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下章返回目录
TXT论坛(txtbbs),欢迎您来TXTBBS推荐好书!】

应该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白月光

二零零二年的时候,顾明珠二十岁。与男友容磊同在C大念书,梦想分别是成为世界顶级的服装设计师和建筑师。那年的七月,两人双双拿到了法国里昂国立美术学院的录取通知,未来一片安好。

同年八月,中旬,顾明珠的父亲顾博云涉黑,锒铛入狱。继母阮无双心脏病发,抢救无效,死亡。

前后不到两个礼拜的时间,C市鼎盛一时的顾家,家破人亡。

那年的盛夏仿佛特别的漫长,九月时,秋还迟迟不来。

顾明珠在中午十二点的毒辣阳光下,徘徊了整整两个小时,当她终于横下心走进容宅时,那道曾走过多次的长长走廊,比平时更为幽深寒凉。

容家的管家薇姨走在前面带路,背影曼妙。顾明珠苍白着脸跟在她身后三步左右,她裹着黑色的长袖T恤,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手臂上每个毛孔里都渗出细密的冷汗。从那年开始,顾明珠讨厌每一个夏天。

“明珠!”当她从从容容老爷子的书房出来,穿过容宅那富丽堂皇的大厅时,容磊正从外面匆匆赶回来,年轻的男孩额上汗水细密,延进他浓浓的眉中,表情很是急,“你……我爷爷跟你说什么了?”

他双手抓着她的肩膀,手指的力道控制不住,她肩头的骨头很沉重的疼。好一会儿,她积攒够了力量,对着他笑,“痛啊……放手。”

“石头,我把你卖掉了。”

“啧啧,小明珠,要是你能用这样的可爱表情躺在我的身下,该有多销魂呐……”方非池不正经的声调,在极近的耳边倏然响起。

这匆匆六年的光阴“嗖”一声过去,顾明珠被一下子从往事里被推了回来,脚步踉跄。

此时夜正浓,水晶宫殿般的大厅里,聚集着C市一大半的政要,三五成群高谈阔饮。

方非池扶在她腰上的手四下游移,嘴里呵出的热气暧昧的扑在她耳侧。顾明珠没有回头,手肘狠狠往后一退,身后贴着的那个、一天二十四小时散发浓浓雄性荷尔蒙的生物,“呃”的一声痛呼。

一个大胸美女恰好经过两人身边,闻声便看了过来。方非池立刻站直,嘴角噙着坏笑,帅气的对美女眨了眨眼,逗的对方掩嘴一笑。方非池的眼角兴奋一挑,立刻鱼一样从顾明珠身边溜开,滑入人群猎艳去了。

而顾明珠此时,还在被主席台那边一个刚刚入场的男子吸引住全部的注意力,丝毫没意识到方非池如何。

被她看着的那个男子,年纪大约三十岁,身材高大,侧脸的线条深刻而硬朗。

和六年前一样,他话不多,谁和他说话,他就微笑着看着人家,认真的听,偶尔会向对方微微点头。

她站的角落光线寂寥,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周围嘈杂的背景声渐渐远去,耳边隐约有风声呼啸,像是时光的变迁有声。

顾明珠别过脸去,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她一贯平静的眼底,此时仿佛汪了两潭白月光。

一别六年,我亲爱的石头,欢迎回来。

容家是C市的大家族,政界商界都广有涉及。而家中最高掌权人容老爷子最锺意的,莫过于长孙容磊。

今晚既是容磊的洗尘宴,也是他加盟家族企业的一个非正式就职仪式,自然隆重非常。

方非池带着顾明珠过去跟主人家打招呼时,容磊已经被敬了一大圈的酒,墨黑墨黑的瞳孔比之前更为湿亮摄人。

其实看正面,容磊的五官是那种端正柔和的好看,年少的顾明珠曾经很骄傲幼稚的对好友说过:她的石头,有种安定人心的帅气。

“容大少!”方非池上前拍拍容磊的肩膀。

方非池也是高干出身,和容磊从小就认识,勉强可以算是朋友。

容磊回身和他碰杯,寒暄了两句,看向方非池臂弯里的女人时,他微微一笑。

身边有别家的老总认识顾明珠的,马上为容磊介绍:“顾小姐是韦博建筑的掌门,人长的闭月羞花不说,能干的很!别看年纪轻轻的,她可是我们这些老头子的劲敌呢!”

顾明珠礼数十足,只低头浅浅的笑,留方非池替她客气的对人应酬:“哪里哪里!”

容磊也在笑,好像和在场的局外人一般无二,可是他握着酒杯的手指尖,却因为用力收紧而泛着白,“顾小姐当年可是连跳三级考上了C大的艺术系,是我们母校远近闻名的天才少女呢!自然是厉害能干的。”

他玩笑似的说,说完回过头来,看着顾明珠微微的笑,“明珠,好久不见了。”

顾明珠点头,莞尔一笑,“容总,过奖了。”

两个人同时伸出手去,轻轻一握。顾明珠眼里依旧满满都是笑意,容磊的表情却冷了好几分。

宴会很无聊。

结束后,方非池开着新买的拉风跑车,载着刚刚结识的女朋友扬长而去。顾明珠在休息室坐了一会儿,等到人散的差不多了,她悄悄的从酒店的后门绕了出来,往回慢慢的走。

身后是无尽黑的夜,路上行人并不多,霓虹的星星点点根本温暖不了这沉重的夜色。顾明珠木然的一步步走,身后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辆灰色的卡宴,以极缓慢的车速跟着她。

走了一段路,心绪勉强宁静,顾明珠有些累,停下来准备叫出租车。一转身,却看到身后已经停了一辆。

驾驶室里是个不认识的中年男子,后座的车窗降下一半,一眼望去,窗边的人正微皱着眉,失神的看着她所在的方向。

顾明珠笑着招了招手,那人却轻轻的别过了脸去。她也不恼,从另一边径自上了车,往里坐到他身边。

往日

容磊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

已是深秋的季节,他却一副燥热的模样,除了宴会时穿的西装外套,松了领带结,白色的衬衫袖口解开,往上挽起,露着结实的小麦色胳膊。

顾明珠一进来就闻到他身上的酒味,“真喝多了呀?”

容磊面色冷淡,好像没听到她的问话。顾明珠自讨没趣,拍拍前方司机的座椅背,报了个地址,“麻烦您了!”

车子平顺的滑出去。

容磊一直不说话,顾明珠也就安静坐着,晚风正凉,她看着窗外的景。片刻车窗忽然被升起,容磊转过了脸来,语调比之前晚宴上清冷许多:“他一直就这么对你的?”

顾明珠一愣,想来他应该是注意到了方非池的放浪,她笑,“怎么了?心疼我这个前女友?”

容磊冷笑起来,“你顾明珠都需要人心疼的话,这个世界就真的男女平等了。”

“容磊,你去法国念书,主修的是中文系吧?”顾明珠抱肩,毫不示弱的笑着说。

容磊牵了牵嘴角,两人打成平手,再无言语。

到了顾明珠说的地方,她礼貌的问他赶不赶时间,容磊漠然摇摇头,她便下车去,说是马上就来。

走到大门口,有兄弟正在喝酒划拳,看见她来都乖巧的打招呼:“明珠姐!光哥和睿睿在后花园。”

顾明珠点头,匆匆的绕过房子去后面找,那一大一小果然在那里坐着,小小的睿睿皱着眉,不知是又在计算着哪颗星星的运行轨道。程光则是纯粹傻乎乎的仰头看着夜空。

程光,字裸,又字溜溜,号一脱居士,简称六六——以上均来自顾明珠。实际上,C市绝大多数的小混混都尊称他一声“光哥”。

程光的父亲以前是顾博云的手下,在某次不知杀人还是放火的行动中不慎以身殉职。程光的妈妈在他四岁的时候改嫁,临行前,把小程光丢在了顾家的门口。顾博云是最讲义气的,义不容辞的收养了程光,把他当做亲生儿子养。

他比顾明珠小了两岁,从小时候起,一张脸就按着正统正太的标准,怎么好看怎么长。人也很聪明,先是在帮派里混的风生水起,后来觉得做混混无聊,就跑去高考,轻而易举的考上了C大。也因此,顾家的覆灭并没有波及到他。

顾明珠和他青梅竹马,友谊几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在顾明珠最艰难的日子里,程光毅然辍学,回来帮着顾明珠扛过了那段日子。

再后来,顾明珠走出困境之后,程光发现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当混混,于是没有再回大学继续念书,而是毅然混到了现在。

睿睿今年五岁。

他小时候,长到十六个月,看上去一切发育正常,却就是没有一点婴儿该有的活泼,不要说牙牙学语,连哭声都很少。

顾明珠带他跑了无数次医院,最后的诊断是:自闭症。当站在医院门口,拿着详细的诊断报告时,她忽悲忽喜,欲哭无泪。

在全世界的自闭症儿童中,有百分之七十的孩子智力落后,百分之二十智力正常,而睿睿则属于那剩下的百分之十:智力超常,记忆力惊人。

只是,睿睿绝少有表情,几乎不说话。

程光小正太今天又换了发型,顶着一头墨黑色韩式美男造型,他笑嘻嘻的问顾明珠:“怎么样?”容磊回国的消息还是他告诉顾明珠的。

“你说呢,能怎么样?”顾明珠在两人中间坐下,“依旧……怦然心动。”

她叹气,听得出来有点甜蜜有点忐忑,“方非池说我,一晚上眼神滴溜滴溜光围着他一个人转。”

程光用打量怪阿姨的眼神打量她,“唔,那个凄凉画面我能想象的出来……”

顾明珠装了整晚的淡定,在他面前松懈下来,“六六,他变的好冷漠哦。呵,人真是奇怪啊,六年他能完全的变成另外一个人,我明明知道他变了,可就还是觉得熟悉,那个人还是他。”

“我就知道,你今晚是刺探敌情去的。”程光吹了声口哨,“明珠,其实你对容磊,就像我对我的头发一样,折腾归折腾,感觉归感觉。”

顾明珠“噗”的笑了出来。

程光帅气的整了整自己的发型,“快走吧,别让他等太久了。试探也要适可而止,你有时候真的蛮让人想掐你脖子的。”

顾明珠抱着睿睿上车时,容磊的眼神在孩子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可惜,睿睿是圆眼睛单眼皮,清清秀秀的小模样和容磊深深的脸部轮廓完全没有相似之处。

明珠握着睿睿的手对他挥了挥,柔声说:“睿睿,这是容磊叔叔。咱们认识一下好不好?”

睿睿闻言竟然抬头看了容磊一眼。顾明珠惊喜不已,这孩子平时是很少正眼看人的。

看她笑的欢喜,容磊收回了目光,示意司机开车。

到了顾明珠家楼下,明珠把钥匙给睿睿,睿睿无声的下车,自己上楼去了。

司机很适时的提出下车上厕所,车上一时便只剩容磊和顾明珠两人。

“你这次回来了打算待多久?”顾明珠温婉的笑,很平常的和他聊天。

容磊整个人靠在座椅上,微闭着眼不耐的扯着领带,“不一定。我爸心脏不太好,我爷爷放他退休一阵。暂时由我先接手‘有容’。”

“看来,你是准备在C市要大展拳脚了?”顾明珠笑着问,“那我可得巴结巴结你,以后免不得要在你手底下混饭吃的,容总到时候看在我们多年交情上,可要照应着些。”

容磊听完她的话,不声不响,连手里的动作都停了下来,默了一会儿,顾明珠便有些尴尬。

她正想再换个话题,他却忽的伸出手,勾住了她的脖子。她被他拉的趴在了他肩膀上,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容总,你这是干什么呀?”

容磊睁开眼,顿了两秒,他低头,看着她眨巴着眼睛故作委屈的魅惑样子,扯了扯嘴角,“我知道,现在有梁飞凡和方非池做你后盾。顾明珠,你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捆绑

两个人凑的极近,他说话时,带着酒气的温热气息扑在她脸上,一阵酥麻。

顾明珠往上挪了挪,柔软的身体贴合着,手绕上他的脖子,靠的他更近些,吐气如兰:“那,你要不要试试,到底是——多么不同?”

两人都是薄醉,心潮起伏却又故作镇定。

时隔六年,他不再是那个把她捧在手心呵护的石头。而她,也不再是那

百度手机搜索:Q猪文学站

目录 下章

喜欢小说的小伙伴,请加QQ群:248536359(满)、251275416(2群)