。

顾明珠坐在床边的圆凳上,小口小口喝着热牛奶,不动声色。

“这个待会儿擦一下。”容磊扔过来一支软膏,看她忡愣,他挑眉微笑,“要我帮你么?”

装淡定装了一个早上的某人,顿时被牛奶呛的眼泛泪花。

好熟悉的场景啊!

好像……好像是在很遥远的过去,在某一个阳光温柔的清晨,年轻的女孩第一次在一个异性怀里醒来,男孩因为激动,一夜未眠,盯着她的眼睛晶晶亮,见她醒来皱着眉呼痛,他兴奋而心疼的吻了她许久,然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消炎软膏,哄着她抹上。

那时她还是顾家无忧无虑的大小姐,用泼辣掩饰害羞,暴打了他一顿,结果一支药膏两个人分享……

呵呵,真是物是人非。

臭石头

顾明珠落落大方的解了浴袍,当着容磊的面换衣服。她在内衣外面直接套上粉红色的休闲运动服,长长的头发半干,松松散散披在肩上,芊芊细细的脖子露着,脸上残妆洗净,未施脂粉,清清爽爽格外好看。

他们下楼时正是八九点的时光,大堂里来来往往都是人,顾明珠双手插口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上章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